凯瑟琳・毕格罗

凯瑟琳・毕格罗(Kathryn Bigelow)成为导演前,曾在旧金山艺术学院(San Francisco Art Institute)修读绘画,并在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考获电影专业硕士学位。她为其首部长篇电影《无爱》(The Loveless ,1981年)共同编剧并担任导演,此作品广受好评。

她于1990年代执导三部动作电影:《霹雳蓝天使》(Blue Steel,1990年)、《终极豪情》(Point Break,1991年)及《末世纪暴潮》(Strange Days,1995年,由同为劳力士代言人的詹姆斯・卡梅隆担任编剧及制片人),挑战动作镜头的传统拍摄手法,其视觉审美观点备受认可。

我觉得你不会知道自己正在传授知识予他人。

凯瑟琳・毕格罗

其后的作品奠定她在好莱坞世界的地位,其富政治元素的动作惊悚电影包括《拆弹部队》(The Hurt Locker,2008年)及《刺杀本・拉登》(Zero Dark Thirty,2012年),她凭借两部电影获得奥斯卡提名,其中更因《拆弹部队》而荣膺奥斯卡最佳影片奖及最佳导演奖。毕格罗的最新执导作品《底特律》(Detroit),采材自1967年底特律暴动,探索美国种族暴力的问题。她的电影审视生活环境中的政治矛盾,让这位导演透过电影界抒发情感。当中描述的情节反映现实情况,协助观众辨识社会现状。

凯瑟琳・毕格罗

灵感的形成

你会如何描述指导过程?

我觉得你不会知道自己正在传授知识予他人。这是指导的本质。启发或指导的过程,不论如何加以描述,总离不开传递资讯、知识或想法,而且是不自觉的。你不会想“我正在接受指导”或“我的作品有可能正为别人提供学习契机”。这是一种无形、直观,而且不能控制的过程。

过程总离不开传递资讯、知识或想法,而且是不自觉的。凯瑟琳・毕格罗

谁是你艺术生涯初期的导师?

劳伦斯・韦纳(Lawrence Weiner)推动整个观念艺术运动的诞生,并将此概念传递给我等,使我们启发良多。那段变革不断的日子令人非常兴奋,你少不免会受它影响。它成为你创作与意识的一部分,永远在作品中看到其踪影。这正是资讯和知识传递的方式。最少对我而言就是这样。

你同意指导关系是双向性吗?

这不仅是提供或传递知识者的责任。这是一种辩证、一种交流。这是如何提供以及收取讯息的方式,知识便是从中传递。就劳伦斯而言,指导向来是一种交流。他非常严厉,处处挑战你的构想。你为何想制作这作品? 这为何是一个有趣的构想? 他会提出这些丰富的存在性问题,十年间我们大概每周最少碰面数次,展开精彩而严谨的讨论,充满挑战性,使人既兴奋又沮丧。对我而言,灵感就是这样形成。

知识如何恒久传承?

观看艺术作品、物品、信息或电影都是一种变化,它改变你的宇宙观,潜移默化。然后此观念又会经由你的行动表现出来,例如对话、电影、画作、信息或书籍。故此,资讯传递本就是恒久不息,再通过其他人不断深化。你由此得知资讯。你因此受它影响。杰出的艺术作品会让你感到惊喜,因为你没有预计结果;当电影作品成功震撼我,我便会感到兴奋万分。我不希望预想故事结构。我想被它所迷倒。劳伦斯・韦纳打开我的双目,让我了解到仔细检验与接受惊喜的思维角度,以及艺术如何演进和传递资讯。我们的思维非常多变。

你不能够忘却所学,亦不能忘记所知。我们并非电脑,不能按下删除按钮。你具备这一切资讯、探险点滴、发现、影响、灵感。它们藉由你传承下去。

你不能够忘却所学,亦不能忘记所知。

凯瑟琳・毕格罗

试想像满布鱼群的珊瑚礁。那些就是你的影响力。你在世上游走,它们便不其然来到你的身边。而你就是那曾影响过你、与你擦碰过、对你仁慈或冷酷的珊瑚礁的一部分。生命的汪洋冲刷着你,如浪涛般打击你,你只想拼命浮在水面。有时候你会喘不过气来。这是一个艰难严峻的过程,尤其当你获得慑人却谦逊的非凡之士所启发。这是一种变革,没有其他方法可以描述它。

导演的时计

满载历史的腕表

icon-externalLinkRolex.com

浏览所有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