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田・史高西斯

勞力士與電影藝術

scroll-down

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在電影史上的地位崇高。他的導演生涯跨越五十載,身兼導演、監製、編劇,電影作品眾多,且有多部作品被奉為經典。

確立
新時代

史高西斯出身並成長於紐約的小意大利區,其最初的數部電影於60年代末上映,通過《窮街陋巷》(Mean Streets,1973年)、《的士司機》(Taxi Driver,1976年)及《狂牛》(Raging Bull,1980年)等經典作品,重新奠定電影的無限可能。

史高西斯指導羅拔・迪尼路(Robert De Niro)於《狂牛》演繹困惑的拳手傑克・拉莫塔(Jake LaMotta),憑藉此傳奇的奧斯卡®得獎表現,電影共獲得八項提名,包括最佳影片及最佳導演,獲推崇為現代電影藝術傑作。他及後執導《金錢本色》(The Color of Money,1986年)、《盜亦有道》(Goodfellas,1990年)、《海角驚魂》(Cape Fear,1991年)、《心外幽情》(The Age of Innocence,1993年)、《賭城風雲》(Casino,1995年)等多部電影。2000年代的作品包括《紐約風雲》(Gangs of New York,2000年)、《娛樂大亨》(The Aviator,2004年)及《無間道風雲》(The Departed,2006年),當中史高西斯更憑《無間道風雲》贏得首個奧斯卡®最佳導演獎。《沉默》(Silence,2016年)是他的最新力作之一。 史高西斯的藝術角度、個人魅力及慷慨大方一直啟發世界各地的電影製作人及觀眾。

訪談

你會如何達至電影藝術的卓越傳承?

有時候,我覺得一部電影每五、六年便會改變。雖然這是同一部電影,但是總會有更深入、更恒久的內容尚待發掘。如果你抱持開放態度、勇於體驗人生、不會固步自封,或是保持對各種事物的好奇心,小說、電影、畫作、音樂等不同藝術範疇便會觸動你的心靈,還會為你帶來啟迪。對我而言,這就是恒動的核心精神。

你可以將電影作品獨立看待,除卻當中的時與地、相關的政治題材、背景文化,但它仍然能夠牽動內心。這或許是藝術的精髓,不論它是產自佛羅倫斯、文藝復興時期或是第58街。電影本身並沒有改變,然而你卻可以改變或感受更多,我認為這就是藝術。

如果你渴望訴說這個故事…… 那你應該拍出自己的電影。

你會如何不斷拓展電影製作的界限?

獨特原創是製作電影的動力,推動我們持續創新。對我而言,打破日常框架更為重要。儘管如此,我仍然會基於以往的經驗,採用類似的環境元素建構鏡頭,彷彿不斷製作同一電影。

具有幽默感的人便會說:「再試一次,也許今次就會成功。」

不要害怕作出嘗試,儘管別人認為它是瘋狂的主意。

你希望年輕電影製作人從你的作品中學到甚麼?

現今科技昌明,任何人均可製作電影。50年代、40年代末,當我還是小孩時,這些技術還未推出……但現在所有人皆可使用手機等工具器材製作電影……題材廣泛、途徑海量,然而你必須注意:你是否熱切渴望道出故事?你必須具備心懷熱忱,這是別人無法強求的。

你認為自己有作為電影製作人的責任嗎?如果有的話,你認為那是甚麼?

我認為唯一的責任是宗於真我。我曾試過為他人製作電影,最後往往遭解僱。如若你感到事情有違伙所願,便不要繼續。 路途上有許多挫敗,而你唯一能夠依靠的便是心中熱忱,渴望為他人敘述故事。

勞力士
創藝推薦
資助計劃

2008年,史高西斯擔任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Rolex Mentor and Protégé Arts Initiative)的導師,並選擇與年輕的阿根廷電影製作人莎蓮娜・穆加(Celina Murga)合作,邀請她參與《不赦島》(Shutter Island,2010年)的拍攝工作。

分享此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