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力士與國家地理年度探險家獎

發布日期: 2017年11月clock閱讀需時: 2m05s
scroll-down

著名攝影記者白賴仁・史基利(Brian Skerry),在其三十年的職業生涯内,累積潛水時數逾10,000小時。他在美國麻塞諸塞州長大,從小嚮往海洋以及當中蘊藏的奧秘,卻未曾想像能夠夢想成真,在水底工作。透過訓練和努力,他於1998年成為《國家地理》的攝影師,運用故事闡釋海洋環境和生物的美態及脆弱。

多年來,他獲得了眾多榮譽與獎項,其中2017年的勞力士國家地理年度探險家獎(Rolex National Geographic Explorer of the Year Award)對他別具意義。正當國家地理與勞力士的嶄新合作關係日益深厚,他脫穎而出,被視爲探險先鋒與未來榜樣。

你為何會成為水下攝影師及探險家?

我深受庫斯托(Cousteau)的早期紀錄片和《國家地理》雜誌影響,抱持對探險與探索的熱愛。海洋正好埋藏著不少有待發現的奧秘。

少年時,我忽有頓悟,明白探索海洋最佳方式是透過相機鏡頭。彼時,環遊世界、敘述故事,對我而言是一個遙遠的夢想。我出身於藍領小鎮,從不認識創下此等成就的人。夢想成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你從何時開始在《國家地理》工作?

《國家地理》是這個行業的珠穆朗瑪峰,是我希望可以抵達的頂峰。後來於1998年,我首次獲指派工作,至今我已著手撰寫第28個故事。當中的得著比想像中還要豐富。

你會如何選擇新聞故事的題材?

我出版的故事,差不多全部均出於自己的構想。初時,我只想探索感興趣的題材,卻看到海洋環境發生各種問題。我開始在《國家地理》發表首批長篇保育故事,因為我希望竭己之力盡我所能。

你有看到照片與文章帶來改變嗎?

我有。例如說,我寫了一篇關於拯救海洋的封面文章。2016年,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National Park Service)創立百週年,文章透過此契機,展望下世紀和提倡保護美國海洋。

黃石(Yellowstone)是美國首個國家公園,其成立部分歸功於一位名叫威廉・亨利・傑克遜(William Henry Jackson)的攝影師。他將照片呈給議會,最終促進首個國家公園的落成。

我希望通過故事中的照片,成就相同之事,因為攝影確能觸動人心。

你在水底看過最驚奇的是甚麼?

我有過無數奇遇:在亞南極與南露脊鯨,以及其他從未接觸過人類的動物共處。長45呎、重70噸的鯨魚在海底與我相伴兩小時,簡直是夢寐以求;南極冰層以下更有鯊魚等奇妙生物。

任職攝影師多年後,你有何得著?

我了解到萬物環環相扣。珊瑚礁須要仗倚鯊魚,鯨魚亦須要磷蝦。若果我們破壞了海洋的一部分,整個系統便會隨之崩壞。情況好像一枚精巧的勞力士腕錶,所有組件均互相平衡。為了人類的生存利益,我們需要以宏觀的角度看待生態系統,了解它們與我們的關係。

訊息非常清晰:大自然的復原力與接受力有限,我們必須有所行動。

自職業生涯之初至今,最大的改變的是甚麼?

數碼技術改革了我們的處事方式。我以往會出外工作數個月,拍下500卷菲林,卻不知道自己究竟拍攝了甚麼。我會在電話旁邊苦候數週,直至收到編輯的來電。現在,我較她更早知道照片成效,因而可以有更多機會發揮創意。

同時,改變的還有世界對優質故事的渴求。作為敘事者,這是一個令人振奮的時代。相機愈趨細小,我們可以在較暗的地方拍攝,幀數更多,也可以潛入更深的水域。我可以在不同地方設置鏡頭,捕捉未曾目睹的生物習性,亦可以在雜誌頁面,或Instagram和Twitter等媒體上廣播故事,接觸更多層面的讀者。

海洋還有希望嗎?

我認為我們處於歷史洪流的關鍵時刻,首次真正明白問題所在,亦知道如何解決大多數難題。這種情況非常特別,上一代總不願理解問題癥結。

我亦受各方面的鼓勵,例如與國家地理和勞力士的合作,或關注我作品的人。正如絲維雅・艾爾(Sylvia Earle)所說:「我們仍剩下10%鯊魚和50%珊瑚礁,總不算太遲。」我認為我們有心懷希望的理由。

在多年來獲得的芸芸眾多榮譽與獎項中,本年的勞力士國家地理年度探險家獎對你有甚麼意義?

較以往所得的任何獎項,勞力士國家地理年度探險家獎對我而言更為重要。一如我在致辭時所說,對我而言,勞力士就是巔峰,代表卓越、精準及海洋探索。這個獎項意義不凡,因為身為探險家和攝影師,最大的禮物莫過於時間,而獎項便是最佳的見證與肯定。

有見國家地理的嶄新合作關係,有助支持如絲維雅・艾爾和你這類資深探險家,以及一眾下一代探險家,你認為現在成為探險家需要具備甚麼?

你需要睜大眼睛,看清事物,不應只顧自己眼前的專業範疇,更是需要考慮各事物的關係。

由於資訊垂手可得,更有像勞力士或國家地理的組織傳播訊息,我們探險家可以更加清楚事態發展。攜手合作,我們將能達成意想不及之事。

作為水下攝影師,你會如何看待困難與惡劣環境?

這確有許多挑戰,但我於多年前意識到人生的成功,不論工作領域,均取決於你如何克服難關。在任何一天,天氣也可能轉壞,動物不出沒,又或是船艇突然損壞,但如果你準備充足,降低可能出現的變數,便有更大機會取得成功。

你有一直都如此守紀嗎?還是日積月累的成果?

我高中時有參與運動項目,例如網球和美式足球,所以我深明紀律的重要。我或許不是最佳學生,但對於感興趣的事物,我卻非常克己認真。

當我開始任職潛水員和攝影師時,所有事情均須達至完美。優質照片不會憑空誕生,反之,各項元素必須準確無誤;如果你隨便拍攝,將注定失敗。隨著歲月流逝,我對守紀亦愈趨重視。

你認為勞力士與《國家地理》為何會成為最佳夥伴?

我對此合作關係深感興奮。兩個擁有逾百年歷史的標誌性品牌,而且同為全球備受信賴的品牌。

勞力士代表卓越巔峰,在象徵人類精神方面沒有甚麼可以媲美此品牌。這個品牌名稱對你總會有特別意義。

同樣地,《國家地理》冠絕同儕,因為他們堅持致力報道重要的故事。他們並不會議論政治,但其言論卻為民眾的生活增值,揭示事實真相。

兩個品牌在各自領域中都具有影響力且出類拔萃,若他們攜手合作,將能產生怎樣的火花呢?

本內容由國家地理與勞力士合力製作,旨在推動探險和保育工作。雙方共同支持目光遠大的探險家,為保護地球奇觀尋找真正解決方案。

保護地球,恒動不息

環境

探索

保護地球,恒動不息

環境

探索

分享此頁面

分享此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