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利图

劳力士与电影艺术

探索

scroll-down

亚历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利图(Alejandro G. Iñárritu)以探索人类境况闻名,并以其美学风格修饰,奠定他在电影界的地位。

人类境况
探索
先锋

亚历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利图(Alejandro G. Iñárritu)两度荣获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与好莱坞传奇人物约翰・福特(John Ford)及约瑟夫・曼凯维奇(Joseph L. Mankiewicz)并齐,在电影史上写下光辉一页。
他的首部长篇电影《爱情是狗娘》(Amores Perros,2000年)和及後的西班牙母语作品《美错》(Biutiful,2010年),均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通天塔》(Babel,2006年)在三大洲、四个国家取景,并以四种语言演绎,成功获得七项奥斯卡®金像奖提名。

2014年,他执导及共同编撰首部喜剧《鸟人》,并获九项奥斯卡®金像奖提名,最终赢得四项大奖,而伊纳利图便荣膺当中三项。2016年,他凭《还魂者》再次勇夺奥斯卡®金像奖,成为史上第三位连续两年赢得最佳导演奖的制作人,而电影亦荣获12项金像奖提名。
他的最新作品《肉与沙》(CARNE y ARENA)是一部概念性的虚拟实境装置电影,情节基于真实背景,让观众感受难民的心路历程。作品于2017年奥斯卡®理事会奖颁奖礼(Governors Awards)赢得奖项。
他的电影作品经常以非线性铺排,展现环环交织的故事。电影情节的时间由导演所构建,对故事演绎举足轻重。

访谈

卓越传承对你有什么意义?

作为人类情感的象征,艺术唯一恒久的元素,就是其中的变化。

作品的揣释角度会视乎观看年分,以及观众而不断演化。因此,电影是一种活生生的艺术,变化千万。每个人都有不同感受,影响亦不尽相同。电影的唯一恒久之处,便是通过观众所带出的那一份变化。

你有启发或影响作品方向的哲学理念吗?

我自学成才,一直遵循直觉行动。直觉是一种凌驾于资讯和数据的知识,非常纯粹,源于各人心中的智慧。

你会如何挑战自己?另外,你将如何保持原创,同时拓展界限?

这并非单纯挑战,我认为你必须宗于自我。这是务必时刻注意的重点,倘若你宗于自己,你的坚持便会令观点带有原创性。

任何人均可以与别人分享他们在各自空间生活的独特经验和角度。每人都有着一份原创性。因此,问题是如何演绎这份经验,寻找分享它的途径。

有些电影,任何人都可以拍摄出来。但只有这部电影,由你导演。

你希望年轻电影制作人从你的作品中学到什么?你又会如何投资于新一代的电影新星?

我认为年轻电影制作人身上体现了一些非常重要且美丽的特质。这与我的年代不同,以往感觉命运好像早已按照出生地点而定。语言是一大障碍,除此以外,我们也没有接触世界各地众多不同电影作品的平台。我们当时的知识相对非常贫乏。

现在,有赖这些平台,年轻人能够接触全球电影,无拘无束。他们抒发自己的方式亦不再受限,可以真实呈现自己的语言、风俗以及各种独特事物。他们拥有这份力量,加上现今国际电影的视野与知识,让他们如虎添翼。我相信现在就是黄金时机,不仅是因为制作电影的工具垂手可得,更因为我们可以在众多平台分享作品,青年得以好好运用这些优势。

超越理性,随直觉而行。

你认为自己作为电影制作人的责任是什么?

那就是及我所能,制作最出色的电影。我认为作为电影制作人,你唯一的责任或目标,便是对自己有所交代。换而言之,就是宗于真我、无愧于心。我相信最重要的是接受、寻找并正视自己的短处。当然,也需顾及优点,但明白自身不足更为重要。由此你便可以善用天赋创作电影,而非奢望你所欠缺能力。

劳力士
创艺推荐
资助计划

伊纳利图曾担任2014至2015年度劳力士创艺推荐资助计划(Rolex Mentor and Protégé Arts Initiative)的电影导师,并邀请来自以色列的年青导演门生汤姆・修法勒(Tom Shoval),在《还魂者》的拍摄场地交流心得,阐释电影制作的“无限可能”。

分享此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