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利图

亚历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利图(Alejandro G. Iñárritu)两度荣获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与好莱坞传奇人物约翰・福特(John Ford)及约瑟夫・曼凯维奇(Joseph L. Mankiewicz)并齐,在电影史上写下光辉一页。

他的首部长篇电影《爱情是狗娘》(Amores Perros,2000年)和及後的西班牙母语作品《美错》(Biutiful,2010年),均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通天塔》(Babel,2006年)在三大洲、四个国家取景,并以四种语言演绎,成功获得七项奥斯卡金像奖提名。

你能够通过经验指导更多,因为经验是活着的。它们会不断影响你。

亚历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利图

2014年,他执导及共同编撰首部喜剧《鸟人》,并获九项奥斯卡金像奖提名,最终赢得四项大奖,而伊纳利图便荣膺当中三项。2016年,他凭《还魂者》再次勇夺奥斯卡金像奖,成为史上第三位连续两年赢得最佳导演奖的制作人,而电影亦荣获12项金像奖提名。

他的最新作品《肉与沙》(CARNE y ARENA)是一部概念性的虚拟实境装置电影,情节基于真实背景,让观众感受难民的心路历程。作品于2017年奥斯卡理事会奖颁奖礼(Governors Awards)赢得奖项。他的电影作品经常以非线性铺排,展现环环交织的故事。电影情节的时间由导演所构建,对故事演绎举足轻重。

亚历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利图

开启自觉意识

导师如何协助年青电影制作人?

导师能够说其所思所想。部分会赋予你知识,教导你电影的制作方法。若要成功,你必须这样做,亲临影院,克服问题,然而这只是知识理论。而“另一类”导师则有所不同……他们让你看清自己,了解你从未见过的一面;他们让你有自信实践,即使你自觉不知所措。

当你能够抒发人生阅历,将它化作个人象征的图像时,那已是极美的作品。我们均具有这种能力,只待伯乐发掘。

他们让你看清自己,了解你从未见过的一面;他们让你有自信实践。亚历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利图

而你便具有那“另一类”的才能,对吗?

也许。有时候参与年青人的会议,若有历时约一、两个小时的座谈机会,而你又有一些想法或经验希望分享,那经验便确实能够为他人的作品或自身带来启迪。

我认为你可以从分享自己犯下的错误中学习更多。如果有人能够因而避免重蹈覆辙,那也是一种成就。

新一代电影制作人明白知识与经验的分别重要吗?

新一代电影制作人常认为在互联网备有所需知识,而且可以随时查找,故觉得自己已具备足够知识。但是没有人生阅历的沉浸,这种知识也是没有任何用处。

你可以从书本中学习吗?

任何经验也要较书本知识更为透彻。因为事情可以通过上千种方式解决,没有人有最终的定案。没有任何人。你能够通过经验指导更多,因为经验是活着的。它们会不断影响你。

你曾有过导师吗?

我非常荣幸得到过两位导师指点,他们的指导方式大相径庭,却同样不只于传授知识,让我发挥最佳表现。这正是导师的工作。我曾有幸跟随博学的波兰移民路德维克・马古利斯(Ludwik Margules)学习戏剧,他教导我要经常质疑自己,并在过程中接纳一切不确定的因素。他改变了我对导演角色的理解。此前我以为已明白执导的意义,却没有真正理解、深厚知识及自觉意识。他带给我自信,让我在解答自己的疑问时不再惧怕,且心怀对电影艺术的谦逊与崇拜之情。我认为老师不能教导这种事情。老师只会传授知识,但智慧却是在此以外。他令我对人类戏剧充满热忱,迷上通过电影制作揭示人性的拟剧论。

我非常荣幸得到过两位导师指点,他们的指导方式大相径庭,却同样不只于传授知识,让我发挥最佳表现。

亚历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利图

另一方面,我的朋友欧内斯托・波里奥(Ernesto Bolio)不太理解电影,却深明人生真谛(而人生便是电影的主要题材)。他甚具智慧与耐心,教导我接受、学习、转化及克服生命中最艰难的时刻。你总不会孤身一人。某程度而言,他开启了我的自觉意识,敞开大门,使我了解自己,展示最佳一面。因此我希望协助他人,正如这两位男士扶助我一样。

导演的时计

满载历史的腕表

icon-externalLinkRolex.com

浏览所有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