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斯科塞斯

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出身并成长于纽约的小意大利区,其最初的数部电影于1960年代末上映,通过《穷街陋巷》(Mean Streets,1973年)、《出租车司机》(Taxi Driver,1976年)及《愤怒的公牛》(Raging Bull,1980年)等经典作品,重新奠定电影的无限可能。

作为导师,你会在某程度上因成就他人而感到非常满足。

马丁・斯科塞斯

斯科塞斯指导罗伯特・德尼罗(Robert De Niro)于《愤怒的公牛》演绎困惑的拳手杰克・拉莫塔(Jake LaMotta),凭借此奥斯卡得奖表现,电影共获得八项提名,包括最佳影片及最佳导演,广获推崇为现代电影艺术杰作。他及后执导《金钱本色》(The Color of Money,1986年)、《好家伙》(Goodfellas,1990年)、《恐怖角》(Cape Fear,1991年)、《纯真年代》(The Age of Innocence ,1993年)、《赌城风云》(Casino,1995年)等多部电影。2000年代的作品包括《纽约黑帮》(Gangs of New York,2000年)、《飞行家》(The Aviator,2004年)及《无间行者》(The Departed,2006年),当中斯科塞斯更凭《无间行者》赢得首个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爱尔兰人》(The Irishman,2019年)是其最新力作之一,他在片中再度与德尼罗合作。
斯科塞斯的艺术角度、个人魅力及慷慨大方一直启发世界各地的电影制作人及观众。

马丁・斯科塞斯

保持创作之心

你曾接受过导师指导吗?

我常讲述于60年代初在华盛顿广场大学(Washington Square College)传讯部门迎新日发生的故事。有一名男士站起身演说约一小时,充满热忱和活力地谈及电影艺术、如何借着影像表达自己、通过图像叙述故事,以及电影艺术的发展历史。我从未听过任何人如此由衷地演说,他好像一名宗教狂热者。我就在那时成为了该“邪教组织”的一分子,并说:“这是我所向往的地方。我希望向他学习。” 事情便这样成了。

他的名字是黑格・曼努金(Haig Manoogian),在其时的华盛顿广场大学──即现今的纽约大学──任职电影教授。他逼迫、哄骗、鞭策我们,然后鼓励我们再次振作。他令我们燃起心火,为我们送上最重要的礼物。这较一切专业技术更为重要,因为他启发我自行搜集知识,并且要相信自己。这是我收过最珍贵的礼物,每天也非常感恩。

他启发我自行搜集知识,并且要相信自己。这是我收过最珍贵的礼物,每天也非常感恩。马丁・斯科塞斯

除了启发你之外,他是否也有传授电影知识?

我记得每周上他的课堂一次,每节约三至四个小时,因为他会播放电影。我必须用心牢记他的字词,因为其语速非常快。他会站在小讲台,开始讲述历史,当中不乏名称、电影、美国消防员的生活短片、偏狭状况等等。然后你会学习平行剪接、声音技术发展及德国表现主义。

不论是有意或无意,他的确会尝试挑战你。然而,通过互相争辩和明确表达他的意见,你会更明白当前情况,因而找到讨论、捍卫及支持论点的方法。

导师能够得到怎样的成就?

作为导师,你会在学生身上体验艺术,不其然又会获得反馈。你会在某程度上因成就他人而感到非常满足。我经常因年青人走来向我讲解他们希望制作的电影类型而感到激动万分,而我也会尽力引导他们。他们的作品对我有着非凡意义,因为我曾为此略尽绵力。这让我得以保持创作之心。

作为导师,你会在学生身上体验艺术,不其然又会获得反馈。

马丁・斯科塞斯

如果他们能够较我预想中更进一步,当然是棒极了。我或许未能欣赏整个作品,但却能够在初期协助构思电影。当中最令人欣慰的,便是也许在五年后,你会看到自己没有参与的作品,然而你却的确身在其中,因为你曾协助他们制作首批电影。这种反馈将启发你制作自己的作品。

或者,你得到的并不是制作灵感,因为这非常主观,而是电影本身的启发。有过这种经验、指导过众多年青电影人后,你将能够了解更多或沉浸思考人类的意义。这正是电影的精萃。当然,部分电影会较为成功,但一些较冷门的作品仍具有价值。我们讲求背后的意义。

导演的时计

满载历史的腕表

icon-externalLinkRolex.com

浏览所有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