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卡梅隆

劳力士与电影艺术

探索

scroll-down

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是享负盛名的电影制作人及探险家。他身兼导演、编剧及制片人,于过去三十年间,制作出众多经典难忘电影:《终结者》(The Terminator,1984年)、《异形》(Aliens,1986年)、《深渊》(The Abyss,1989年)、《终结者2:审判日》(Terminator 2: Judgment Day,1991年),《真实的谎言》(True Lies,1994年)、《泰坦尼克号》(Titanic,1997年)及《阿凡达》(Avatar,2009年)。

电影艺术
大师

他的电影不仅在视觉效果上带来了巨大变革,更在全球创下众多记录;《阿凡达》打破全球影史票房纪录,而同样的纪录《泰坦尼克号》则保持了 12 年之久。卡梅隆的电影亦获得多项奥斯卡®提名及大奖。《泰坦尼克号》更刷新了提名及获奖最多记录,在当届获得14项提名,并囊括了11个奖项,其中包括卡梅隆赢得的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及最佳剪辑奖。

自1969年,卡梅隆便一直向往水肺潜水,共花上3,000小时探潜,当中更有500小时使用潜水盔的经验。为结合潜水与电影这两项爱好,他担任《深渊》的编剧、监制及导演,革新水底拍摄及采光技术。深海的魅力令他对著名船骸泰坦尼克号产生兴趣。1995年,卡梅隆乘坐12人潜水器探索泰坦尼克号,准备拍摄长篇电影。在此探索历程中,卡梅隆空前研发出适用于深海高压环境的拍摄、采光及机械装备。旅程上取得的技术成就,让他希望将深海探索经验带给世界各地的观众,并因而在其纪录片中谈及海洋探索及保护。

访谈

电影的卓越传承对你有什么意义?

我一直锲而不舍地找寻改善电影作品的方法,增加与观众的共鸣。我试过在团队和制作中推行一套想法,尝试让电影更进一步,因为我害怕以往订立的创作方向会一成不变。这就是我心中追求卓越的恒动传承。世上没有完美的事物。你或许可以在数学运算完美准确,但却不能在艺术上达至完美。然而,你会希望为银幕上呈献的作品感到自豪,因为它会流传至后世。

害怕失败,往往会令你进步。当你知道作品会流传多年,如果你有幸出版成功的电影,甚至五十年后仍有观众欣赏,对于在电影中留有瑕疵的恐惧,便会推动你进步,发奋努力,而这就是我作为电影制作人希望拥有的心理素质。我想持续奋斗,不希望感到已经达成目标。制作电影的过程非常有趣,而其中最深刻的便是作品为你不断带来惊喜。

你会如何勉励年轻电影制作人?

对于刚出身的电影制作人,我会给他们一些老派劝勉,因为尽管媒介不断改变,某些事物始终恒久不变。第一:你需要触动人心。这个准则愈来愈难以达成,因为现在有太多不同工具,近乎无边无际的视觉特效,你或会渐渐失去对人心的触觉。我想及的另一个要点便是永恒不朽,这是故事的基本建构,你会如何叙述故事,如何铺排,如何吸引观众,如何令他们身同感受?这些要素非常重要。

不用理会工具、华丽镜头及夺目特效,你只需要保持真诚,反思自己的情感,因为这便是你与观众沟通的媒介。

自信的电影制作人会接纳身边以至上级的意见。

你认为电影制作人的责任是什么?

我们务必在对白行间中带出信息。我觉得现在世上充斥着许多负能量,而作为电影制作人,我们可以积极行善、重新检视自己,或推出表扬人类美德的电影。譬如,角色被带到一个极端的地方,我们便可以从中学习,我亦会在此低调地加入一些责任信息,这是我一贯的作风。

当灵感爆发时 ,马上付诸行动 。

什么使电影作品历久不衰?

电影能够跨越时代洪流,但是有许多作品却不想向这方面发展。它们宗于当代,富于时代精神。电影首先必须触动全球所有观众。制作电影时,你需要在新鲜与经典中找到平衡。所有文化均有某些相同的特质,若果你找到这些基本元素,便可以吸引来自上述文化背景的观众。举例说明,在雨林居住的土著民族欣赏《阿凡达》时均非常激动,因为电影以大都会的角度讲及他们的生活问题。尽管这个例子有所不同,但它仍然围绕我们心中的基本元素,那便是爱以及对大自然的向往。倘若你希望制作历久不衰的电影,便必须从基本考量人心和人类境况。

分享此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