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力謝路・高沙里斯・依拿力圖

勞力士與電影藝術

scroll-down

艾力謝路・高沙里斯・依拿力圖(Alejandro G. Iñárritu)以探索人類境況聞名,並以其美學風格修飾,奠定他在電影界的地位。

人類境況
探索
先鋒

艾力謝路・高沙里斯・依拿力圖(Alejandro G. Iñárritu)兩度榮獲奧斯卡®最佳導演獎,與荷里活傳奇人物尊・福(John Ford)及約瑟曼・基維茲(Joseph L. Mankiewicz)並齊,在電影史上寫下光輝一頁。
他的首部長篇電影《狗男女的愛》(Amores Perros,2000年)和及後的西班牙母語作品《美麗末日》(Biutiful,2010年),均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巴別塔》(Babel,2006年)在三大洲、四個國家取景,並以四種語言演繹,成功獲得七項奧斯卡®金像獎提名。

2014年,他執導及共同編撰首部喜劇《飛鳥俠》,並獲九項奧斯卡®金像獎提名,最終贏得四項大獎,而依拿力圖便榮膺當中三項。2016年,他憑《復仇勇者》再次勇奪奧斯®卡金像獎,成為史上第三位連續兩年贏得最佳導演獎的製作人,而電影亦榮獲12項金像獎提名。
他的最新作品《肉與沙》(CARNE y ARENA)是一部概念性的虛擬實境裝置電影,情節基於真實背景,讓觀眾感受難民的心路歷程。作品於2017年奧斯卡®理事會獎頒獎禮(Governors Awards)贏得獎項。
他的電影作品經常以非線性鋪排,展現環環交織的故事。電影情節的時間由導演所構建,對故事演繹舉足輕重。

訪談

卓越傳承對你有甚麼意義?

作為人類情感的象徵,藝術唯一恒久的元素,就是其中的變化。

作品的揣釋角度會視乎觀看年分,以及觀眾而不斷演化。因此,電影是一種活生生的藝術,變化千萬。每個人都有不同感受,影響亦不盡相同。電影的唯一恒久之處,便是通過觀眾所帶出的那一份變化。

你有啟發或影響作品方向的哲學理念嗎?

我自學成才,一直遵循直覺行動。直覺是一種凌駕於資訊和數據的知識,非常純粹,源於各人心中的智慧。

你會如何挑戰自己?另外,你將如何保持原創,同時拓展界限?

這並非單純挑戰,我認為你必須宗於自我。這是務必時刻注意的重點,倘若你宗於自己,你的堅持便會令觀點帶有原創性。

任何人均可以與別人分享他們在各自空間生活的獨特經驗和角度。每人都有著一份原創性。因此,問題是如何演繹這份經驗,尋找分享它的途徑。

有些電影,任何人都可以拍攝出來。但只有這部電影,由你執導。

你希望年輕電影製作人從你的作品中學到甚麼?你又會如何投資於新一代的電影新星?

我認為年輕電影製作人身上體現了一些非常重要且美麗的特質。這與我的年代不同,以往感覺命運好像早已按照出生地點而定。語言是一大障礙,除此以外,我們也沒有接觸世界各地眾多不同電影作品的平台。我們當時的知識相對非常貧乏。

現在,有賴這些平台,年輕人能夠接觸全球電影,無拘無束。他們抒發自己的方式亦不再受限,可以真實呈現自己的語言、風俗以及各種獨特事物。他們擁有這份力量,加上現今國際電影的視野與知識,讓他們如虎添翼。我相信現在就是黃金時機,不僅是因為製作電影的工具垂手可得,更因為我們可以在眾多平台分享作品,青年得以好好運用這些優勢。

超越理性,隨直覺而行。

你認為自己作為電影製作人的責任是甚麼?

那就是及我所能,製作最出色的電影。我認為作為電影製作人,你唯一的責任或目標,便是對自己有所交代。換而言之,就是宗於真我、無愧於心。我相信最重要的是接受、尋找並正視自己的短處。當然,也需顧及優點,但明白自身不足更為重要。由此你便可以善用天賦創作電影,而非奢望你所欠缺能力。

勞力士
創藝推薦
資助計劃

依拿力圖曾擔任2014至2015年度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Rolex Mentor and Protégé Arts Initiative)的電影導師,並邀請來自以色列的年青導演門生湯姆・修法勒(Tom Shoval),在《復仇勇者》的拍攝場地交流心得,闡釋電影製作的「無限可能」。

分享此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