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士・金馬倫

占士・金馬倫(James Cameron)的電影不僅在藝術概念和先進視覺效果上帶來了巨大變革,更在美國及全球創下眾多記錄;《鐵達尼號》(Titanic)保持全球影史票房紀錄之冠達12年,其後被《阿凡達》(Avatar)打破,並維持同一紀錄10年。

金馬倫的電影亦獲得多項提名及大獎。其中《鐵達尼號》便創下提名及獲獎紀錄,榮獲14項奧斯卡提名,並贏得11項金像獎,包括最佳影片獎、最佳導演獎及最佳剪輯獎。

我們在前人的基業上發展。


占士・金馬倫

金馬倫的職業生涯充分體現他的愛好──電影製作、海洋探索及科技,其中環境保育思想更與其作品環環相扣。他擔任《深淵》(The Abyss)編劇、監製及導演,革新水底拍攝及採光技術。深海的魅力令他對著名船骸鐵達尼號產生興趣。1995年,金馬倫乘坐12人潛水器探索鐵達尼號,準備拍攝長篇電影,並空前研發出適用於深海高壓環境的拍攝、採光及機械裝備。《鐵達尼號》令金馬倫希望潛入更深處。2012年3月26日,他創下單人深潛紀錄,乘坐共同設計及製造的DEEPSEA CHALLENGER潛水器深入水底11公里(7英里),抵達馬里亞納海溝(Mariana Trench)挑戰者深淵的世界最深處。金馬倫堅持為觀眾送上真實、陌生及想像世界的嶄新迷人體驗。

占士・金馬倫

創意薪火相傳

你對指導有甚麼看法?

你不能強迫別人接受指導。他們必須樂意聆聽你的分享。最佳的方式是為他們提供創作環境,如果需要協助,他們自會發問。若然他們不欲提問,那你便應該退下來。

我的高中生物學老師麥堅時(McKenzie)常鼓勵我們這些瘋狂的邊緣分子抒發自己。學校從沒有戲劇課程,所以我們便決定成立一個。我們會在課後建造舞台、設置燈光、製作佈景,以至演出劇目。他定立方針,然後讓我們隨心而發。

麥堅時老師常鼓勵我們這些瘋狂的邊緣分子抒發自己……他定立方針,然後讓我們隨心而發。占士・金馬倫

你同意指導是雙向性嗎?

史丹利・寇比力克(Stanley Kubrick)是我最喜受的電影製作人之一。我從他身上學到不要重覆橋段。我長途跋涉到訪他位於英國的住所,並告訴他其作品對我的莫大意義。然而他卻不想談起舊事。他當時正著手製作新電影《人工智能》(A.I.),希望詢問我關於《真實謊言》(True Lies)的視覺特效,因為他知道有一種嶄新的數碼複合技術。

我花上整整一天指導史丹利・寇比力克。那確是一次非凡體驗。史丹利好像海綿般吸收知識。他已年近八十,卻仍然保持小孩的開放心境,虛心學習技術,了解使用方法及如何更進一步。

合作製作電影有何意義?

電影導演有時會萌起絕妙的構思,卻無法實現。即使像我一樣親手編寫題材,也會有不清作品發展的情況,那時候我便會與其他藝術家合作釐清構想。得到藝術家的反饋非常重要。我喜愛與天賦洋溢的人結伴,一和一唱,彷如爵士樂隊。

你可以描述電影製作藝術的知識傳遞過程嗎?

我們在前人的基業上發展。我們看到先例,因而感到興奮,不禁說「我希望做出那作品」,或「創作自己的版本」。然後我們須傳承所知至新一代製作人。

藝術家的一筆一畫、鏡頭的每寸移動、編劇的每行對白,均是出自他們的總經歷。你可以吸收電影、書本、藝術、音樂及人生的經驗,通過你的心思轉化,成就出非凡作品。

觀看雷・哈利豪森(Ray Harryhausen)的電影《神秘島》(Mysterious Island)時,我深受啟發。我其時還是三、四年級。我隨即開始繪畫我構想的《神秘島》漫畫,因為我不甘只當粉絲。我希望創作出自己的版本。

得到藝術家的反饋非常重要。我喜愛與天賦洋溢的人結伴,一和一唱,彷如爵士樂隊。

占士・金馬倫

我學習傑克・科比(Jack Kirby)和其他漫畫家的繪畫技巧。我仔細看漫畫,並學習畫出各種姿勢。它與古典藝術截然不同。他們通過一系列圖像敘述故事,就如電影。至今我仍然覺得在片場每天的工作與漫畫家無異。

創意薪火相傳,而你更是置身其中。你手中拿著那創意之火。時機來臨時,你必須將薪火傳承下去,某位心懷熱忱和眾多意念,且希望與下一代宣揚密切題材的創意之士,將接過火炬展開旅程。

導演的時計

滿載歷史的腕錶

externalLinkRolex.com

分享此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