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士・金馬倫

勞力士與電影藝術

探索

scroll-down

占士・金馬倫(James Cameron)是享負盛名的電影製作人及探險家。他身兼導演、編劇及監製,於過去三十年間,製作出眾多經典難忘電影:《未來戰士》(The Terminator,1984年)、《異形》(Aliens,1986年)、《深淵》(The Abyss,1989年)、《未來戰士續集》(Terminator 2: Judgement Day,1991年)、《真實謊言》(True Lies,1994年)、《鐵達尼號》(Titanic,1997年)及《阿凡達》(Avatar,2009年)。

電影藝術
大師

占士・金馬倫他的電影不僅在視覺效果上帶來了巨大變革,更在全球創下眾多記錄;《阿凡達》打破全球影史票房紀錄,而同樣的紀錄《鐵達尼號》則保持了12年之久。金馬倫的電影亦獲得多項奧斯卡提名及大獎。《鐵達尼號》更刷新了提名及獲獎最多記錄,在當屆獲得14項提名,並囊括了11個獎項,其中包括金馬倫贏得的最佳影片、最佳導演及最佳剪接獎。

自1969年,金馬倫便一直嚮往水肺潛水,共花上3,000小時探潛,當中更有500小時使用潛水盔的經驗。為結合潛水與電影這兩項愛好,他擔任《深淵》的編劇、監製及導演,革新水底拍攝及採光技術。深海的魅力令他對著名船骸鐵達尼號產生興趣。1995年,金馬倫乘坐12人潛水器探索鐵達尼號,準備拍攝長篇電影。在此探索歷程中,金馬倫空前研發出適用於深海高壓環境的拍攝、採光及機械裝備。旅程上取得的技術成就,讓他希望將深海探索經驗帶給世界各地的觀眾,並因而在其紀錄片中談及海洋探索及保育。

訪談

電影的卓越傳承對你有甚麼意義?

我一直鍥而不捨地找尋改善電影作品的方法,增加與觀眾的共鳴。我試過在團隊和製作中推行一套想法,嘗試讓電影更進一步,因為我害怕以往訂立的創作方向會一成不變。這就是我心中追求卓越的恒動傳承。世上沒有完美的事物。你或許可以在數學運算完美準確,但卻不能在藝術上達至完美。然而,你會希望為銀幕上呈獻的作品感到自豪,因為它會流傳至後世。

害怕失敗,往往會令你進步。當你知道作品會流傳多年,如果你有幸出版成功的電影,甚至五十年後仍有觀眾欣賞,對於在電影中留有瑕疵的恐懼,便會推動你進步,發奮努力,而這就是我作為電影製作人希望擁有的心理質素。我想持續奮鬥,不希望感到已經達成目標。製作電影的過程非常有趣,而其中最深刻的便是作品為你不斷帶來驚喜。

你會如何勉勵年輕電影製作人?

對於剛出身的電影製作人,我會給他們一些老派勸勉,因為儘管媒介不斷改變,某些事物始終恒久不變。第一:你需要觸動人心。這個準則愈來愈難以達成,因為現在有太多不同工具,近乎無邊無際的視覺特效,你或會漸漸失去對人心的觸覺。我想及的另一個要點便是永恒不朽,這是故事的基本建構,你會如何敘述故事,如何鋪排,如何吸引觀眾,如何令他們身同感受?這些要素非常重要。

不用理會工具、華麗鏡頭及奪目特效,你只需要保持真誠,反思自己的情感,因為這便是你與觀眾溝通的媒介。

自信的電影製作人會接納身邊以至上級的意見。

你認為電影製作人的責任是甚麼?

我們務必在對白行間中帶出訊息。我覺得現在世上充斥著許多負能量,而作為電影製作人,我們可以積極行善、重新檢視自己,或推出表揚人類美德的電影。譬如,角色被帶到一個極端的地方,我們便可以從中學習,我亦會在此低調地加入一些責任訊息,這是我一貫的作風。

當靈感爆發時 ,馬上付諸行動 。

甚麼使電影作品歷久不衰?

電影能夠跨越時代洪流,但是有許多作品卻不想向這方面發展。它們宗於當代,富於時代精神。電影首先必須觸動全球所有觀眾。製作電影時,你需要在新鮮與經典中找到平衡。所有文化均有某些相同的特質,若果你找到這些基本元素,便可以吸引來自上述文化背景的觀眾。舉例說明,在雨林居住的土著民族欣賞《阿凡達》時均非常激動,因為電影以大都會的角度講及他們的生活問題。儘管這個例子有所不同,但它仍然圍繞我們心中的基本元素,那便是愛以及對大自然的嚮往。倘若你希望製作歷久不衰的電影,便必須從基本考量人心和人類境況。

分享此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