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探险的合作计划

发布日期: 2017年12月clock阅读需时: 3m40s
scroll-down

劳力士和国家地理携手鼓励并协助新一代探险家。

20世纪的两大探险壮举:一是艾德蒙・希拉里(Edmund Hillary)和丹增・诺吉(Tenzing Norgay,上图,左至右)首登珠穆朗玛峰,图为二人登山时的情景;二是发现北极。

摄影:ALFRED GREGORY, 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 (WITH IBG)

罗伯特・皮尔里(Robert Peary)在日记写道:“终于到达北极!”这引证1909年由国家地理学会(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赞助的探险队成功发现北极。

1953年5月29日,艾德蒙・希拉里和丹增・诺吉成为登上珠穆朗玛峰的先驱,二人所属的探险队由劳力士赞助并提供装备。

国家地理和劳力士共有超过200年的经验,支持不同的探险活动和探险者。双方现正建立独特的合作关系,延续非凡传统。

一如20世纪的方针,劳力士和国家地理将继续支持一众先驱探索未知领域。通过这次合作,双方将会实践更远大的使命。除了探索地球奇观,亦会致力加强大众的科学知识,从而令他们萌起保育的决心。

是次合作旨在支持地球三大领域(海洋、极地及山脉)的保育和探险工作。劳力士和国家地理将会在各个领域

促成并参与由非凡科学家和业界故事家带领的探险项目;

提供研究支援,寻求科学突破、崭新技术和创新解决方案;

举办峰会和活动,为公众提供资讯和教育。

海洋工作现正展开。我们在nationalgeographic.com刊登与合作项目相关的新内容,包括海洋摄影、文章、图像和参考资料。网站将定期更新报道,并通过社交媒体频道与大众分享。日后或会提供影片、虚拟实景体验、电视节目、电影等。

双方长久以来均与海洋探险的领军人物保持联系。其中包括自1970年便与劳力士合作的海洋学家席薇亚・厄尔(Sylvia Earle);于1960年以深海潜艇到达海洋最深处的海洋学家当・沃尔什(Don Walsh);于2012年操作单人潜水器前往同一历史海洋深处的电影制作人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以及于2017年获颁授劳力士国家地理学会年度探险家奖的水底摄影师布萊恩・史蓋瑞(Brian Skerry)。

劳力士和国家地理携手鼓励并协助新一代探险家。双方的热情壮志亦可从每名深海探险家身上一一体现。我们很高兴能够分享他们的故事。──众编辑

20,000里格的深海

二月某日,阳光昏暗,杰斯兰・巴托(Ghislain Bardout)在格陵兰岸对开的海冰上,与儿子罗宾(Robin)和爱犬卡也克(Kayak)玩耍。

摄影:P: LUCAS SANTUCCI, UTP/ZEPPELIN

杰斯兰・巴托与妻子阿曼妞・皮维尔-巴托(Emmanuelle Périé-Bardout)曾在劳力士的支持下远赴北极冰盖底部探索。如今,他们正进行为期三年的任务,从北极一直迈向南极海岸,跨越每个纬度。在长达50,000英里的旅程中,他们将潜入地球最偏远的水域,到达人类极少涉足的深海。

二人及其团队计划探索海洋“暮色地带”(twilight zone)的生态系统,这片领域终年如夜,深不见光。他们亦在建造深海“密封舱”,让潜水员可在水底停留数天。

各人今年的最后一站是阿拉斯加,并在此停泊度过寒冬;三月时他们将再度启程,前往波里尼西亚(Polynesia)。同行还有他们分别五岁和一岁的儿子。

为濒危鲨鱼护航

谢西卡・克拉姆曾于圣地亚哥的药物实验室工作,这里与库克群岛(Cook Islands)距离遥远。为了实际应用自己的培训成果,她毅然放弃职位,投身保育鲨鱼的行列。她对海洋议题感到兴趣,正是由鲨鱼而起。

雅克・库斯托(Jacques Cousteau)是克拉姆的儿时偶像。她其后移居至南太平洋库克群岛的拉罗汤加岛(Rarotonga Island),成功在整个库克群岛禁止进行商业鲨鱼贸易,并把772,204平方英里水域定为鲨鱼保护区。

此后,克拉姆成立了名为Sharks Pacific的研究、推广和倡导组织。在电脑辅助下,她以卫星追踪戴上相应装置的鲨鱼及其迁徙活动,从而制定最合适的政策,保护受威胁的物种。她说:“我希望在鲨鱼、鱼类和人类之间找寻平衡点,因为人类是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在此联系下,她计划继续“让海洋回归主流”。

海中巨兽的标记

布拉德・诺曼(Brad Norman)在澳大利亚宁格鲁海洋公园(Ningaloo Marine Park)研究鲸鲨。鲸鲨可长达60英尺,其生性温和,故有“温驯巨兽”之称。

摄影:KURT AMSLER, ROLEX AWARDS FOR ENTERPRISE

鲸鲨是海洋中最神秘的动物之一,但澳大利亚海洋生物学家布拉德・诺曼在过去25年逐步揭开鲸鲨的奥秘。

每条鲸鲨也有类似星座的图案,就如人类指纹般独一无二。诺曼就此协助专家把天文系统重新调整为搜索工具,透过扫描照片识别每条鲨鱼,成为大规模追踪和保育项目的重要知识基础。

他还召集了包括孩童在内的公民科学家团队。他指能够鼓励他人“协力拯救海洋中最大型的鱼类及其栖身的自然环境,是一大乐事和荣幸”。

荣获劳力士雄才伟略大奖的诺曼致力把鲸鲨加入濒危物种之列,现更尝试解开鲸鲨活动的重要谜团:“我们正策划一个远大计划,盼能揭开奥秘,一睹鲸鲨的繁殖地。”密切留意最新发展。

以同理心看待动物

海洋生物学家大卫・格鲁伯(David Gruber)在加勒比海开曼群岛对开的小开曼岛(Little Cayman)潜水。

摄影:JIM HELLEMN

海洋生物学家大卫・格鲁伯表示:“我尝试通过海洋生物的双眼看待海洋。”正是此追根究底的精神,驱使这位国家地理新晋探索者在水底装置相机,模拟海龟的视点。格鲁伯及其团队于2015年开始制作相机,此前他于所罗门群岛首度发现生物萤光玳瑁海龟。

格鲁伯亦协助研制一种主要由硅橡胶制成的工具,他称之为“柔软机械手”。其“手指”可抓紧物件亦可屈曲,从而收集和研究精细的海珊瑚样本,而不构成损坏。他希望开发其他柔软机械人,用以进一步研究水母。

在未来数月,纽约市“国家地理海洋奥秘”(National Geographic Ocean Odyssey)展览的访客将有机会观赏格鲁伯的新作,主题包括南太平洋的灯眼鱼及其交流方式。他表示整个项目的远大目标,正是“透过探索提升大众的同理心”。

海洋科学的民主进程

沙・斯比(Shah Selbe,左)和助手亚伦・格兰姆斯(Aaron Grimes)利用带有摄录镜头的气球,绘制加州的海岸线。

摄影:SHAH SELBE

沙・斯比表示:“这是保育技术史上最振奋人心的时刻。”去年,这位前火箭科学家创立了Conservify实验室,以卫星数据、传感器、无人机、应用程序等开源技术,为公民科学家提供更多资讯。

此公司现正在制造低成本的GPS追踪器,可藏于鲨鱼鳍之间,用以追踪非法交易活动。另一项目是研发无人机上的远程系统,监察海洋保护区。

斯比指实验室最近生产了一款无人机,能够“记录附近范围的实时声像,就如蝙蝠一样,更可在洞穴等狭窄的空间飞行”。这并非火箭科学,但同样令人印象深刻。

深海声音检测

米歇尔・安德烈(Michel André)在西班牙负责管理一个监测海洋噪音的项目。相关数据会提供予政策制定者,旨在减少噪音对海洋生物的影响。

摄影:JOSEP MARIA ROVIROSA

海洋其实并非想象般宁静。来自生物、风暴和地震的自然噪音,加上数以千艘的船只以及水底钻探和挖泥所发出的声响,一点也不安谧。对于鲸鱼、海豚等使用声音导航的动物,嘈杂声响会削弱它们的能力,并可能导致长期的生理影响。

生物声学家兼劳力士大奖得主米歇尔・安德烈主力研究航道、繁忙港口和偏远地区的海洋声音。他说:“数十年来,我们一直知道人类活动产生的噪音对整条食物链的影响。”

安德烈的目标并非要消除噪音,而是设法减低噪音的祸害。其团队研发出名为LIDO(Listen to the Deep-Ocean Environment,倾听深海环境)的系统,在22个水底观测站收集声音数据,再将之与迁徙模式进行比较。船舶只需因应动物栖息的位置稍微改变航向,便足以带来改变。

深潜智利峡湾

养鱼和污染为智利巴塔哥尼亚(Patagonia)海域的动植物种构成威胁。

摄影:VRENI HÄUSSERMANN

智利巴塔哥尼亚拥有山脉、岛屿和峡湾环境,是世上最天然的地方之一。不过,生物学家芙芮妮・豪泽曼(Vreni Häussermann)在1997年开始研究海洋生态后发现,这个野生环境正经历一场可怕的转变。

在智利的峡湾中,珊瑚礁濒临灭绝边缘,水域被船只和垃圾玷染,人类更在此大量养殖鱼类。污染非常严重,导致生物大规模死亡。豪泽曼与其同事在2015年便发现337条鲸鱼死亡。

豪泽曼希望通过记录峡湾的水底生态,拯救这些海洋生物。这位劳力士大奖得主之前的研究仅下潜至水底100英尺,如今她正准备乘坐遥控潜艇,探索峡湾表面以下1,600英尺的世界。豪泽曼表示,这个项目的照片和影片将上传到Google地球和YouTube,藉以“向智利民众和决策者展示智利巴塔哥尼亚的美态”。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她希望这些图像有助推动该区成为受保护海域。她指出,首要一步是管制峡湾的进出,“因为我们不清楚如何以可持续的方式使用这片区域”。

与翻车鱼畅泳

蒂尔尼・蒂丝(Tierney Thys)在圣地亚哥附近海域与巨型翻车鱼合影。她说:“如你喜欢正在做的事情,便不会觉得这是工作。”

摄影:MIKE JOHNSON

蒂尔尼・蒂丝自小在加州长大,热爱海洋。如今,这位海洋生物学家经常在加拉帕戈斯(Galápagos)海岸附近研究巨型翻车鱼,为保护该区的大型动物出一分力。

在水底探索过程中,她发现翻车鱼在其中一个海湾“全年居住”,并在水深约260英尺处构建了一个“清洁站”,让小鱼清除它们的寄生虫。

蒂丝亦透过其他项目培训多名从事海洋生物遥测研究的厄瓜多尔女科学家,运用超声波设备检测并记录鲸鲨和海龟等海洋生物的活动。科学界男女比例不一,她就此表示:“培育女科学家尤其重要。我们需要更多的女性榜样,向年轻女孩展示科学家是个有趣、重要、创新,且能解决问题和维持生活的职业。”

提升大众意识的遥控装置

大卫・朗(David Lang)希望通过加州蒙特雷和其他地区的无人机,协助陆地居民进一步了解海洋生态。

摄影:PATRICK WEBSTER,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国家地理新晋探索者大卫・朗说:“我们尝试促进公民科学家在保护海洋方面发挥更大的影响力。”为此,他为各人提供一种有效工具,那就是遥控装置。

大卫・朗是OpenROV的联合创办人,利用遥控运载工具推动深海探索项目。明年,此公司将会支持公民科学家、保育组织和教室,为指定项目提供无人机。

每架无人机也有特定任务,譬如是监测加州海岸对开的海洋物种变化,以及查找地中海的沉船和其他古迹。

水底遥控装置将有助陆地生活的人类探索海洋,并深入了解需要保护的事物及其背后原因。

追踪海龟

将数百磅的海龟从水中吊起并放到船上,绝非易事。但这正是海洋保育生物学家玛丽安娜・富恩特斯的工作,以助拯救这种濒危的爬行动物。

海龟在世界各地的温带水域生活。巴哈马是富恩特斯目前的工作重点,当地政府已承诺将国内20%的海洋划为保护区。

海龟并非富恩特斯的“初恋”。她说:“起初我的目标是蝠魟。”她忆述自己曾近距离接触一条误以为她是食物的蝠魟。及后于家乡巴西实习期间,寿命长达一个世纪的海龟深深吸引富恩特斯。她表示:“它们是幸存者,让我更想保护它们。”

守护鲸鱼

阿莎・德・沃斯施展超人的行动力。回想研究之初,斯里兰卡的蓝鲸保育工作可谓绝无仅有。今天,她的影片和活动吸引成千上万的追随者,当中更包括政府。

德・沃斯在2003年开始登上渔船和研究船。她发现鲸鱼未有迁移至粮食丰富的地区,部分则在航道上被船撞伤。

德・沃斯是首位取得海洋哺乳动物研究博士学位的斯里兰卡人,因而引起媒体对相关议题的关注,并促使政府介入。她今年创立了Oceanswell,成为斯里兰卡首个专注于海洋保育研究和教育的组织。

自“游”自在

格蕾丝・扬曾于海底生活,在水深66英尺的佛罗里达群岛(Florida Keys)研究中心度过15天。鹞鲼在她的窗前游过,石斑鱼更与她有眼睛接触。她形容,海底观察员有点像太空人,在陌生世界生活。

格蕾丝・扬是国家地理新晋探索者,主力研究珊瑚礁的地点、生长方式及其现况。观赏健康珊瑚礁有如俯瞰一座小城市。鱼儿各有居所,附近遍布食物,在狭窄空间中生活的生物体型小至一毫米,又或长达一米。了解海洋生物的活动模式是保育珊瑚礁的关键。

格蕾丝・扬潜入正在研究的生态系统,但要真正破解珊瑚礁的奥秘,近距离观看并不足够。因此,她着手设计水底录像系统,检测肉眼无法识别的数值,如营养流量、水温和声音动态。她说:“许多海洋动物依靠耳朵而非眼睛感测。我们亦希望从这个角度了解珊瑚礁。”

本内容由国家地理与劳力士合力制作,旨在推动探险和保育工作。双方共同支持目光远大的探险家,为保护地球奇观寻找真正解决方案。

保护地球,恒动不息

环境

探索

分享此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