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探險的合作計劃

發布日期: 2017年12月clock閱讀需時: 3m40s
scroll-down

勞力士和國家地理攜手鼓勵並協助新一代探險家。

20世紀的兩大探險壯舉:一是艾德蒙・希拉里(Edmund Hillary)和丹星・諾基(Tenzing Norgay,上圖,左至右)首登珠穆朗瑪峰,圖為二人登山時的情景;二是發現北極。

攝影:ALFRED GREGORY, 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 (WITH IBG)

羅伯特・皮里(Robert Peary)在日記寫道:「終於到達北極!」這引證1909年由國家地理學會(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贊助的探險隊成功發現北極。

1953年5月29日,艾德蒙・希拉里和丹星・諾基成為登上珠穆朗瑪峰的先驅,二人所屬的探險隊由勞力士贊助並提供裝備。

國家地理和勞力士共有超過200年的經驗,支持不同的探險活動和探險者。雙方現正建立獨特的合作關係,延續非凡傳統。

一如20世紀的方針,勞力士和國家地理將繼續支持一眾先驅探索未知領域。通過這次合作,雙方將會實踐更遠大的使命。除了探索地球奇觀,亦會致力加強大眾的科學知識,從而令他們萌起保育的決心。

是次合作旨在支持地球三大領域(海洋、極地及山脈)的保育和探險工作。勞力士和國家地理將會在各個領域

促成並參與由非凡科學家和業界故事家帶領的探險項目;

提供研究支援,尋求科學突破、嶄新技術和創新解決方案;

舉辦峰會和活動,為公眾提供資訊和教育。

海洋工作現正展開。我們在nationalgeographic.com刊登與合作項目相關的新內容,包括海洋攝影、文章、圖像和參考資料。網站將定期更新報道,並通過社交媒體頻道與大眾分享。日後或會提供影片、虛擬實景體驗、電視節目、電影等。

雙方長久以來均與海洋探險的領軍人物保持聯繫。其中包括自1970年便與勞力士合作的海洋學家絲維雅・艾爾(Sylvia Earle);於1960年以深海潛艇到達海洋最深處的海洋學家唐・威路士(Don Walsh);於2012年操作單人潛水器前往同一歷史海洋深處的電影製作人占士・金馬倫(James Cameron),以及於2017年獲頒授勞力士國家地理學會年度探險家獎的水底攝影師白賴仁・史基利(Brian Skerry)。

勞力士和國家地理攜手鼓勵並協助新一代探險家。雙方的熱情壯志亦可從每名深海探險家身上一一體現。我們很高興能夠分享他們的故事。──眾編輯

20,000里格的深海

二月某日,陽光昏暗,傑斯蘭・巴托(Ghislain Bardout)在格陵蘭岸對開的海冰上,與兒子羅賓(Robin)和愛犬卡也克(Kayak)玩耍。

攝影:P: LUCAS SANTUCCI, UTP/ZEPPELIN

傑斯蘭・巴托與妻子阿曼妞・皮維爾-巴托(Emmanuelle Périé-Bardout)曾在勞力士的支持下遠赴北極冰蓋底部探索。如今,他們正進行為期三年的任務,從北極一直邁向南極海岸,跨越每個緯度。在長達50,000英里的旅程中,他們將潛入地球最偏遠的水域,到達人類極少涉足的深海。

二人及其團隊計劃探索海洋「暮色地帶」(twilight zone)的生態系統,這片領域終年如夜,深不見光。他們亦在建造深海「密封艙」,讓潛水員可在水底停留數天。

各人今年的最後一站是阿拉斯加,並在此停泊度過寒冬;三月時他們將再度啟程,前往波利尼西亞(Polynesia)。同行還有他們分別五歲和一歲的兒子。

為瀕危鯊魚護航

謝西卡・克拉姆曾於聖地牙哥的藥物實驗室工作,這裡與庫克群島(Cook Islands)距離遙遠。為了實際應用自己的培訓成果,她毅然放棄職位,投身保育鯊魚的行列。她對海洋議題感到興趣,正是由鯊魚而起。

雅克・庫斯托(Jacques Cousteau)是克拉姆的兒時偶像。她其後移居至南太平洋庫克群島的拉羅湯加島(Rarotonga Island),成功在整個庫克群島禁止進行商業鯊魚貿易,並把772,204平方英里水域定為鯊魚保護區。

此後,克拉姆成立了名為Sharks Pacific的研究、推廣和倡導組織。在電腦輔助下,她以衛星追蹤戴上相應裝置的鯊魚及其遷徙活動,從而制定最合適的政策,保護受威脅的物種。她說:「我希望在鯊魚、魚類和人類之間找尋平衡點,因為人類是生態系統的一部分。」在此聯繫下,她計劃繼續「讓海洋回歸主流」。

海中巨獸的標記

畢・諾文(Brad Norman)在澳洲寧格魯海洋公園(Ningaloo Marine Park)研究鯨鯊。鯨鯊可長達60呎,其生性溫和,故有「溫馴巨獸」之稱。

攝影:KURT AMSLER, ROLEX AWARDS FOR ENTERPRISE

鯨鯊是海洋中最神秘的動物之一,但澳洲海洋生物學家畢・諾文在過去25年逐步揭開鯨鯊的奧秘。

每條鯨鯊也有類似星座的圖案,就如人類指紋般獨一無二。諾文就此協助專家把天文系統重新調整為搜尋工具,透過掃描照片識別每條鯊魚,成為大規模追蹤和保育項目的重要知識基礎。

他還召集了包括孩童在內的公民科學家團隊。他指能夠鼓勵他人「協力拯救海洋中最大型的魚類及其棲身的自然環境,是一大樂事和榮幸」。

榮獲勞力士雄才偉略大獎的諾文致力把鯨鯊加入瀕危物種之列,現更嘗試解開鯨鯊活動的重要謎團:「我們正策劃一個遠大計劃,盼能揭開奧秘,一睹鯨鯊的繁殖地。」密切留意最新發展。

以同理心看待動物

海洋生物學家大衛・格魯伯(David Gruber)在加勒比海開曼群島對開的小開曼島(Little Cayman)潛水。

攝影:JIM HELLEMN

海洋生物學家大衛・格魯伯表示:「我嘗試通過海洋生物的雙眼看待海洋。」正是此追根究底的精神,驅使這位國家地理新晉探索者在水底裝置相機,模擬海龜的視點。格魯伯及其團隊於2015年開始製作相機,此前他於所羅門群島首度發現生物螢光玳瑁海龜。

格魯伯亦協助研製一種主要由矽橡膠製成的工具,他稱之為「柔軟機械手」。其「手指」可抓緊物件亦可屈曲,從而收集和研究精細的海珊瑚樣本,而不構成損壞。他希望開發其他柔軟機械人,用以進一步研究水母。

在未來數月,紐約市「國家地理海洋奧秘」(National Geographic Ocean Odyssey)展覽的訪客將有機會觀賞格魯伯的新作,主題包括南太平洋的燈眼魚及其交流方式。他表示整個項目的遠大目標,正是「透過探索提升大眾的同理心」。

海洋科學的民主進程

沙・斯比(Shah Selbe,左)和助手亞倫・格蘭姆斯(Aaron Grimes)利用帶有攝錄鏡頭的氣球,繪製加州的海岸線。

攝影:SHAH SELBE

沙・斯比表示:「這是保育技術史上最振奮人心的時刻。」去年,這位前火箭科學家創立了Conservify實驗室,以衛星數據、傳感器、無人機、應用程式等開源技術,為公民科學家提供更多資訊。

此公司現正在製造低成本的GPS追蹤器,可藏於鯊魚鰭之間,用以追蹤非法交易活動。另一項目是研發無人機上的遠程系統,監察海洋保護區。

斯比指實驗室最近生產了一款無人機,能夠「記錄附近範圍的實時聲像,就如蝙蝠一樣,更可在洞穴等狹窄的空間飛行」。這並非火箭科學,但同樣令人印象深刻。

深海聲音檢測

米歇爾・安德烈(Michel André)在西班牙負責管理一個監測海洋噪音的項目。相關數據會提供予政策制定者,旨在減少噪音對海洋生物的影響。

攝影:JOSEP MARIA ROVIROSA

海洋其實並非想像般寧靜。來自生物、風暴和地震的自然噪音,加上數以千艘的船隻以及水底鑽探和挖泥所發出的聲響,一點也不安謐。對於鯨魚、海豚等使用聲音導航的動物,嘈雜聲響會削弱牠們的能力,並可能導致長期的生理影響。

生物聲學家兼勞力士大獎得主米歇爾・安德烈主力研究航道、繁忙港口和偏遠地區的海洋聲音。他說:「數十年來,我們一直知道人類活動產生的噪音對整條食物鏈的影響。」

安德烈的目標並非要消除噪音,而是設法減低噪音的禍害。其團隊研發出名為LIDO(Listen to the Deep-Ocean Environment,傾聽深海環境)的系統,在22個水底觀測站收集聲音數據,再將之與遷徙模式進行比較。船隻只需因應動物棲息的位置稍微改變航向,便足以帶來改變。

深潛智利峽灣

養魚和污染為智利巴塔哥尼亞(Patagonia)海域的動植物種構成威脅。

攝影:VRENI HÄUSSERMANN

智利巴塔哥尼亞擁有山脈、島嶼和峽灣環境,是世上最天然的地方之一。不過,生物學家雲妮・豪澤曼(Vreni Häussermann)在1997年開始研究海洋生態後發現,這個野生環境正經歷一場可怕的轉變。

在智利的峽灣中,珊瑚礁瀕臨滅絕邊緣,水域被船隻和垃圾玷染,人類更在此大量養殖魚類。污染非常嚴重,導致生物大規模死亡。豪澤曼與其同事在2015年便發現337條鯨魚死亡。

豪澤曼希望通過記錄峽灣的水底生態,拯救這些海洋生物。這位勞力士大獎得主之前的研究僅下潛至水底100呎,如今她正準備乘坐遙控潛艇,探索峽灣表面以下1,600呎的世界。豪澤曼表示,這個項目的照片和影片將上傳到Google地球和YouTube,藉以「向智利民眾和決策者展示智利巴塔哥尼亞的美態」。

亡羊補牢,為時未晚──她希望這些圖像有助推動該區成為受保護海域。她指出,首要一步是管制峽灣的進出,「因為我們不清楚如何以可持續的方式使用這片區域」。

與翻車魚暢泳

蒂爾尼・蒂絲(Tierney Thys)在聖地牙哥附近海域與巨型翻車魚合影。她說:「如你喜歡所做的事情,便不會覺得這是工作。」

攝影:MIKE JOHNSON

蒂爾尼・蒂絲自小在加州長大,熱愛海洋。如今,這位海洋生物學家經常在加拉帕戈斯(Galápagos)海岸附近研究巨型翻車魚,為保護該區的大型動物出一分力。

在水底探索過程中,她發現翻車魚在其中一個海灣「全年居住」,並在水深約260呎處構建了一個「清潔站」,讓小魚清除牠們的寄生蟲。

蒂絲亦透過其他項目培訓多名從事海洋生物遙測研究的厄瓜多爾女科學家,運用超聲波設備檢測並記錄鯨鯊和海龜等海洋生物的活動。科學界男女比例不一,她就此表示:「培育女科學家尤其重要。我們需要更多的女性榜樣,向年輕女孩展示科學家是個有趣、重要、創新,且能解決問題和維持生活的職業。」

提升大眾意識的遙控裝置

大衛・朗(David Lang)希望通過加州蒙特雷和其他地區的無人機,協助陸地居民進一步了解海洋生態。

攝影:PATRICK WEBSTER,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國家地理新晉探索者大衛・朗說:「我們嘗試促進公民科學家在保護海洋方面發揮更大的影響力。」為此,他為各人提供一種有效工具,那就是遙控裝置。

大衛・朗是OpenROV的聯合創辦人,利用遙控運載工具推動深海探索項目。明年,此公司將會支持公民科學家、保育組織和教室,為指定項目提供無人機。

每架無人機也有特定任務,譬如是監測加州海岸對開的海洋物種變化,以及查找地中海的沉船和其他古蹟。

水底遙控裝置將有助陸地生活的人類探索海洋,並深入了解需要保護的事物及其背後原因。

追蹤海龜

將數百磅的海龜從水中吊起並放到船上,絕非易事。但這正是海洋保育生物學家瑪麗安娜・富恩特斯的工作,以助拯救這種瀕危的爬行動物。

海龜在世界各地的溫帶水域生活。巴哈馬是富恩特斯目前的工作重點,當地政府已承諾將國內20%的海洋劃為保護區。

海龜並非富恩特斯的「初戀」。她說:「起初我的目標是蝠魟。」她憶述自己曾近距離接觸一條誤以為她是食物的蝠魟。及後於家鄉巴西實習期間,壽命長達一個世紀的海龜深深吸引富恩特斯。她表示:「牠們是倖存者,讓我更想保護牠們。」

守護鯨魚

阿莎・德・沃斯施展超人的行動力。回想研究之初,斯里蘭卡的藍鯨保育工作可謂絕無僅有。今天,她的影片和活動吸引成千上萬的追隨者,當中更包括政府。

德・沃斯在2003年開始登上漁船和研究船。她發現鯨魚未有遷移至糧食豐富的地區,部分則在航道上被船撞傷。

德・沃斯是首位取得海洋哺乳動物研究博士學位的斯里蘭卡人,因而引起媒體對相關議題的關注,並促使政府介入。她今年創立了Oceanswell,成為斯里蘭卡首個專注於海洋保育研究和教育的組織。

自「游」自在

格蕾絲・揚曾於海底生活,在水深66呎的佛羅里達群島(Florida Keys)研究中心度過15天。鷂鱝在她的窗前游過,石斑魚更與她有眼睛接觸。她形容,海底觀察員有點像太空人,在陌生世界生活。

格蕾絲・揚是國家地理新晉探索者,主力研究珊瑚礁的地點、生長方式及其現況。觀賞健康珊瑚礁有如俯瞰一座小城市。魚兒各有居所,附近遍布食物,在狹窄空間中生活的生物體型小至一毫米,又或長達一米。了解海洋生物的活動模式是保育珊瑚礁的關鍵。

格蕾絲・揚潛入正在研究的生態系統,但要真正破解珊瑚礁的奧秘,近距離觀看並不足夠。因此,她著手設計水底錄像系統,檢測肉眼無法識別的數值,如營養流量、水溫和聲音動態。她說:「許多海洋動物依靠耳朵而非眼睛感測。我們亦希望從這個角度了解珊瑚礁。」

本內容由國家地理與勞力士合力製作,旨在推動探險和保育工作。雙方共同支持目光遠大的探險家,為保護地球奇觀尋找真正解決方案。

保護地球,恒動不息

環境

探索

分享此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