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拉斯的動感大樓

發布日期: 2017年9月icon-clock閱讀需時: 1m25s
icon-scroll-down

勞力士堅持原創設計、不斷創新與精益求精的精神,延伸至品牌在全球各地的辦公大樓。由日本建築師隈研吾設計的一座外形「扭曲」的辦公大樓在達拉斯拔地而起。

撰文:志・摩力克(Jay Merrick)

著名日本建築師隈研吾(Kengo Kuma)在德克薩斯州達拉斯市設計的一棟勞力士辦公大樓成為該市建築領域的新標準。隈研吾精於在建築物、周邊環境和自然之間以富於原創的手法建立關聯,因而蜚聲國際。他還獲選為2020年東京奧運會主場館新國立競技場的總設計師。

新辦公大樓位於1984年在夏活區(Harwood District)落成的勞力士原辦公大樓附近,後者是第一座建造於達拉斯市郊的辦公大樓。隈研吾解釋說:「設計以大地與建築物融為一體為主題。一般來說,辦公大廈如同一座座獨立的豐碑,與周圍的土地之間涇渭分明。所以,我想到從周圍的景觀著手,用一層低矮的日式城牆將建築物和地面連接起來。扭曲的建築外形則展現出從地面到建築的一種自下而上、源源不絕的動感,以呈現建築物生機盎然的形態。」

建築結構自下而上逐層扭轉,因而營造出一種打破城市網狀格局的視覺效果。從建築物裡面向外眺望,尤其是在較高的樓層,可以從非同尋常的視角觀看達拉斯的遠景。與完全朝向對面的建築物相反,扭轉的設計帶來更加廣闊的視野,讓目光穿過十字街口,眺望更遠處的城市風光。勞力士大樓打破了周圍街道及建築物的直角格調,驅車或徒步經過此地的人也會體驗到同樣不尋常的景象。

隈研吾,日本建築師

在建造自用建築物時,勞力士一向秉承與製錶相同的創新理念,顯然,達拉斯塔也不例外。勇於創新和與環境完美交融的設計是隈研吾作品的典型特色。他設計的首棟建築物建造於1988年,是一棟位於伊豆市的小澡堂,採用不規則外形,以鋼筋、竹子和混凝土為原材料搭建。



從那時起,隈研吾將自然光、空間和經過巧妙調整的表面用於建築物的設計,他稱這種方法為「分解和解構」。直到今天,他的風格依然在建築設計領域獨樹一幟。他的建築設計曾在過去五屆威尼斯國際建築展中作專題展覽。隈研吾的設計風格成就了多座多姿多彩的建築物,例如位於東京的淺草文化觀光中心(Asakusa Culture Tourism Centre),造型看上去就像是將八種房屋堆疊在一起;情報學環學術研究館(Daiwa Ubiquitous Computing Research Building),外牆覆蓋一層長短不一、蜿蜒曲折的杉木牆面板;位於東京的塑料之屋(Plastic House),牆身厚4毫米,以纖維增強塑料建造而成,質地類似於米紙或竹子;三得利美術館(Suntory Museum of Art),外部採用豎直陶瓷百葉窗板,令人聯想起古老的「無雙格子」門窗。

勞力士大樓內部以一種不同方式重現了外牆的精緻分層設計。

傳統日式建築元素也是勞力士達拉斯新辦公大樓的設計基石。這棟大樓將成為勞力士銷售及服務中心的新址。大樓基底圍繞著低矮的石牆,此石牆借鑒自日本江戶時代的護城石垣牆。不過,對這座位於達拉斯的大樓來說,石垣牆的作用似乎更側重於建立而並非阻斷建築物與城市之間的連接。七層大樓從夏利軒斯大道(Harry Hines Boulevard)與穆迪街(Moody Street)拐角處的加高地基建起,看起來就像一疊稍顯扭曲的紙牌。

隈研吾堅持將自然融入建築之中,他的這一設計原則得到了勞力士的支持。勞力士一向以保護自然為己任,亦致力把自然環境引入達拉斯市中心的繁忙街道。第三代景觀設計師內山貞文(Sadafumi Uchiyama)為大樓增添「綠意」,為每層樓板凸出的邊緣佈滿植物,天台的露天兩層活動空間以及地面周圍亦設有花園。活動空間鬱鬱蔥蔥,地面周圍則建有瀑布和小水池。

在設計上參考傳統日式建築也是隈研吾作品的典型特色。他特別熱衷於模糊室內與室外的分界線。他煞費苦心地在建築內創造出交界空間和陽台,也就是「緣側」(檐廊)。隈研吾表示:「在日本傳統民居中,建築物與外部的交界空間至關重要,其功能非常多元。這也不失為一個應對達拉斯炎熱夏季的好方法。」

隈研吾將勞力士大樓的形與面解體,技藝精湛,巧奪天工。每一塊升起的地板皆以三塊為一組的遮陽板從外面遮擋。「我們想給人留下一種輕快的印象,所以將薄鋁板作為遮陽板使用,底部蝕刻了類似木紋的圖案。邊緣製作非常精確,尖銳的邊緣要盡可能纖薄,因為邊緣是我們整個設計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達拉斯的陽光非常猛烈,所以我們將遮陽板深度定為400毫米。綠色露台亦可以吸收一部分反射至大樓的陽光。」

在這棟大樓內部,木材的運用方式格外引人注目,稱得上達拉斯最獨具匠心的室內設計。例如董事局會議室的牆壁和天花板都鋪了一行行凸起的木板;員工休息室天花板上的木板層層重疊;底層接待區擺放著與江戶時代日本武士有關的手工藝品,牆壁以木板條製作而成。隈研吾說道:「這些空隙用來提升輕盈感。我們想避免沉實的感覺,這非常重要。」因此,勞力士大樓內部以一種不同方式重現了外牆的精緻分層設計。它的每一部分都體現了隈研吾對空間、形態、表面及自然別具一格的生動演繹。

瀏覽所有項目

文化流傳

藝術

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