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克・胡辛與馬古斯・吉爾摩藉敲擊樂連繫兩地

發布日期: 2020年1月icon-clock閱讀需時: 1m30s
icon-scroll-down

印度塔布拉鼓大師薩克・胡辛(Zakir Hussain)迅速注意到美國鼓手門生馬古斯・吉爾摩(Marcus Gilmore)的才華。指導年結束時,吉爾摩憑藉導師對他的肯定,成功達成目標,撰寫了第一份管弦樂曲作品。期間,胡辛更教導吉爾摩印度音樂家喜愛樂器之心。

撰文: 莎拉・克朗普頓(Sarah Crompton) 2020年1月
  • 薩克・胡辛
    導師
  • 馬古斯・吉爾摩
    門生

馬古斯・吉爾摩的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導師是薩克・胡辛,談起這位傳奇鼓手,吉爾摩說:「他是我心目中的智者。他真的很像尤達(Yoda)。我對他的高超音樂造詣,乃至他的為人同樣尊重。他目光遠大,專心致志,一如不少睿智之士,無需多言便可一抒己見。他虛心聆聽,從不多發一言。」

這位33歲的紐約鼓手邊笑邊把胡辛比喻為《星球大戰》的大眼導師,但毫無疑問,身兼作曲家、音樂製作人及印度塔布拉鼓大師的胡辛,為二人的關係注入非凡特質。有一次,胡辛在印度與吉爾摩聚首,並一同到訪其出生地──孟買郊區。「在印度,我們對所演奏的樂器可謂十分崇拜;我認為西方社會已經或可能遺忘了一件事,就是藝術家與其樂器之間的關係。還有對這種關係的尊敬。我希望他回到發源地,看清一切。」

導師與門生亦連繫著相同特質。「在印度,大師都不會主動教導,而是由學生擷取知識。當學生啟發大師,並引發大師有意分享學問,便會發生這種情況。反之,大師會突然意識到這是傳播知識的方式。

「這正是我從馬古斯身上學到的東西。要和像他一樣的人交談,我必須學習他的語言、詞彙。我獲益良多。」 吉爾摩同樣覺得二人的相遇為他帶來根本轉變。「每次在他身邊,他也成為我的榜樣。我一直觀察他的一舉一動。正如詹姆斯・鮑德溫(James Baldwin)所言,孩子總不願聽大人的話,但他們會模仿。坐而言不如起而行。薩克尊重自己,也尊重他人。他既敏銳又有耐性。我從他散播力量的方式中得著甚豐。」

他們合作的項目包括在音樂會上共同演出,吉爾摩亦會抽空參與胡辛在孟買和加州舉辦的塔布拉鼓年度工作坊;此外,他曾觀察胡辛為三藩市阿隆佐・金舞蹈團(Alonzo King Lines Ballet)和克羅諾斯四重奏(Kronos Quartet)配樂,了解其作曲家的工作。不過,二人的關係還是集中於吉爾摩譜寫的作品,此作將於2020年2月在開普敦舉行的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週末上首度公演。

薩克尊重自己,也尊重他人。他既敏銳又有耐性。我從他散播力量的方式中得著甚豐。

馬古斯・吉爾摩,2018至2019年度音樂門生

這是他首次為古典樂團創作,匯聚鼓手和爵士樂手。當我們在紐約迪梅納中心(DiMenna Center)的排練室碰面時,吉爾摩第一次聽到美國作曲家樂團(American Composers Orchestra)的現場演奏。而到場前一晚,胡辛剛在波士頓獲柏克萊音樂學院(Berklee College of Music)頒發榮譽學位。不論吉爾摩在指揮現場、提問還是調校聲響,他都滿懷興趣地從旁觀看。

他說:「我欣賞他在溝通和互動能力上展現極大信心。回望過去兩年,這是個重大變化。為樂團作曲殊不簡單,若他現在已能勝任,他的前途可謂無可限量。」 吉爾摩補充:「對我來說,這是個非常重要的學習經歷。」

打從一開始,吉爾摩便告訴胡辛他想創作更多曲目,為積・哥利亞(Chick Corea)等藝術家伴奏,並成為出色的爵士樂獨奏者,令其事業再下一城。「我常在不同的環境下演奏,當中往往滲透自然而生的創作。但我希望編寫完整的音樂;我的腦海裡浮現各種想法,我要付諸實現。身為藝術家,我自覺要釋出一部分,再加以發展。打鼓只是其中一個元素。我深信潛力無限。」

胡辛是經驗豐富的作曲家,能為吉爾摩提供具體建議。「我引領他走過初期創作音樂的道路。我會唱出一個節奏,然後問他我會如何將之化為旋律。下一步便是決定樂團使用的樂器。我協助他把句子和段落節奏的語法,轉化成句子和段落的旋律,因為兩者並不完全對應。」

吉爾摩續指:「薩克確實助我解決了特定問題。他更助我看清大場景。記得數個月前,我手執所有草稿,但卻不知該從何入手,有何保留,有何省略。我向他演奏,他會給予一些評語,譬如是『聽起來很相似』或『聽起來不錯,但還是先嘗試尋找清晰、簡單的旋律,再加以建立』。」

在這些技術知識以外,當中也隱含點點鼓勵和支持。胡辛指:「我認為每個演奏旋律的人也能作曲。這只是心理問題,形成窒礙他們嘗試的心態。」 吉爾摩明白這種感覺。「我知道鼓手有很多負面的定型觀念。但這都是故意的無知。鼓是第一種樂器,故此不難看到其潛力。鼓動好比心跳。」

這股對鼓擊旋律潛力的信念,促成二人的合作。塔布拉鼓的演奏模式複雜分散,與旋律的關係則很明顯;而西方音樂界往往只視之為敲擊樂,吉爾摩身為知名鼓手羅伊・海恩斯(Roy Haynes)的孫兒,對此趨勢不敢苟同。胡辛說:「他獨一無二。他與鼓的聯繫十分深厚,猶如雙手和鼓棍與樂器融為一體。這使他可透過鼓聲發言。實是一種恩賜。」

他的角色是令吉爾摩對自身才能產生信心。「我嘗試告訴他的一件事,就是別被嚇怕。只要有信心,便不怕丟臉。成功不過是失敗的第一步。一旦受挫,也就是上了第一課,提醒自己別重犯同一錯誤。明白這點,便可在世途前行。」

對吉爾摩和胡辛以及其他門生和導師而言,雙方的聯繫由專業層面發展成家人一樣。胡辛說他們現已成為摯友,「在日後的共演將多不勝數」。二人都覺得自己從對方身上汲取不少知識。胡辛稱:「我好像進行了更新。我的軟件年代久遠,如今從馬古斯看待事物的方式中,我得出一些新鮮的想法、意念及旋律。」

吉爾摩認為,共享知識彌足珍貴。他微笑道:「我對整個領域、行業以及藝術家的身份皆有更深刻的體會。不過,儘管他向我傳達豐富知識,但他也說最重要的是適合自己。」

「像薩克般出類拔萃的導師,決不會說:『這是成事的唯一方法。』 而是嘗試提供不同工具。這是我的得著。這對你又有何意義? 最終,你還是要獨自行事,因此必須看通看透。此乃精髓所在。」

莎拉・克朗普頓是英國一位備受推祟的作家和廣播員,涉獵各個文化與藝術領域。她的作品在《衛報》(The Guardian)、《星期日泰晤士報》(The Sunday Times)、《泰晤士報》(The Times)及《觀察家報》(The Observer)等刊登。

計劃

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

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