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久支持探险活动

劳力士与探险

劳力士历史与探险历程相映成辉,共同见证了上个世纪部分重大探险。
蚝式腕表曾登上世界最高峰,也曾潜入海底最深处,一代又一代勇于开拓的探险家见证了蚝式腕表在严酷条件下的精准可靠。

探险的特质决定了它风险极高,考验人的耐力与意志力。我们的目标是到达更远、更高、更深处,深入地球上最险峻的地方,探索人类的核心本源。劳力士腕表参与了众多未知之域的伟大探险活动。约翰・亨特爵士(Sir John Hunt)领导的大获成功的珠峰探险活动只是其中之一。

一个多世纪以来,劳力士一直深度参与探险活动,见证了它们从纯粹探索发现到致力于号召人们关注保护地球的转变。劳力士欣然迎接全新探险方向,增加了与探险家、机构及组织的合作,致力于推广探险、保护环境以及培养下一代探险家。

蚝式腕表

劳力士参与探险的故事始于品牌创始人汉斯・威尔斯多夫(Hans Wilsdorf)研发的全球首款防水腕表。1926年,蚝式腕表的推出从根本上改变了腕表概念。蚝式腕表并非脆弱纤巧的配饰,而是真正的工具,十分坚固,足以经受住严酷且潮湿的条件并依然保持精准。

为证明蚝式腕表的防水性,汉斯・威尔斯多夫于1927年给一名年轻的英国女士梅赛迪丝・吉莉斯(Mercedes Gleitze)提供了一只劳力士蚝式腕表,她戴着这只腕表横渡英吉利海峡,完成历史性创举。浸在水中十多小时后,腕表依然走时如常,蚝式腕表由此成为探险家的必备腕表。

劳力士致力于创新并希望研发出能够满足特定需求的腕表,于是开始为登山和潜水探险配备蚝式腕表。劳力士根据真实探险获得的反馈进行研发,最终推出专业腕表系列:蚝式恒动型表款,如探险家型、探险家型 II、宇宙计型迪通拿、潜航者型及海使型。

  • 1926年

    全球首款防水腕表劳力士蚝式腕表──枕形表壳为其特色。

  • 1940年代

    喜马拉雅探险队佩戴的同款蚝式恒动型。

  • 1950年代初

    蚝式恒动型探险腕表。

1933年,休斯顿远征珠峰探险队(Houston-Everest Expedition)佩戴劳力士蚝式腕表首度登上珠峰海拔10,000多米(33,000英尺)处。探险队的组织者之一斯图尔特・布莱克中校(Lieutenant-Colonel Stewart Blacker)后来表示他对劳力士腕表感到十分满意:“很难想象有任何腕表能够承受住如此极端的自然环境。虽然环境严酷,但劳力士腕表走时如常,精准无比……完全没有出现任何细微故障。”

1953年 - 艾德蒙・希拉里爵士与丹增・诺吉。

同年,劳力士为英国珠峰远征探险队提供腕表。此探险队由休・拉特利奇(Hugh Ruttledge)领导,合共16人。他们登上了海拔约8,580米(28,150英尺)处,但由于环境恶化而不得不折返。之后的二十年间,珠峰仍然是登山界的终极挑战,直至艾德蒙・希拉里爵士和丹增・诺吉成功登顶。希拉里爵士用冰斧凿开了登顶的最后几步,5月29日上午11:30,他们以胜利者的姿态登上珠峰峰顶,并在上面停留了令人难忘的15分钟,希拉里爵士在这段时间内思考了未来。“站在珠峰之巅,我的目光越过山谷眺望马卡鲁峰,并在脑海中构思出了一条攀登路径。我想,虽然我站在了世界之巅,但这里并非一切的终点,我还想接受其他有趣的挑战。”

这场探险考验的并非仅仅是登山队。约翰・亨特爵士后来报告了蚝式恒动型腕表的性能。谈及这款陪伴他们踏上这场历史性探险之旅的腕表时,他的热情赞许显而易见:“劳力士蚝式腕表,”他写道,“性能出众,我们已将劳力士蚝式腕表视为高山攀登的重要装备。”

劳力士蚝式腕表性能出众,我们已将劳力士蚝式腕表视为高山攀登的重要装备。

约翰・亨特爵士,珠峰探险队领队

探险家型

劳力士面临的挑战在于研发能够抵御极端气温的高海拔登山腕表。1953年,凭着攀登珠峰所积累的经验以及登山者的经验反馈,劳力士推出了探险家型腕表,以纪念人类首次成功登顶珠峰。之后,劳力士以加固表壳和更易读取的表盘进一步加强探险家型表款的性能,以满足极端条件的需求。自那时起,劳力士探险家型受益于劳力士腕表的各项科技创新,但其外观始终如一。

潜水时光

劳力士潜水腕表与探险家型同时期研发,并于1953年推出首款潜航者型。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劳力士开始参与新的探险活动,从登山扩展至潜水,潜至海洋最深处的马里亚纳海沟(Mariana Trench),其深度比珠峰的高度还要多出近2,000米。

雅克・皮卡德(Jacques Piccard)和当・沃尔什(Don Walsh)驾驶的里雅斯特号(Trieste)深海潜艇在西太平洋潜至马里亚纳海沟10,916米(35,800英尺)深处,潜水器外侧固定着实验型蚝式原型表Deep Sea Special,这只腕表经受住了人类无法承受的巨大压力。接下来的52年内,皮卡德和沃尔什一直都是唯一潜至海底最深处的潜水员,直至探险家兼电影制片人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于2012年刷新了深潜纪录。卡梅隆携带了一只Rolex Deepsea Challenge,是劳力士专为抵御该深度的巨大压力而定制的实验型腕表。此外,为了向之前的深潜致敬,卡梅隆的潜水器上还携带了实验型蚝式原型表Deep Sea Special。

探险必备

1971年,继探险家型腕表后,劳力士推出探险家型II,这款腕表配有日历显示、额外的24小时指针以及设有24小时刻度的固定外圈,让佩戴者能够判断昼夜时间。

这对在黑暗环境中的探险至关重要,比如洞穴深处,或一年中一半时间为极昼、一半时间为极夜的极地区域。探险家型 II成为了洞穴探险家、火山学家和极地探险家的首选表款。

艾德・维思特斯(Ed Viesturs)于1994年登顶珠峰。之后,他保持已有登山节奏,仅花费三天,于登顶珠峰之后的第七日成功登顶洛子峰。

这些探险家为人类对环境自然生态造成的影响表达密切关注。而他们的探险目的也从单纯冒险,转化为关注地球生态的脆弱。那些致力达追求非凡目标之士,均成就辉煌,留芳百世。

瑞士籍加拿大裔登山家让・蒂洛特(Jean Troillet)于1986年登上珠峰,并于1997年成为首个借助滑雪板从附近山峰登上珠峰北面的第一人。蒂洛特如今依然保持着珠峰北面登顶速度纪录,已成功登上10座海拔8,000米的山峰,且每次均以阿尔卑斯式登山,并未配备辅助氧气设备。美国登山家艾德・维思特斯(Ed Viesturs)被很多人视为当代最伟大的登山家之一,他登上过全球各地14座8,000米高的山峰,在2005年完成的“力登8000”项目中也未配备氧气补给设备。2006年,挪威探险家鲁那・珍德内斯(Rune Gjeldnes)成为首位且唯一一位独力成功滑雪跨越世界上三大冰原(即格陵兰、北冰洋及南极洲)的人士。他保持着“无补给最长途滑雪旅程”及“最长途滑雪旅程”两项纪录。

14 x 8,000 - 艾德・维思特斯(Ed Viesturs)在并未配备辅助氧气设备的情况下,登上了全球各地14座海拔超过8,000米(26,000英尺)高的山峰。

[我的腕表]刚刚通过它的首次严苛火山测试,在埃特纳火山(Mount Etna)极具侵略性的气体洗礼下依然丝毫无损,表现超卓。腕表依然运作完美,然而我其他队友的腕表便没有这般幸运了。

哈伦・塔兹耶夫

哈伦・塔兹耶夫

洞穴探险家
法国洞穴探险家兼火山学家哈伦・塔兹耶夫(Haroun Tazieff)外出进行实地考察会佩戴探险家型,因为对于记录火山爆发产生的气体与岩浆的温度变化,可靠的腕表至关重要。

为了进行研究,他必须近距离靠近正在爆发的火山,因此他会将腕表戴在隔热服的衣袖上方。在1972年致劳力士的一封信函中,他写道:“[我的腕表]刚刚通过它的首次严苛火山测试,在埃特纳火山(Mount Etna)极具侵略性的气体洗礼下依然丝毫无损,表现超卓。腕表依然运作完美,然而我其他队友的腕表便没有这般幸运了。”

朱利安・诺特爵士

热气球飞行家
英国热气球飞行家朱利安・诺特爵士(Sir Julian Nott)打破了79项世界热气球飞行纪录及96项英国热气球飞行纪录,包括于1980年乘坐热气球飞至高空16,804米(55,134英尺)处,刷新世界纪录。

飞至如此高的高度时,朱利安爵士必须与严寒冰冷的气候、缺氧和几近为零的大气压作斗争;前沿技术和先进无料至关重要。他的设备包括一只劳力士蚝式腕表,关于这只腕表,他说道:“这只腕表和其他设备一起接受了极其仔细的检查,撇开个人喜好,我一直坚信应该选择这款腕表。”朱利安爵士的另一创举是使用混合能源作为升空动力,将太阳能作为重要的热能来源。1981年,他驾驶一只以太阳能为动力的热气球横越英吉利海峡。

乔治・沙勒

保育专家
生于德国的美国保育专家乔治・沙勒(George Schaller)致力于防止环境破坏,他协助世界各地建立了20多个野生动物保护区。

1952年起,他花费了数十年的时间研究珍稀动物自然史,并为这些动物的生存而不懈努力。沙勒主导对全球濒危动物进行影响深远的研究,研究对象包括刚果民主共和国山地大猩猩、蒙古雪豹、中国大熊猫、喜马拉雅野生绵羊和野生山羊。为了他的研究工作,他进入了地球上各处人迹罕至的地区,他在展开重要探险时会随身佩戴一只劳力士腕表:“我的腕表必须绝对可靠,因为动物观察的记录在极为费力劳心的环境下进行,我的劳力士腕表从不会让我失望。”

田部井淳子

登山家
日本登山家田部井淳子(Junko Tabei)于1975年成为世界上第一位登上珠峰的女性,也是日本女子珠峰探险队(Japanese Women’s Everest Expedition)的联合领队。

她挑战了当时日本社会以及登山界对女性角色的认知:“无论别人怎么说,我内心始终坚定不移地想要登上珠峰。”但田部井淳子并未就此停下打破纪录的脚步。1992年,她完成了另一项创举,成为了第一位登上七大洲最高峰的女性。之后,她倡导保护高山环境,具有巨大影响力。2000年,她重返大学校园,攻读环境科学专业硕士学位,以量性方法研究人类垃圾对高山生态环境的影响。2001年,田部井淳子与艾德蒙・希拉里爵士分别以第一位登上世界最高峰的男性与女性的身份一同出现在劳力士广告中。

查德・李基

古人类学家
肯尼亚古人类学家兼保育专家理查德・李基(Richard Leakey)闻名全球,不仅因为他广泛的化石考古发掘发现揭示了人类进化历程,亦因他致力于倡导以负责任的方式管理东非环境而驰名国际。

李基和他的团队发掘出了400块人猿化石,发掘地点令库比福勒(Koobi Fora,位于肯尼亚北部)成为了全世界最丰富也最多元的史前人类化石遗存地。在他的考古发现中,1984年发现的图尔卡纳男孩(Turkana Boy)骨架尤为重要,是到目前为止发现的史前人类最完整的骨架之一。1989年,李基被委任为肯尼亚野生动物保育及管理部长,负责应对大象偷猎及其对肯尼亚野生动物的影响。“拯救野生动物不仅具有环境意义,更具有人文意义,”他在1991年劳力士的广告中说道。

俄林・卡其

极地探险家
32岁之前,挪威探险家俄林・卡其(Erling Kagge)就已两次单独驾船横渡大西洋;驾船航行至南极并成功返航;在无外界援助的情况下与伯格・奥斯兰(Børge Ousland)同行,成为了最先抵达北极的两人之一;也是在无外界支持的情况下独自抵达南极的第一人;他亦登上了珠峰。

他成为了史上首位实现“三极”(Three Extremes)挑战的人,三极指的是南北两极及世界最高峰。卡其的劳力士探险家型 II的背面刻着一行字:“North Pole, 1990, South Pole 1992-1993, Mt Everest 1994”(北极,1990;南极,1992-1993;珠峰,1994)。

雅伦・休伯特

自1983年,比利时极地探险家兼劳力士代言人雅伦・休伯特(Alain Hubert)参与多项登山和南北极探险活动,并屡次担任领队。

2002年,休伯特创立国际极地基金会(International Polar Foundation),支持极地科学家领导气候变化研究。2007至2008国际极地年(International Polar Year)期间,基金会筹款在南极洲建立一个全新国际研究站,此研究站将完全使用可再生能源。2007年北极之旅(Arctic Arc)堪为他毕生最艰巨的挑战:途经北极完成从西伯利亚到格陵兰的严峻路线,旨在研究气候变化的影响。休伯特展开探险旅程前,必定带备卫星电话、地图及劳力士探险家型 II。

保护地球,恒动不息

环境

探索

分享此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