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力士与国家地理保护海洋的两代精英

发布日期: 2018年7月clock阅读需时: 2 min 35 s
scroll-down

席薇亚・厄尔(Sylvia Earle)和谢西卡・克拉姆(Jessica Cramp)分享二人的灵感源泉,以及大众应如何携手创造更洁净、更蔚蓝的世界。

撰文:布赖恩・克拉克・霍华德(Brian Clark Howard)
 

席薇亚・厄尔是保育界的著名领袖,成就非凡,过去半世纪一直为海洋发声。年届八十的厄尔依然积极参与探索、教育和宣传工作,与世界各地的学童以至领导人会面。

艾尔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屡破探险纪录,更为她赢得“深海女王”(Her Deepness)的称号。她表示,尽管大众常常忽视海洋,但海洋对地球生态尤其重要。

同时担任劳力士代言人的厄尔指出:“海洋不仅只有鱼类,还牵涉到碳循环、气候和化学元素,影响地球的各种生命。”

厄尔接触全球数以百万计的人士,鼓励他们关注并进一步保育海洋。其中之一是国家地理探险家谢西卡・克拉姆。克拉姆自2011年在库克群岛生活和工作,研究鲨鱼和海洋生态系统,并进行相关的倡导工作。在其研究的推动下,群岛成为当时世界最大型的鲨鱼保护区。

国家地理与厄尔和克拉姆详谈二人的事业生涯,以及影响海洋和地球的重大议题。

两位是来自不同年代的女性海洋科学家,你们从彼此身上学到了甚么?

SE:我欣赏谢西卡的工作态度。她在岛上专心致志,捉紧每个时刻。

JC:我深受席薇亚的启发。全因她与其他人创造了条件,我才能顺利实践所想。相比席薇亚,我的工作来得更加轻易。

你们共同面对甚么挑战?

SE:男女能力平等的想法,现在更为世人接受,成功在望。

JC:即使在我居住的国家[库克群岛],距离真正平等仍有一段漫长的路。我最近在当地担任探险领队,部分居民却显得难以理解。他们一直望向团队中的男士寻求指引。他们会说:“等一下,她是领队?真的吗?她一定很特别。”他们还告诉我:“你为何不去学习草裙舞,把工作交给男士呢?”

SE:传媒常常问我有关头发和口红的问题。他们问我为何要带电吹风去探险。这并非为了头发,而是双耳。但我意识到,至少我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所以我会以此讲述海洋故事。

JC:一名记者最近告诉我,他并不认识像我这种模样的科学家。到底科学家看起来该怎么样?

JC:席薇亚,请问你的旅程从何而起?

SE:一切始于小时候我亲眼见证所居住的新泽西州林地,发展成为住宅区。12岁那年,我和家人迁到佛罗里达州,这里是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十分奇妙。我沉浸在大自然和大海之中。但日子久了,不少地方也变成房产。坦帕湾(Tampa Bay)更是迅速转变。因此我立志成为科学家。

我起初只想专注于科学,但媒体和公众影响却令我决定打破沉默。不久前,我便就重要议题向芝加哥市政府和国会作证。

谢西卡,你的工作大多围绕推动本土社区参与海洋保育。这有何重要?

JC:我是科学家,但我所做的科学活动均以政策为主导。与本土社区合作是我的工作核心。若果无法与社区同步,所有保育措施便会失去支柱,难以维持。

席薇亚,你的工作则横跨本地和国际层面。你又如何穿梭于如此广阔的范围?

SE:我们需要与本土社区合作,亦要与总统、部长、总裁等人合作。当然还有渔民,因为他们一直在水上工作,所知甚丰。渔民往往最先察觉问题,比如渔获失收。科学家有时也忽视了这些最相关的目击者。

身为科学家,我们的角色是向公众传达所知的事。大众一般希望拥有保护区,因为他们明白保育的重要。

你们也运用先进技术来保护海洋;这些技术的作用有多大?

SE:水肺装备等先进技术,让数以百万计的人现能进入深海。蕾切尔・卡森(Rachel Carson)一生只曾潜水一次。当时,她戴上铜制潜水头盔,在浑浊不清的水中沿着梯子向下走近10英尺。试想一下,如果她能像当下的业余爱好者般走进水底,情况会是如何?更遑论复杂工具如无人机、遥控潜水器、潜水艇以及监测站的辅助。

JC:你甚至曾居住在水底,是吗?

SC:10次。在深海长时间生活为我带来突破,使我了解每条鱼也有个别特性。它们行径不一,各有态度。

JC:谈起技术,我目前的保育工作亦依靠大量的卫星追踪数据。我们可看到商业渔民的捕捉地点,这是执法的关键,可判断他们是否在合规地方捕鱼。这也让我能够追踪国家或公园边界以外的各种鲨鱼和海鸟。

SE:在此工作成果的影响下,航运业也因应鲸鱼和海龟的重要迁徙路线而放缓速度。

JC:技术有助我们制定政策,保护所珍惜的事物。

SE:技术确实有利也有弊。这有益于科学发展,同时亦助长了开发行为。不少钓鱼杂志的广告也标榜声波定位仪,令鱼群无处可藏。精确导航对科学固然重要,但亦为渔民带来优势,准确重返同一地点。在我刚投身探险生涯时,要在海洋寻回相同位置是件极为困难的事。

你们也曾与鲨鱼有过密切接触。为何人类会对鲨鱼如此着迷?

JC:鲨鱼就如一试上瘾的海洋药物。孩子喜欢。成人要么喜欢,要么害怕。但无论如何,人类对鲨鱼的兴趣不灭。吸引大众留意鲨鱼后,可引导他们更深入地了解海洋。

SE:正因如此,有时我会称鲨鱼为荣誉恐龙。鲨鱼是海洋健康的重要指标。在健康的珊瑚礁中可找到很多鲨鱼,不健康的珊瑚礁则难以看见它们。人类认为鲨鱼是终极捕食者,其实不然。我们才是。

纵观保育工作的种种挑战,有何让你持续获得启发?

SE:谢西卡。

JC:不敢当。席薇亚才是我的灵感源泉。

此外,保育问题均有解决方法。我们不再有借口说不知该怎么办。世人的意识渐增。许多政治人物也知道问题所在,并愿意拆解难题。我们只需克服困难便可。

JC:席薇亚,我一直想问,是甚么推动你度过工作中的艰难时期?

SE:因素众多。我对人类精神和大众的关怀意识,以及大自然的适应能力充满信心。 如今海洋的海龟和鲸鱼数量比我小时候还要多。寥寥无几的夏威夷雁,数量也逐步回升。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对于有意保育海洋的下一代,你有何建议?

SE:看到孩童感兴趣,我亦倍感欣慰,他们不像成年人般先入为主。他们会提出问题并努力找寻答案。海洋正陷入窘境,尽管困难不少,但我认为每个人身上也应彰显这颗“童心”。

JC:我希望下一代能够与自然环境取得平衡。

我们日常如何减少海洋污染?

SE:如果你是小孩,请与成人一同前往郊外,鼓励他们通过你的角度展望未来。如果你是成人,请与孩童做同样的事情。若你打算出海,尤其是希望点(Hope Spot)等具高保护价值的地方,不妨分享你的照片和数据,为大自然作证。

JC:向领袖施压。充当义工。

SE:今天,我们的寿命更长,生活素质亦更佳,这某程度上是因为我们对健康生活有更深入的理解。关键之一是以植物为膳食基础,减少我们对地球和其他物种的影响。我们有权选择,亦要懂得尊重其他存活的生物。不要轻视这些细节。这一切也会影响我们。现在就是采取行动的最佳时机。

本内容由国家地理与劳力士合力制作,旨在推动探险和保育工作。双方共同支持目光远大的探险家,为保护地球奇观寻找真正解决方案。

保护地球,恒动不息

环境

探索

分享此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