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力士與國家地理保護海洋的兩代精英

發布日期: 2018年7月clock閱讀需時: 2 min 35 s
scroll-down

絲維雅・艾爾(Sylvia Earle)和謝西卡・克拉姆(Jessica Cramp)分享二人的靈感源泉,以及大眾應如何攜手創造更潔淨、更蔚藍的世界。

撰文:布賴恩・克拉克・霍華德(Brian Clark Howard)
2016年9月,美國總統奧巴馬在中途島與艾爾會面,慶祝帕帕哈瑙莫夸基亞國家海洋保護區(Papahānaumokuākea Marine National Monument)擴建。

絲維雅・艾爾是保育界的著名領袖,成就非凡,過去半世紀一直為海洋發聲。年屆八十的艾爾依然積極參與探索、教育和宣傳工作,與世界各地的學童以至領導人會面。

艾爾在漫長的職業生涯中屢破探險紀錄,更為她贏得「深海女王」(Her Deepness)的稱號。她表示,儘管大眾常常忽視海洋,但海洋對地球生態尤其重要。

同時擔任勞力士代言人的艾爾指出:「海洋不僅只有魚類,還牽涉到碳循環、氣候和化學元素,影響地球的各種生命。」

艾爾接觸全球數以百萬計的人士,鼓勵他們關注並進一步保育海洋。其中之一是國家地理探險家謝西卡・克拉姆。克拉姆自2011年在庫克群島生活和工作,研究鯊魚和海洋生態系統,並進行相關的倡導工作。在其研究的推動下,群島成為當時世界最大型的鯊魚保護區。

國家地理與艾爾和克拉姆詳談二人的事業生涯,以及影響海洋和地球的重大議題。

兩位是來自不同年代的女性海洋科學家,你們從彼此身上學到了甚麼?

SE:我欣賞謝西卡的工作態度。她在島上專心致志,捉緊每個時刻。

JC:我深受絲維雅的啟發。全因她與其他人創造了條件,我才能順利實踐所想。相比絲維雅,我的工作來得更加輕易。

你們共同面對甚麼挑戰?

SE:男女能力平等的想法,現在更為世人接受,成功在望。

JC:即使在我居住的國家[庫克群島],距離真正平等仍有一段漫長的路。我最近在當地擔任探險領隊,部分居民卻顯得難以理解。他們一直望向團隊中的男士尋求指引。他們會說:「等一下,她是領隊?真的嗎?她一定很特別。」他們還告訴我:「你為何不去學習草裙舞,把工作交給男士呢?」

SE:傳媒常常問我有關頭髮和口紅的問題。他們問我為何要帶電風筒去探險。這並非為了頭髮,而是雙耳。但我意識到,至少我引起了他們的注意,所以我會以此講述海洋故事。

JC:一名記者最近告訴我,他並不認識像我這種模樣的科學家。到底科學家看起來該怎麼樣?

JC:絲維雅,請問你的旅程從何而起?

SE:一切始於小時候我親眼見證所居住的新澤西州林地,發展成為住宅區。12歲那年,我和家人遷到佛羅里達州,這裡是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十分奇妙。我沉浸在大自然和大海之中。但日子久了,不少地方也變成房產。坦帕灣(Tampa Bay)更是迅速轉變。因此我立志成為科學家。

我起初只想專注於科學,但媒體和公眾影響卻令我決定打破沉默。不久前,我便就重要議題向芝加哥市政府和國會作證。

謝西卡,你的工作大多圍繞推動本土社區參與海洋保育。這有何重要?

JC:我是科學家,但我所做的科學活動均以政策為主導。與本土社區合作是我的工作核心。若果無法與社區同步,所有保育措施便會失去支柱,難以維持。

絲維雅,你的工作則橫跨本地和國際層面。你又如何穿梭於如此廣闊的範圍?

SE:我們需要與本土社區合作,亦要與總統、部長、總裁等人合作。當然還有漁民,因為他們一直在水上工作,所知甚豐。漁民往往最先察覺問題,比如漁獲失收。科學家有時也忽視了這些最相關的目擊者。

身為科學家,我們的角色是向公眾傳達所知的事。大眾一般希望擁有保護區,因為他們明白保育的重要。

你們也運用先進技術來保護海洋;這些技術的作用有多大?

SE:水肺裝備等先進技術,讓數以百萬計的人現能進入深海。蕾切爾・卡森(Rachel Carson)一生只曾潛水一次。當時,她戴上銅製潛水頭盔,在渾濁不清的水中沿著梯子向下走近10呎。試想一下,如果她能像當下的業餘愛好者般走進水底,情況會是如何?更遑論複雜工具如無人機、遙控潛水器、潛水艇以及監測站的輔助。

JC:你甚至曾居住在水底,是嗎?

SC:10次。在深海長時間生活為我帶來突破,使我了解每條魚也有個別特性。牠們行徑不一,各有態度。

JC:談起技術,我目前的保育工作亦依靠大量的衛星追蹤數據。我們可看到商業漁民的捕捉地點,這是執法的關鍵,可判斷他們是否在合規地方捕魚。這也讓我能夠追蹤國家或公園邊界以外的各種鯊魚和海鳥。

SE:在此工作成果的影響下,航運業也因應鯨魚和海龜的重要遷徙路線而放緩速度。

JC:技術有助我們制定政策,保護所珍惜的事物。

SE:技術確實有利也有弊。這有益於科學發展,同時亦助長了開發行為。不少釣魚雜誌的廣告也標榜聲波定位儀,令魚群無處可藏。精確導航對科學固然重要,但亦為漁民帶來優勢,準確重返同一地點。在我剛投身探險生涯時,要在海洋尋回相同位置是件極為困難的事。

你們也曾與鯊魚有過密切接觸。為何人類會對鯊魚如此著迷?

JC:鯊魚就如一試上癮的海洋藥物。孩子喜歡。成人要麼喜歡,要麼害怕。但無論如何,人類對鯊魚的興趣不滅。吸引大眾留意鯊魚後,可引導他們更深入地了解海洋。

SE:正因如此,有時我會稱鯊魚為榮譽恐龍。鯊魚是海洋健康的重要指標。在健康的珊瑚礁中可找到很多鯊魚,不健康的珊瑚礁則難以看見牠們。人類認為鯊魚是終極捕食者,其實不然。我們才是。

縱觀保育工作的種種挑戰,有何讓你持續獲得啟發?

SE:謝西卡。

JC:不敢當。絲維雅才是我的靈感源泉。

此外,保育問題均有解決方法。我們不再有藉口說不知該怎麼辦。世人的意識漸增。許多政治人物也知道問題所在,並願意拆解難題。我們只需克服困難便可。

JC:絲維雅,我一直想問,是甚麼推動你度過工作中的艱難時期?

SE:因素眾多。我對人類精神和大眾的關懷意識,以及大自然的適應能力充滿信心。 如今海洋的海龜和鯨魚數量比我小時候還要多。寥寥無幾的夏威夷雁,數量也逐步回升。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

對於有意保育海洋的下一代,你有何建議?

SE:看到孩童感興趣,我亦倍感欣慰,他們不像成年人般先入為主。他們會提出問題並努力找尋答案。海洋正陷入窘境,儘管困難不少,但我認為每個人身上也應彰顯這顆「童心」。

JC: 我希望下一代能夠與自然環境取得平衡。

我們日常如何減少海洋污染?

SE:如果你是小孩,請與成人一同前往郊外,鼓勵他們通過你的角度展望未來。如果你是成人,請與孩童做同樣的事情。若你打算出海,尤其是希望點(Hope Spot)等具高保護價值的地方,不妨分享你的照片和資料,為大自然作證。

JC:向領袖施壓。充當義工。

SE:今天,我們的壽命更長,生活質素亦更佳,這某程度上是因為我們對健康生活有更深入的理解。關鍵之一是以植物為膳食基礎,減少我們對地球和其他物種的影響。我們有權選擇,亦要懂得尊重其他存活的生物。不要輕視這些細節。這一切也會影響我們。現在就是採取行動的最佳時機。

本內容由國家地理與勞力士合力製作,旨在推動探險和保育工作。雙方共同支持目光遠大的探險家,為保護地球奇觀尋找真正解決方案。

保護地球,恒動不息

環境

探索

分享此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