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地球 恒动不息

保护自然环境

scroll-down

对劳力士创始人汉斯・威尔斯多夫(Hans Wilsdorf)而言,地球就是一个天然实验室。1930年代起,他开始以极端地带作为腕表的测试场所,并支持深入未知领域的探险家。世事变动,探险领域亦改弦易调。在二十一世纪,探险从最初纯粹的探索发现,逐渐成为保护自然界的方式。劳力士致力奉行创始人的理念,支持现今探险家的崭新目标:保护地球。

为此,劳力士于2019年推出名为“保护地球,恒动不息”(Perpetual Planet)的计划。此计划迄今包括与国家地理学会(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的深化合作,携手搜集气候数据;席薇亚・厄尔(Sylvia Earle)的蓝色使命(Mission Blue)计划,通过“希望点”(Hope Spots)网络保护海洋;以及劳力士雄才伟略大奖(Rolex Awards for Enterprise),表彰拓展世界知识、促进人类福祉及保护自然环境的项目。

01

天然实验室

1926年,汉斯・威尔斯多夫推出世上首款防水腕表──劳力士蚝式腕表。1931年,品牌增设“恒动”自动上链装置,成就出蚝式恒动型腕表。往后的数十年,这款著名腕表伴随着不少探险家,在难以想象的极端环境下进行测试。它获广泛用作探险工具,并于1953年启发探险家型腕表推出,以纪念人类首次登上珠峰顶部的重要时刻。

劳力士通过参与人类最伟大的探险活动,一再彰显品牌对探险领域和探险家的承诺。此外,品牌亦明白到,在觅寻新事物以外,人类更要携手爱惜地球。

02

国家地理学会

今年4月,劳力士和国家地理学会展开历来最大规模的科学考察之一,登上全球第一高的珠穆朗玛峰,当地人称之为“圣母峰”(Chomolungma)。这座山是喜马拉雅山脉的一部分,其冰川水源支撑着十亿人口的生活。然而,气候变化令冰川不断缩减。

这次旅程是“保护地球,恒动不息”极限探险(Perpetual Planet Extreme Expeditions)的三大活动之一。整个计划为期五年,将深入高山、过往研究甚少的海洋区域,以及生物丰富多样的热带雨林。探险目的是记录当下的巨大变化,了解并解构这些变化对人类及野生动物的重要影响,从而寻找解决方案。

科学团队将于全球的关键地区设置先进仪器,持续报告变化状况,了解人类活动对环境的影响,同时预测及遏止危机。

劳力士与国家地理自1954年携手展开探险之旅。每次探险均集科学力量、非凡发现及动人故事于一身,在瞬息万变的世界中寻求新见解,并与大众分享。

探险活动旨在收集三项指标数据,藉以评估地球的健康状况,协助政府和社区了解当前变化,并为全人类提供科学依据,解决现存风险。

在首次探险之旅中,由美国缅因州大学气候变化研究所总监保罗・梅耶斯基(Paul Mayewski)率领的科学团队,将建立珠峰最高的气象站,并首次收集山峰的冰芯样本。这与劳力士于1933年参与的珠峰探险活动相互呼应,而该次活动亦为艾德蒙・希拉里爵士(Sir Edmund Hillary)与丹增・诺吉(Tenzing Norgay)日后于1953年成功征服珠峰奠下基础。

03

劳力士雄才伟略大奖

品牌自1976年起,通过劳力士雄才伟略大奖,支持世界各地的先锋开展鼓舞人心的项目。迄今已有超过140名获奖者,在科学、探险、医疗、环境和文化传承的领域上,作出重大贡献,取得非凡发现及革新转变。他们的创建精神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约瑟・库克

1 / 3

冰川微生物学家约瑟・库克(Joseph Cook)形容北极数米深的冰面为“冰冻雨林”。他的研究揭示了生活在格陵兰冰层的微生物,如何协助塑造世界面貌。

英国冰川学家约瑟・库克(Joseph Cook)研究在北极冰盖中生活的微生物,藉此分析气候变化如何影响微生物以及其对整个世界的影响。意大利洞穴及地质学家法兰西斯科・绍罗(Francesco Sauro)远赴南美洲的平顶山,探索尚未开发的深层洞穴,了解前所未见的生命形态和地质过程。德国及智利生物学家芙芮妮・豪泽曼(Vreni Häussermann)正在南美洲巴塔哥尼亚峡湾探索未知的海洋生态,以及人类对其影响。

劳力士大奖得主及相关项目遍布全球。他们的项目涵盖鲸鲨、魔鬼鱼和海马,以至蝙蝠、秃鹰、冠鹤、老虎、雪豹、大象等濒危物种,并透过科学与游说工作引起社区的关注。

04

席薇亚・厄尔的蓝色使命计划

海洋科学家丝席薇亚・厄尔(Sylvia Earle)毕生致力于揭示海洋世界的奥秘。在劳力士的支持下,她向世人展现海洋生态系统的脆弱一面。 她说:“不少人曾认为海洋浩瀚无垠,复原力强,人类不会对之构成伤害。事实上,我们在数十年间已破坏了地球基本的生态系统。这些系统相互交织,而我们现在才真正意识到其重要之处。”

厄尔通过其蓝色使命计划,推动社区和政府保护面临人类威胁的海洋生态。她建立了数百个名为“希望点”的海洋保护区,其目标是在2030年保护全球30%的海洋,而目前受保护的海洋为8%。

部分“希望点”设于现有海洋保护区内。如特定地区未有保护措施,只要向蓝色使命委员会申请并获批成为“希望点”,便可与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合作,从当地居民、环境组织和政府入手,共同制定保育计划。

俯瞰西班牙马略卡海岸的巴利阿里群岛。这些海岛成为地中海的希望点。

位于密克罗尼西亚(Micronesia)的帕劳群岛是其中一个“希望点”。自1982年担任劳力士代言人的厄尔指出:“八成面积……现已成为野生动物安全的栖息之所,余下两成则受到监管,让当地居民可继续依靠海洋资源维持生计。”

劳力士与目标一致的人士和组织合作,竭力延续地球生命。正如席薇亚・厄尔所言:“集合众人之力,定必有所作为。”

许多人还是不明白,保护海洋其实等同保护自己。

席薇亚・厄尔

05

秉承传统

时至今天,汉斯・威尔斯多夫的愿景和价值观继续引领品牌迈步向前。探险从最初纯粹的探索发现,逐渐成为保护自然界的方式,不论如何,劳力士一直秉承创始人的传统。

近一个世纪以来,劳力士不断支持探险先锋,竭力冲破人类界限。劳力士于2019年推出“保护地球,恒动不息”计划,进一步加强对探险家的长期支持,合力保护环境。为实现承诺,品牌先把焦点放于劳力士雄才伟略大奖以及其他合作伙伴之上,当中包括国家地理学会和席薇亚・厄尔的蓝色使命计划。前路漫漫,这不过是第一步。

保护地球,恒动不息

环境

探索

分享此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