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rolex.org搜索

Call to Earth

美国太空总署技术如何协助拯救鲸鲨

(CNN) - 世界各地数以千计的民众正协助拯救全球体型最大的鱼类。

通过拍摄鲸鲨的照片,这些公民科学家为研究员提供这些巨型鲨鱼的关键信息,包括其种群热点及迁徙路线。

撰文:海柔尔・普法伊弗尔(Hazel Pfeifer)
发布日期: 2021年2月阅读需时: 2分43秒

鲸鲨是濒临灭绝的动物,估计全球数量在过去75年大幅下跌超过50%。虽然它们在多个国家均受保护,但鲸鲨仍不时遭渔业杀害:因其鱼鳍而被故意捕捉(鱼翅是亚洲部分地区的佳肴),以及意外捕获,特别是在鲸鲨与鲔鱼紧密共处的鲔鱼捕鱼区。鲸鲨亦受石油和天然气钻探、船只撞击及气候变化影响。

为协助保护此物种,澳大利亚海洋生物学家布拉德・诺曼(Brad Norman)共同创立The Wildbook for Whale Sharks。这个照片辨别数据库于2003年正式上线。 世界各地的民众、科学家及鲸鲨导赏团成员,均可以上载鲸鲨的照片至系统,通过美国太空总署技术记录它们的位置并追踪行踪。时至今天,数据库已保存来自逾50个国家超过70,000张照片,成为全球最大的众包保育项目之一。

与巨鱼一同冒险

鲸鲨身长可达20米(65英尺),尽管体型巨大,这些温驯巨鱼却不会对泳客构成威胁。它们捕食浮游生物及细小的海洋生物,休闲地以每小时最高3英里的速度游泳,让浮潜人士及潜水员可以轻松游近。

诺曼已研究这些迷人生物超过25年。他在西澳北面的宁格鲁珊瑚礁,首次与鲸鲨一同游泳。他忆述:“这是我有过最神奇的经历之一,毕生难忘。”

那条鲸鲨因尾巴变形而获称为矮墩墩(Stumpy),是诺曼在1995年建立的照片辨别数据库时的第一张照片。此数据库其后由诺曼的保育组织ECOCEAN营运,并成为The Wildbook for Whale Sharks的基础。

诺曼指矮墩墩的游泳速度慢,相对容易跟上。“我每年都会看到它…… 我会想:‘老朋友,你好吗?’” 自那首次经历,诺曼已与数以千条鲸鲨一同游泳,每次均令他十分兴奋。

为何美国太空总署的技术可以应用到鲸鲨

提交至The Wildbook for Whale Sharks的图像,会进行动物皮肤斑点及斑纹的演算法扫描。诺曼形容它们就好像人类指纹般独特。演算法在数据库寻找相应斑点,辨别出每条鲸鲨。

此演算法启发自美国太空总署哈勃太空望远镜计划的技术,而它之所以能够应用至鲸鲨,是因为它们的皮肤斑点有如夜光繁星。

诺曼指整体而言,鲸鲨位置及迁徙路线的数据,有助制定有关栖息地保护管理的决策。他说:“我只能够同时身处一个地方。因此公众协助实践项目非常重要。”

与鲸鲨一同游泳对它们有好处吗?

诺曼说他会“鼓励任何人把握机会与鲸鲨一同游泳”。

但是在鲸鲨栖息地出现更多的船只、浮潜人士及潜水员可能会产生问题。诺曼警告必须尽可能减低对鲸鲨的影响。

在西澳,鲸鲨导赏团受到严格规管,同一时间只可以有特定数量的人���及注册船只,而且部分收益必须用作鲸鲨业管理。

然而,其他地区的规管及执法便相对较弱。
在马尔代夫,鲸鲨吸引许多游客,但他们却经常违反政府保护鲸鲨免受滋扰的指引。这会对鲸鲨构成压力,而船艇相撞意外更可能影响它们发育及长途游泳的能力。

菲律宾的鲸鲨定期获得喂食,吸引它们前往游客容易看到的地方。这会影响鲸鲨的潜泳模式及新陈待谢,而身上满布的伤痕,亦表示它们不时与船只发生碰撞。旅游活动的人群及喂食也引致珊瑚礁退化。

但如果鲸鲨导赏团运用得宜,则可以拯救这个物种。诺曼希望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更多数据,填补知识缺陷,并加强保育工作。他的“终极目标”是寻找鲸鲨繁殖的地方。他表示,保护它们的繁殖地是长远拯救鲸鲨的“重要一步”。数以千计的公民科学家的协助,让他更有机会实现这一目标。

合作关系系列

Call to Earth

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