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rolex.org搜索

Call to Earth

土著追踪者

土著追踪者指导科学家关于野生动物的知识
(CNN) - 科学家已能够熟练遥距追踪野生动物。以全球监察系统Icarus举例,科学家可以瞬间查看动物位置以至皮肤温度,实有赖细小的可携带发信器,将信号传送至国际太空站。但是实地追踪仍然有其价值。

影片:麦克・科洛斯(Michael Cross);撰文:汤姆・佩奇(Tom Page)
发布日期: 2020年7月阅读需时: 2分25秒

谈及当地环境及动物知识,无人能媲美桑族(San)的追踪者,他们居住在横跨博茨瓦纳、纳米比亚及南非的半干旱卡拉哈里(Kalahari)地区。数千年以来的狩猎采集经验代代相传。
路易斯・利本伯格(Louis Liebenberg)认为此知识结晶,在科学面前往往被忽视。利本伯格在哈佛大学任职人类演化生物学副教授,在过去超过20年,一直致力为纳米比亚桑族土著社群及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建立连系。早在社交媒体盛行前,他已发明一种应用程序。
这位南非籍的CyberTracker Conservation执行董事,研发出一套免费的软件,让卡拉哈里的动物追踪者可以分享追踪收获,从而建立更准确生物多样性数据。另一方面,追踪者亦可由此赚取生计,将生活模式化为职业。

利本伯格告诉CNN:“土著追踪者可谓专业技术及知识的宝库,但他们未能与科学界分享此知识和观察。”

他解释:“他们因各种原因被边缘化。土著社群……失去了话语权,被殖民势力褫夺土地,不获公民权;同时亦遭科学界成见歧视,认为土著社群不能进行‘真正的’科学研究。”
他补充:“专业科学家可以从土著追踪者身上学习,正如后者可以通过与专业科学家的合作中获益良多。”

十万年的经验累积

追踪者能够以其他方法所不及的途径记录物种。飞机侦察只可以观察大型动物,却未能记录小型物种。如果此动物在树林生活,例如林羚,便难以从飞机上发现其踪影。
在卡拉哈里,部分桑族人会携带智能手机,通过图标界面输入观察所得,包括基于团队共识,一致听到或看到野生动物的地方,以及动物踪迹和排泄物所在。

此系统不仅包容不会读写的人士,而且就如利本伯格所指,较文字输入更为快捷。物种及地理位置数据将由追踪者上传至太阳能笔记本电脑,再传送给利本伯格。此后,追踪者便可获得酬金。
追踪者保留这些数据的拥有权,并可以与任何一位科学家分享。利本伯格表示所有采用这些数据的科学文献,因此需要将追踪者列为合著人。
通过追踪赚取生计,亦有助文化传承。利本伯格估算,卡拉哈里的追踪文化长达10万年,但当他于2018年在纳米比亚近9,000平方公里的奈奈自然保护区(Nyae Nyae Conservancy)进行调查时,却发现只剩下15名弓箭猎人,较2016年的37名大幅下降。

桑族追踪者达姆・德伯(Dam Debe)现年45岁,踏入少年时期前已在卡拉哈里追踪动物。他告诉CNN:“很高兴看到我的数据出版。”
他补充:“CyberTracker改善了我的生活。我从中赚取金钱,让小孩可以上学,购买新衣服。”
达姆认为学校对下一代非常重要,但追踪技巧亦不容小觑。他指出:“如果我们放弃自己的文化,它便会崩塌沉沦。”

利本伯格说:“单纯从文化传承角度而言,我认为成立保育相关技巧的项目至关重要。”
通过CyberTracker的“追踪者大师”(Master Tracker)认证计划,以及年青男女对追踪文化日渐浓厚的兴趣,利本伯格认为未来数年奈奈自然保护区将会有超过50名追踪者。

“技术创新是关键”

在1997年初次推行后,此应用程序已获改良发展,并成功跳出南非。其创作者表示应用程序在超过200个国家共有逾50万次下载,用途包括:澳大利亚土著追踪者应用、加拿大的土地管理、新西兰对出的宽吻海豚博士研究、南极的鲸鱼监察,以及太平洋的海龟研究。
利本伯格说:“人们常过分估算科技的短期效果,反之,他们亦低估其长远影响。” 谈及气候变化及大灭绝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他表示“没有快速的解决办法”。然而,“科学及技术创新是解决当前问题的关键”。
他补充:“我会抱最大的希望,做好最坏的准备。预想最坏的结果,会推动您作出改变。如果您真的切实行事,那么乐观的未来便指日可待。”

合作关系系列

Call to Earth

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