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to Earth

土著追踪者

土著追踪者指導科學家關於野生動物的知識
(CNN) - 科學家已能夠熟練遙距追踪野生動物。以全球監察系統Icarus舉例,科學家可以瞬間查看動物位置以至皮膚溫度,實有賴細小的可攜帶發訊器,將訊號傳送至國際太空站。但是實地追踪仍然有其價值。

影片:麥克・科洛斯(Michael Cross);撰文:湯姆・佩奇(Tom Page)
發布日期: 2020年7月icon-clock閱讀需時: 2分25秒

談及當地環境及動物知識,無人能媲美桑族(San)的追踪者,他們居住在橫跨博茨瓦納、納米比亞及南非的半乾旱卡拉哈里(Kalahari)地區。數千年以來的狩獵採集經驗代代相傳。
路易斯・利本堡(Louis Liebenberg)認為此知識結晶,在科學面前往往被忽視。利本堡在哈佛大學任職人類演化生物學副教授,在過去超過20年,一直致力為納米比亞桑族土著社群及世界各地的科學家建立連繫。早在社交媒體盛行前,他已發明一種應用程式。
這位南非籍的CyberTracker Conservation執行董事,研發出一套免費的軟件,讓卡拉哈里的動物追蹤者可以分享追蹤收獲,從而建立更準確生物多樣性數據。另一方面,追蹤者亦可由此賺取生計,將生活模式化為職業。

利本堡告訴CNN:「土著追蹤者可謂專業技術及知識的寶庫,但他們未能與科學界分享此知識和觀察。」

他解釋:「他們因各種原因被邊緣化。土著社群……失去了話語權,被殖民勢力褫奪土地,不獲公民權;同時亦遭科學界成見歧視,認為土著社群不能進行『真正的』科學研究。」
他補充:「專業科學家可以從土著追蹤者身上學習,正如後者可以通過與專業科學家的合作中獲益良多。」

十萬年的經驗累積

追蹤者能夠以其他方法所不及的途徑記錄物種。飛機偵察只可以觀察大型動物,卻未能記錄小型物種。如果此動物在樹林生活,例如林羚,便難以從飛機上發現其蹤影。
在卡拉哈里,部分桑族人會攜帶智能手機,通過圖標介面輸入觀察所得,包括基於團隊共識,一致聽到或看到野生動物的地方,以及動物蹤跡和排泄物所在。

此系統不僅包容不會讀寫的人士,而且就如利本堡所指,較文字輸入更為快捷。物種及地理位置數據將由追蹤者上傳至太陽能筆記本電腦,再傳送給利本堡。此後,追蹤者便可獲得酬金。
追蹤者保留這些數據的擁有權,並可以與任何一位科學家分享。利本堡表示所有採用這些數據的科學文獻,因此需要將追蹤者列為合著人。
通過追蹤賺取生計,亦有助文化傳承。利本堡估算,卡拉哈里的追蹤文化長達10萬年,但當他於2018年在納米比亞近9,000平方公里的奈奈自然保護區(Nyae Nyae Conservancy)進行調查時,卻發現只剩下15名弓箭獵人,較2016年的37名大幅下降。

桑族追蹤者達姆・德伯(Dam Debe)現年45歲,踏入少年時期前已在卡拉哈里追蹤動物。他告訴CNN:「很高興看到我的數據出版。」
他補充:「CyberTracker改善了我的生活。我從中賺取金錢,讓小孩可以上學,購買新衣服。」
達姆認為學校對下一代非常重要,但追蹤技巧亦不容小覷。他指出:「如果我們放棄自己的文化,它便會崩塌沉淪。」

利本堡說:「單純從文化傳承角度而言,我認為成立保育相關技巧的項目至關重要。」
通過CyberTracker的「追蹤者大師」(Master Tracker)認證計劃,以及年青男女對追蹤文化日漸濃厚的興趣,利本堡認為未來數年奈奈自然保護區將會有超過50名追蹤者。

「技術創新是關鍵」

在1997年初次推行後,此應用程式已獲改良發展,並成功跳出南非。其創作者表示應用程式在超過200個國家共有逾50萬次下載,用途包括:澳洲土著追蹤者應用、加拿大的土地管理、紐西蘭對出的寬吻海豚博士研究、南極的鯨魚監察,以及太平洋的海龜研究。
利本堡說:「人們常過分估算科技的短期效果,反之,他們亦低估其長遠影響。」 談及氣候變化及大滅絕對生物多樣性的影響,他表示「沒有快速的解決辦法」。然而,「科學及技術創��是解決當前問題的關鍵」。
他補充:「我會抱最大的希望,做好最壞的準備。預想最壞的結果,會推動您作出改變。如果您真的切實行事,那麼樂觀的未來便指日可待。」

合作關係系列

Call to Earth

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