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朗西斯・奇切斯特爵士海上时光

发布日期: 2015年
icon-scroll-down

在帆船运动史,能彰显冒险精神且名垂青史的人物之中,几乎无人可与弗朗西斯・奇切斯特爵士(Sir Francis Chichester)相比。1966年至1967年,他以单人帆船环球航行,此举标出航线,为后来一代又一代的男女帆船运动员指引方向。他当时所用的导航仪器包括一座六分仪,以及一只劳力士蚝式恒动天文台认证腕表。

撰文:皮尔・香波奈特(Pierre Chambonnet)

1967年5月28日,弗朗西斯・奇切斯特驾驶着“舞毒蛾四号”抵达普利茅斯湾,完成了从西向东的环球单人航行。

普利茅斯:西南顺风,海面平静。出海条件相当理想,正适合那一晚涌入这座英国城镇海滨的人群,以及迎接那一位万众瞩目、卓越非凡的航海者。这是历史性的时刻。二十五万人簇拥在港口,为凯旋而归的海上之王欢呼喝彩。放眼普利茅斯湾,三百多艘船也在响号鸣笛,纷纷致敬。所有人的目光都热切地投向那位体形精瘦的英国绅士。他正在一艘掉漆的白色帆船的甲板上,平静从容地做着自己的工作。这艘十六米的桃花心木船从公海驶回,两根桅杆骄傲地耸立在缝补多遍的船帆之间。

三个海岬。全球首次单人环航围绕三大海岬──合恩角、露纹角和好望角。

抓住舵轮往右转,这艘双桅船便迎风驶入。在这场环球远行的尾声,那位身影疲惫的绅士将四面船帆缓缓地逐一降下。航行至此终于结束。1967年5月28日驾船回到祖国港口,弗朗西斯・奇切斯特爵士成为了全世界第一人全程单人从西向东环绕世界一周,途中仅停靠一次。本次航程总计超过54,850公里(29,617英里),海上航行时间为226天。他是当时最快征服这个“海上珠峰”的人。在绕过险峻的合恩角时,他曾被时速185公里(115英里)的狂风摇撼,与15米(50英尺)高的巨浪搏斗。他所用的基本导航工具包括一些海图、一座六分仪,还有一只劳力士蚝式恒动型腕表。

历时226天海上航行,横越54,850公里、穿越高速帆船航道,弗朗西斯・奇切斯特这位航海英雄载誉而归,受到热烈欢迎。他手腕上佩戴的,正是劳力士蚝式恒动型腕表。

老人与海

这位英国航海者取道南冰洋著名海岬好望角和合恩角,穿越了古老的高速帆船航道。他完成这段距离所用的时间,与十九世纪经常穿越这些航道的大帆船所用的时间大致相等,当时这些大帆船都在运送澳大利亚羊毛、新喀里多尼亚镍矿和中国茶叶。这艘理论上为配备八名船员而设计的双桅船“舞毒蛾四号”(Gipsy Moth IV),由弗朗西斯・奇切斯特独自登船驾驶,最终取得的成就却媲美由五十多名健壮船员共同行驶的快速三桅船和快速四桅船。

更令人称奇的是,这位屡次打破记录的先生此时已年届六十五岁。他单独完成的这场海上历险,足以让只有他一半岁数的男士筋疲力尽。不仅如此,弗朗西斯・奇切斯特学会驾驶帆船还不到十年。
弗朗西斯爵士是一位白手起家的成功人士,几乎各行各业都曾涉足:从房地产经纪转为飞行员,从伐木工变成航海者,再成为地图制作公司总监,然后才扬帆出海。

弗朗西斯・奇切斯特登上知名美国杂志封面《生活》(Life)杂志,1967年6月9日。他于12天前刚完成全球首次单人驾驶帆船绕过三大海岬(好望角、露纹角、合恩角)的真正环球航行。

早在八年前,他已经战胜了险些令他送命的癌症。他心中对冒险的无尽渴望是一股“无法抑制的冲动”,犹如南冰洋的狂风般强烈,这驱使他决定尝试一次单人环球航行。
弗朗西斯・奇切斯特凯旋归来几个星期之后,英女王为嘉奖他的英勇功绩而封他为爵,封爵时所用的剑,正是四百多年前私掠船海员弗朗西斯・德雷克(Francis Drake)受封为爵时所用的那一把。

在接近陆地、依靠天文导航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感到紧张⋯⋯假如所有天文观测都出现某些差错、六分仪出现未能发现的错误,或者出错的是时间计算、秒表、航海计算表、航海天文历⋯⋯

弗朗西斯・奇切斯特
驾驶“舞毒蛾号”环游世界

以蚝式恒动型为向导

弗朗西斯・奇切斯特爵士不仅是他那一代海员中最伟大的一员,更是开启新时代的英雄。那是精密电子产品尚未应用于帆船的年代:GPS(全球定位系统)与卫星电话还未诞生。基本上,导航只能依靠一座六分仪和一只腕表。精准可靠、坚固耐用的计时仪器是当时决定航海成败的关键。没有这些工具,奇切斯特无异于蒙眼驾船,无法判定自己的确切位置。即使在浩瀚大海上前行,佩戴着劳力士蚝式恒动型腕表、手持六分仪的弗朗西斯・奇切斯特,也能有效确认自己的方位。在实际航行中,航海员必须能够精确读取时间,通常要用到船内海图桌旁的航海天文钟。然而在单人航行中,海员更希望能够时刻随身读取时间,而不必离开驾驶室(他们在驾驶室使用六分仪),并去到船舱(查看航海天文钟显示的时间),从而避免错误计算方位。

环球航行结束之后,弗朗西斯・奇切斯特手上的劳力士蚝式恒动型腕表仍然完美运行。腕表维修保养报告中写道:“防水性能优异,平衡摆轮正常运作⋯⋯机芯洁净且状况良好。”

弗朗西斯・奇切斯特选择了劳力士航海腕表,这是真正专业海员的标志,而且并非偶然。1914年,也就是他的环球航行五十多年之前,英国乔城天文台(Kew Observatory)首次将A级精密时计证书颁给了一款腕表。那就是劳力士腕表。这一享负盛名、要求严格的证书,正是极为精确的证明,此前一直被大型航海天文钟独揽,要获颁证书就必须通过多项极其严格的测试。劳力士成功之后,一跃而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天文台认证腕表制造商,能够生产出精确度足以成为海上导航仪器的时计。蚝式防水表壳更无比可靠,堪称传奇之作。“在驾驶‘舞毒蛾四号’环球航海期间,我的劳力士腕表好几次从我的手腕上撞掉了,却都没有损坏。”1968年,奇切斯特在一封信里这样写道,“我无法想象还有哪一枚时计能比它更坚固。我用这只劳力士腕表配合六分仪在前甲板上操作时,腕表频频遭到撞击,还被涌入船上的海浪迎头狂泼,但是这一切对腕表而言,却像是无关痛痒的事情。”这番赞美,确实来自这位体现了英式低调的谨慎男士。

弗朗西斯・奇切斯特爵士佩戴着劳力士蚝式恒动型腕表,以与众不同的方式优雅地创造了历史,譬如那个九月的晚上,他像平时早晨那样把胡须刮净,并穿上丝绒无尾晚礼服,在大西洋中央手执香槟,庆祝自己六十五岁生日。戴在他腕上的依然是那只劳力士腕表,即使在掌舵时频频被海水溅湿,可靠的腕表也从未让他失望。

浏览所有项目

我们的创始精神

恒动精神

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