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西斯・奇卓斯特爵士海上時光

發布日期: 2015年icon-clock閱讀需時: 3分20秒
icon-scroll-down

在帆船運動史,能彰顯冒險精神且名垂青史的人物之中,幾乎無人可與法蘭西斯・奇卓斯特爵士(Sir Francis Chichester)相比。1966年至1967年,他以單人帆船環遊世界,此舉標出航線,為後來每一代的男女帆船運動員指引方向。他當時所用的導航儀器包括一座六分儀,以及一枚Rolex Oyster Perpetual天文台認證腕錶。

撰文:皮雅・香邦尼特(Pierre Chambonnet)

1967年5月28日,法蘭西斯奇卓斯特駕駛著「舞毒蛾四號」抵達普利茅斯灣,完成了從西向東的環球單人航行。

普利茅斯:西南順風,海面平靜。出海條件相當理想,正好適合那一晚湧入這座英國城鎮海濱的人群,以及迎接一位萬眾矚目、卓越非凡的航海者。這是歷史性的時刻。二十五萬人簇擁在港口,為凱旋而歸的海上之王歡呼喝彩。放眼普利茅斯灣,三百多艘船隻爭相響號鳴笛,紛紛致敬。所有人的目光都熱切地投向這位體形精瘦的英國紳士。他正在一艘掉漆白色帆船的甲板上,平靜而從容地做著自己的工作。這艘十六米的桃花心木船從公海駛回,兩根桅杆驕傲地聳立在縫補多遍的船帆之間。

三個海岬。全球首次單人環航圍繞三大海岬──合恩角、露紋角和好望角。

抓住舵輪往右轉,這艘雙桅小帆船便迎風駛入。在這趟環球旅程的尾聲,這位身影疲憊的紳士將四面船帆緩緩地逐一降下。航行至此終於結束。1967年5月28日駕船回到祖國港口,法蘭西斯・奇卓斯特爵士成為全球第一人全程獨自從西向東環繞世界一周,且途中僅停靠一次。本次航程共計超過54,850公里(29,617哩),海上航行時間達226天。他是當時最快征服這個「海上珠峰」的人。在繞過險峻的合恩角時,他曾被時速185公里(115哩)的狂風搖撼,並曾與15米(50呎)高的巨浪搏鬥。他的基本導航工具包括一些海圖、一座六分儀,還有一枚腕錶:Rolex Oyster Perpetual。

歷時226天,在海上橫越54,850公里、穿越高速帆船航道的法蘭西斯・奇卓斯特,這位航海英雄載譽而歸,受到熱烈歡迎。他手腕上佩戴的,正是Rolex Oyster Perpetual腕錶。

老人與海

這位英國航海者取道南冰洋著名海岬好望角和合恩角,穿越了古老的高速帆船航道。他完成這段距離的時間,與十九世紀經常穿越這些航道的大帆船所用的時間大致相等,當時這些大帆船都在運送澳洲羊毛、新喀里多尼亞鎳礦和中國茶葉。這艘理論上為配備八名船員而設計的雙桅小帆船「舞毒蛾四號」(Gipsy Moth IV),由法蘭西斯・奇卓斯特獨自登船駕駛,最終取得的成就卻可媲美由五十多名健壯船員共同行駛的快速三桅船和快速四桅船。

更令人稱奇的是,這位屢次打破記錄的先生此時已年屆六十五歲。他單獨完成的這場海上歷險,足以讓只有他一半歲數的男士筋疲力盡。不僅如此,法蘭西斯・奇卓斯特學會駕駛帆船還不足十年。
法蘭西斯爵士是一位白手起家的成功人士,幾乎各行各業都曾涉足:從地產經紀轉為飛行員,由伐木工人變成航海者,再成為地圖製作公司總監,然後才揚帆出海。

法蘭西斯・奇卓斯特登上知名美國雜誌封面《生活》(Life)雜誌,1967年6月9日。他於12天前剛完成全球首次單人駕駛帆船繞過三大海岬(好望角、露紋角、合恩角)的真正環球航行。

早在八年前,他已經戰勝了險些令他送命的癌症。他心中對冒險的無盡渴望是一股「無法抑制的衝動」,猶如南冰洋的狂風般強烈,這驅使他決定嘗試一次單人環球航行。
法蘭西斯・奇卓斯特凱旋歸來的數星期後,英女王為嘉獎他的英勇功績而封他為爵。封爵時使用的劍,正是四百多年前私掠船船員法蘭西斯・德立(Francis Drake)受封為爵時所用的那一把。

在接近陸地、依靠天文導航的時候,我不由自主地感到緊張……假如所有天文觀測都出現某些差錯、六分儀出現未能發現的錯誤,或者出錯的是時間計算、秒錶、航海計算表、航海天文曆……

法蘭西斯奇・卓斯特
駕駛「舞毒蛾號」環遊世界

以OYSTER PERPETUAL腕錶為嚮導

法蘭西斯・奇卓斯特爵士不僅是他那一代海員中最偉大的一員,更是開創新時代的英雄。那是精密電子產品尚未應用於帆船的年代:GPS(全球定位系統)與衛星電話還未誕生。基本上,導航只能依靠一座六分儀和一枚腕錶。精準可靠、堅固耐用的計時儀器是當時決定航海成敗的關鍵。沒有這些工具,奇卓斯特無異於蒙眼航行,無法判定自己的確切位置。即使在浩瀚的大海上前行,佩戴Rolex Oyster Perpetual腕錶、手持六分儀的法蘭西斯・奇卓斯特,也能夠有效確認自己的方位。在實際航行中,航海員必須能夠精確讀取時間,此舉通常要用到船內海圖桌旁邊的航海天文鐘。然而在單人航行中,海員更希望能夠時刻隨身讀取時間,而不必離開駕駛室(他們在駕駛室使用六分儀),並走到船艙(查看航海天文鐘顯示的時間),從而避免錯誤計算方位。

環球航行結束之後,法蘭西斯・奇卓斯特手上的Rolex Oyster Perpetual腕錶依然完美運作。腕錶維修保養報告中寫道:「防水性能優異,平衡擺輪正常運作⋯⋯機芯潔淨且狀況良好。」

法蘭西斯・奇卓斯特選擇了勞力士腕錶,這是真正專業海員的標誌,而且並非偶然。1914年,也就是他環遊世界航行的大約五十年前,英國喬城天文台(Kew Observatory)首次將A級精密時計證書頒授予一款腕錶。那就是勞力士腕錶。這張享負盛名、要求嚴格的證書,正是精確的證明。這張證書此前一直被大型航海天文鐘錶獨攬,要獲頒證書就必須通過多項極為嚴格的測試。勞力士成功之後,一躍而成為全球最大的天文台認證腕錶製造商,能夠生產出精確度足以成為海上導航儀器的時計。蠔式防水錶殼更無比可靠,堪稱傳奇之作。「在駕駛『舞毒蛾四號』環球航海期間,我的勞力士腕錶好幾次從手腕上撞掉了,但都沒有損壞。」1968年,奇卓斯特在一封信裡寫道:「我無法想像還有哪一款時計能夠更加堅固。我用這枚勞力士腕錶配合六分儀在前甲板上操作時,腕錶頻頻遭到撞擊,還被湧入船上的海浪迎頭狂潑,但是這一切對腕錶而言,都像是無關痛癢的事。」這番讚美,確實來自這位體現出英式低調的謹慎男士。

法蘭西斯・奇卓斯特爵士佩戴著Rolex Oyster Perpetual,以與眾不同的方式優雅地創造歷史,例如在那個九月的晚上,他與平時早上一樣剃淨鬍子,並穿上絲絨無尾晚禮服,在大西洋中央手執香檳,慶祝自己六十五歲生日。戴在他手上的依然是那枚勞力士腕錶,即使在掌舵頻頻被海水濺濕,可靠的腕錶也從未讓他失望。

瀏覽所有項目

我們的創辦精神

恒動精神

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