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朵・派特与柯迪亚・图蕾逐步转变

发布日期: 2020年1月icon-clock阅读需时: 3分52秒
icon-scroll-down

对来自塞内加尔的嘻哈街头舞者柯迪亚・图蕾(Khoudia Touré)而言,她的加拿大籍编舞导师克里斯朵・派特(Crystal Pite)堪为现代舞巨星,推动她在舞者、编舞者以至个人层面成长。

撰文: 莎拉・克朗普顿(Sarah Crompton)2020年1月
  • 克里斯朵・派特
    导师
  • 柯迪亚・图蕾
    门生

柯迪亚・图蕾笑容满面地说:“若要用一个字词来总结过去两年的经验,那肯定是‘转变’。无论是从舞者、编舞者还是个人角度出发,我也感觉到自己急速成长。我可以透过舞蹈表达更多,运用更多工具,同时免却不少困难。就自身而言,我变得更具自信。没错。一切变化甚多。”

现年32岁的图蕾来自塞内加尔,是当地舞团La Mer Noire的成员。她回顾参加劳力士创艺推荐资助计划(Rolex Mentor and Protégé Arts Initiative)期间,获加拿大编舞家克里斯朵・派特指导的美好时光。二人成为莫逆之交,图蕾观看导师派特在家乡温哥华工作的情况,派特经营的舞团名为Kidd Pivot,而她亦与世界各地的团体合作,例如是荷兰舞蹈剧场(Nederlands Dans Theatre)、伦敦的皇家芭蕾舞团(Royal Ballet)及苏黎世芭蕾舞团(Ballett Zürich)。

派特说:“我喜欢她常伴左右。不论身处其他或自己的舞团,又或是在过程期间、开始或结束,她也一一见证着我的不同创作阶段。这让我能够一直与她对话,感觉妙极。有时我们会忙里偷闲;有时则共进晚餐。她曾到访我家并且认识我的家人。我们的关系十分密切。”

派特的职业生涯发展至今,获得多名非正式导师的协助,比方说,她的首位舞蹈老师把舞蹈室的钥匙交给她,并容许她随意编舞;后来,她在法兰克福芭蕾舞团(Frankfurt Ballett)遇上威廉・福赛斯(William Forsythe),他深明在此演出的派特,兴趣远不止于表演。在整个舞蹈生涯中,她往往以身作则,而非实际教学。

她说:“我不想告诉她[图蕾]如何行事。她正在努力,而且对此了解甚丰。我更常与她分享自己如何应对特定问题或机会。如有帮助,她可随时运用所知所得。基本上是为她加油打气。”

我与克里斯朵交流的时光,充分引领我的个人发展。一小时的指导好比十年人生。

柯迪亚・图蕾,2018至2019年度舞蹈门生

我们在巴黎聚首,派特于当地为《身体与灵魂》(Body and Soul)作最后修饰,此全新多幕剧作品共有40名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Paris Opera Ballet)舞者参演。当我在舞蹈室观摩时,派特轻声细语,态度谦逊,从容不迫地指导她面前的大批舞者。单是看到这点便教门生图蕾启发良多。她说:“亲睹像她这样成功的人士,提醒我更加要尽善尽美。她有很高的职业道德水平,让我意识到自己有很大的改进空间。我必须全情投入工作之中,展现干劲。”

派特感谢图蕾的赞赏,并回敬说:“我认为她是天生的领导者。清晰、准确、慎重。我希望和她共事的一大原因在于,我看到她的超卓领导才能。我不知道她看着我与不同规模的舞团合作有何感觉,但可以肯定的是,领导能力是编舞工作的要素。”

她决定让图蕾体会剧院本身的魔力,亦因如此,她确切感受到自己能积极协助图蕾拓阔知识领域。“展现舞台表演技艺,将灯光、声音、布景及服装设计融为一体。这些工作范畴也是我们能力所及之事。她没有太多机会扩展自己的练习范围,所以我认为可在此方面助她一臂之力,尤其是当中许多细节能转化成不同规模。”

图蕾一直渴望经历整个过程,挑战自己,把编舞提升至新层面。她出乎意料地指:“我希望感到迷失。我想涉足未知领域,让我有机会接受新事物。我希望舍易取难,让我有机会克服困难。” 派特工作的大型西方剧院与塞内加尔的有限规模形成对比,这亦是图蕾面临的一大挑战。如今她致力在达喀尔与合作舞者分享指导期间所学习的一切知识。

她说:“我深信我的祖国有其价值,我亦可与他人分享我的经验。当这个难得机会来临时,我并不单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而是视之为一艘船舰,或是一道桥梁,承载并连接两地文化。我身边有不少年轻人才,而我认为首要任务是把握机会,与他们传达并分享我的所见所闻。如此,劳力士的计划不仅让一个人受益,而是带来更大的效果。”

其中一个实例,就是图蕾正在巴黎筹备新作,作品将于2020年2月在开普敦举行的劳力士周末上演,庆祝本届劳力士创艺推荐资助计划的成果。来自利比里亚的舞者皮埃尔-克拉弗・贝莱卡(Pierre-Claver Belleka)亦会参与其中,他是La Mer Noire的合作编舞者之一。他也参与过去两年的指导历程;事实上,图蕾、众舞者及派特的舞团Kidd Pivot早已建立起紧密联系。派特注意到:“我欣赏她能够充分运用知识和技艺,连系各位舞者。我认为她从各人的交流中获益良多。这实在妙极:跟我有所连系的人,现在也与她连成一线。我深信这是一段持久的关系。”

对派特而言,与图蕾的交流同样充实。“她的自信由心而发,驱使她一直跳舞、编舞、表达及交流。她乐于倾听,这为她的创作之路奠下美妙基础。而我亦希望在这方面有所提升。我总觉得自己承受巨力压力,但时间却少之又少,令我不得不费力前行。我欣赏柯迪亚的平心静气,以及她的处世之道。我也想学习她的生活方式。这绝不平凡。”

图蕾在日记写下她两年来的转变历程,她亦意识到一切的改变也将延续下去,影响深远。她沉思道:“这股影响力可分为两部分。一方面,当中传递了各种信息、知识、技巧或技能,以及成为舞者的直接和间接方式。但另一方面,这些信息与我的认知有所对立,而这种冲击又衍生出全新想法。”

“我和克里斯朵的文化背景正在交融。在此交叉点上,又可产生甚么? 这对我来说也很重要。”

莎拉・克朗普顿是英国一位备受推祟的作家和广播员,涉猎各个文化与艺术领域。她的作品在《卫报》(The Guardian)、《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泰晤士报》(The Times)及《观察家报》(The Observer)等刊登。

计划

劳力士创艺推荐资助计划

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