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rolex.org搜尋

姬絲桃・派特與胡迪亞・杜妮逐步轉變

發布日期: 2020年1月閱讀需時: 3分52秒

對來自塞內加爾的嘻哈街頭舞者胡迪亞・杜妮(Khoudia Touré)而言,她的加拿大籍編舞導師姬絲桃・派特(Crystal Pite)堪為現代舞巨星,推動她在舞者、編舞者以至個人層面成長。

撰文: 莎拉・克朗普頓(Sarah Crompton)2020年1月
  • 姬絲桃・派特
    導師
  • 胡迪亞・杜妮
    門生

胡迪亞・杜妮笑容滿面地說:「若要用一個字詞來總結過去兩年的經驗,那肯定是『轉變』。無論是從舞者、編舞者還是個人角度出發,我也感覺到自己急速成長。我可以透過舞蹈表達更多,運用更多工具,同時免卻不少困難。就自身而言,我變得更具自信。沒錯。一切變化甚多。」

現年32歲的杜妮來自塞內加爾,是當地舞蹈團La Mer Noire的成員。她回顧參加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Rolex Mentor and Protégé Arts Initiative)期間,獲加拿大編舞家姬絲桃・派特指導的美好時光。二人成為莫逆之交,杜妮觀看導師派特在家鄉溫哥華工作的情況,派特經營的舞蹈團名為Kidd Pivot,而她亦與世界各地的團體合作,例如是荷蘭舞蹈劇場(Nederlands Dans Theatre)、倫敦的皇家芭蕾舞團(Royal Ballet)及蘇黎世芭蕾舞團(Ballett Zürich)。

派特說:「我喜歡她常伴左右。不論身處其他或自己的舞蹈團,又或是在過程期間、開始或結束,她也一一見證著我的不同創作階段。這讓我能夠一直與她對話,感覺妙極。有時我們會忙裡偷閒;有時則共進晚餐。她曾到訪我家並且認識我的家人。我們的關係十分密切。」

派特的職業生涯發展至今,獲得多名非正式導師的協助,比方說,她的首位舞蹈老師把舞蹈室的鑰匙交給她,並容許她隨意編舞;後來,她在法蘭克福芭蕾舞團(Frankfurt Ballett)遇上威廉・科茜(William Forsythe),他深明在此演出的派特,興趣遠不止於表演。在整個舞蹈生涯中,她往往以身作則,而非實際教學。

她說:「我不想告訴她[杜妮]如何行事。她正在努力,而且對此了解甚豐。我更常與她分享自己如何應對特定問題或機會。如有幫助,她可隨時運用所知所得。基本上是為她加油打氣。」

我與姬絲桃交流的時光,充分引領我的個人發展。一小時的指導好比十年人生。

胡迪亞・杜妮,2018至2019年度舞蹈門生

我們在巴黎聚首,派特於當地為《身體與靈魂》(Body and Soul)作最後修飾,此全新多幕劇作品共有40名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Paris Opera Ballet)舞者參演。當我在舞蹈室觀摩時,派特輕聲細語,態度謙遜,從容不迫地指導她面前的大批舞者。單是看到這點便教門生杜妮啟發良多。她說:「親睹像她這樣成功的人士,提醒我更加要盡善盡美。她有很高的職業道德水平,讓我意識到自己有很大的改進空間。我必須全情投入工作之中,展現幹勁。」

派特感謝杜妮的讚賞,並回敬說:「我認為她是天生的領導者。清晰、準確、慎重。我希望和她共事的一大原因在於,我看到她的超卓領導才能。我不知道她看著我與不同規模的舞蹈團合作有何感覺,但可以肯定的是,領導能力是編舞工作的要素。」

她決定讓杜妮體會劇院本身的魔力,亦因如此,她確切感受到自己能積極協助杜妮拓闊知識領域。「展現舞台表演技藝,將燈光、聲音、佈景及服裝設計融為一體。這些工作範疇也是我們能力所及之事。她沒有太多機會擴展自己的練習範圍,所以我認為可在此方面助她一臂之力,尤其是當中許多細節能轉化成不同規模。」

杜妮一直渴望經歷整個過程,挑戰自己,把編舞提升至新層面。她出乎意料地指:「我希望感到迷失。我想涉足未知領域,讓我有機會接受新事物。我希望捨易取難,讓我有機會克服困難。」 派特工作的大型西方劇院與塞內加爾的有限規模形成對比,這亦是杜妮面臨的一大挑戰。如今她致力在達喀爾與合作舞者分享指導期間所學習的一切知識。

她說:「我深信我的祖國有其價值,我亦可與他人分享我的經驗。當這個難得機會來臨時,我並不單從自己的角度出發,而是視之為一艘船艦,或是一道橋樑,承載並連接兩地文化。我身邊有不少年輕人才,而我認為首要任務是把握機會,與他們傳達並分享我的所見所聞。如此,勞力士的計劃不僅讓一個人受益,而是帶來更大的效果。」

其中一個實例,就是杜妮正在巴黎籌備新作,作品將於2020年2月在開普敦舉行的勞力士週末上演,慶祝本屆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的成果。來自利比里亞的舞者皮埃爾-克拉弗・貝萊卡(Pierre-Claver Belleka)亦會參與其中,他是La Mer Noire的合作編舞者之一。他也參與過去兩年的指導歷程;事實上,杜妮、眾舞者及派特的舞蹈團Kidd Pivot早已建立起緊密聯繫。派特注意到:「我欣賞她能夠充分運用知識和技藝,連繫各位舞者。我認為她從各人的交流中獲益良多。這實在妙極:跟我有所連繫的人,現在也與她連成一線。我深信這是一段持久的關係。」

對派特而言,與杜妮的交流同樣充實。「她的自信由心而發,驅使她一直跳舞、編舞、表達及交流。她樂於傾聽,這為她的創作之路奠下美妙基礎。而我亦希望在這方面有所提升。我總覺得自己承受巨力壓力,但時間卻少之又少,令我不得不費力前行。我欣賞胡迪亞的平心靜氣,以及她的處世之道。我也想學習她的生活方式。這絕不平凡。」

杜妮在日記寫下她兩年來的轉變歷程,她亦意識到一切的改變也將延續下去,影響深遠。她沉思道:「這股影響力可分為兩部分。一方面,當中傳遞了各種資訊、知識、技巧或技能,以及成為舞者的直接和間接方式。但另一方面,這些資訊與我的認知有所對立,而這種沖擊又衍生出全新想法。」

「我和姬絲桃的文化背景正在交融。在此交叉點上,又可產生甚麼? 這對我來說也很重要。」

莎拉・克朗普頓是英國一位備受推祟的作家和廣播員,涉獵各個文化與藝術領域。她的作品在《衛報》(The Guardian)、《星期日泰晤士報》(The Sunday Times)、《泰晤士報》(The Times)及《觀察家報》(The Observer)等刊登。

計劃

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

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