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向大師學習

發布日期: 2015年clock閱讀需時: 2m40s
scroll-down

以《飛鳥俠》(Birdman)勇奪奧斯卡®最佳導演的艾力謝路・高沙里斯・依拿力圖(Alejandro G. Iñárritu),以其野蠻溫柔藝術,在特拉維夫的一間戲院裡,第一次感動年輕電影人湯姆・修法勒(Tom Shoval)。十五年後,修法勒在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中,拜師於依拿力圖門下,直接從導師那裡學習如何成為老練的電影製作人,從中吸收更多的人生經驗。修法勒將在本文與我們分享2014至2015年度的門生經驗中,令人難忘的回憶。

撰文:湯姆・修法勒(Tom Shoval)

十六歲時,艾力謝路・高沙里斯・依拿力圖就給我上了第一堂課。我當時就已經愛電影如痴,我的少年時期以電影為生。我看遍所能看的電影,並一字不漏地閱讀我所能找到的電影資訊。為了當上電影製作人,我甚至開始跨出慎重的第一步:轉到特拉維夫的一所中學,該學校提供電影課程。

那一年的冬天冷冽。有一天,我趁風暴來襲翹課,並鑽進早場電影。那部片是依拿力圖的《狗男女的愛》(Amores Perros);我久聞其名,早已迫不及待想看。戲院裡除了一對老夫婦外,空空如也。

電影開始放映,而我瞬間就被赤裸裸、野蠻、嚴厲的影像震懾住。坐在那裡的我,為這個發現激動不已,我想,來自不同世代的全然陌生人,只有在戲院裡,才能共享如這部電影般強大的秘密。對我而言,《狗男女的愛》講述命運,探討個人故事如何成為所有人的故事。

本片著名的鬥狗場面中,那群狂吠的狗將令我永生難忘;該場面是那麼強而有力地表現生命中的暴力循環,然而,卻又那麼悲傷與溫柔。看過那一幕後,我明白,假如我能一圓導演之夢,我也要努力實現這份惻隱之心。

拜師學藝的召喚

十五年後,我正在波蘭華沙的一條大道上散步。我的處女作《綁架練習曲》(Youth)正在一個電影節放映。該片參加過多個電影節,因此,我已成為「常客」,每當電影被放映時,我習慣在城市裡遛躂,並規劃好回程,以便及時趕上問答時間。

艾力謝路・高沙里斯・依拿力圖於洛杉磯卡爾佛市(Culver City)的辦公室中。

我的手機突然響了。那是一個未知來電。我想我知道那是誰,當下怔在原地。

過去幾個月來,我一直在「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的候選名單上。令我喜出望外的是,艾力謝路・高沙利斯・依拿力圖是今年的電影導師。一個月以前,作為入圍的最後三強之一,我飛到洛杉磯與他見面。

我的興奮之情難以言語形容:我在一個錄音室見到艾力謝路,他正在那裡剪輯電影《飛鳥俠》。大螢幕上的畫面看似彷彿於另一個銀河系拍攝,像來自遙遠的未來。米高・基頓(Michael Keaton)盤旋於紐約的天際線。

我暗忖:我所見到的場景是否出自一部即將改變電影藝術的影片?

艾力謝路提議去吃點東西。

我和艾力謝路・高沙里斯・依拿力圖共乘一車。我重複:我和艾力謝路・高沙里斯・依拿力圖共乘一車。

於環球影城的混音階段(希治閣劇院),不久後,湯姆在此首度見到其未來導師。

觀察依拿力圖工作時,我了解到:電影與你所掌握的資源多寡無關。

我已習慣於美得令人屏息的山景之間長途旅行,那是如此壯闊,彷彿是另一個拍攝場面,電影與現實合而為一……這種感覺會讓人上癮。

在餐廳裡,我們有一場關於電影與人生的精采對話。他告訴我,他真的欣賞我的電影。
我閉上雙眼,再睜開,不,這不是夢。
重返華沙。

我顫抖著聲音接聽來電。心裡做好最壞的打算,但是,當一個聲音告訴我說,艾力謝路已選我當他的門生,我的身體很快地放鬆下來。我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城市的大街上歡喜跳躍。

我立刻打電話向在以色列的父親報喜。這一切都是因為他;是他把電影的「癮」傳給我,因為,他帶我去看母親不准我看的電影,而且把錄影帶收在高架上,並警告我不准看,對我這樣的小男孩來說,這是一種默許。我父親在電話那頭感動落淚。

最佳電影學校

這一年精采萬分,例如,參觀依拿力圖最新作品《復仇勇者》(The Revenant)的片場。本片是由湯・夏迪(Tom Hardy)與里安納度・狄卡比奧(Leonardo DiCaprio)主演的新派西部片(neowestern)。艾力謝路給我機會,讓我得以從他的角度跟蹤拍攝。如此寬宏大度,令我得以見證所有準備階段,並看他做出實時決策、部署場次和演員。最好的電影學校莫過於此,我甚至與製作組一起參加首場正式的前期製作會議。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看見傳奇人物積・費斯基(Jack Fisk),他是《失憶大道》(Mulholland Drive)、《荒漠情》(Badlands)及《黑金風雲》(There Will Be Blood)等電影的美術設計;還有電影攝影大師艾曼努爾・盧貝茲基(Emmanuel Lubezki),他剛拍完《引力邊緣》(Gravity)及《飛鳥俠》。在我看來,似乎只有得過奧斯卡獎,或獲提名過的人,才有資格成為這張桌的座上客。

艾力謝路以朋友身分介紹我,並說我是拍過一部好片的新銳導演。聽到此話,我幾乎難以自持。會議之後,我挨近艾力謝路,問他是否注意到,整個製作組都與光頭的奧斯卡小金人有關。他笑了,拍拍我的背說,他肯定贏獎是早晚的事。

我退一步,並好奇著,從這樣一部數千萬美金預算的製作中,我能學到什麼?這與我在以色列習慣的一切天差地別。然而,事實是,僅只是看著依拿力圖這個徹頭徹尾的導演做事,我了解到:電影與你所掌握的資源多寡無關。拜依拿力圖所賜,我學到關於電影的真理:它總是發生在一個情節變化之間,因為它與另一個情節變化相連,從而產生情感衝擊。

我已經習慣依拿力圖看著我身旁的熒幕,問我對鏡頭和里安納度・狄卡比奧有何看法。我已習慣於美得令人屏息的山景之間長途旅行,那是如此壯闊,彷彿是另一個拍攝場面,電影與現實合而為一,我發現這種感覺會上癮,一個少年時代的美夢成真。

幸福的命運轉捩點

現在,我的敘述將貌似離題編劇的牽強附會,但卻是事實。

我獲告知由我參與編劇的短片Aya(阿雅)實現不可能的任務,並入圍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短片五部獲提名影片之一。所以,在完全措手不及之下,我和我導師的力作《飛鳥俠》同一年問鼎奧斯卡,他獲得多達八項提名。命運之輪繼續眷顧著我。

充滿喝采的紅地毯

艾力謝路很替我高興,他的喜悅深深地感動了我。他邀請我和製作組從片場飛到洛杉磯。我讓自己在飛機上舒服地就座,並觀看其他人,我突然一震:這一次,現場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人,不是獲得提名就是已得過奧斯卡獎。那一刻,我認為這是艾力謝路的另一個高明導演手法,讓我意識到,假如我對某事深信不疑,我就能開出那條路,向前行直到抵達目的地。

如今我走在紅地毯上。我身邊的人們享受著魅力時光,放慢腳步,甚至沿途駐足,一切只為讓十五分鐘的名氣更加響亮。保安員對所有人咆嘯好讓人群移動,但是,沒人在乎他們的命令。無論我怎麼看這現象,這令人興奮的時刻粉碎任何冷嘲熱諷的隔閡。一小時後,我來到大廳入口。這時候,你意識到一道藩籬已遭破除。我身旁圍繞著世界各地的名流,他們就跟我一樣輕鬆又興奮。我發現自己正和瑪莉安・歌迪亞(Marion Cotillard)以及班・艾佛力(Ben Affleck)寒暄。

我的影片鎩羽而歸,它從來就沒被看好過。但是,艾力謝路以《飛鳥俠》橫掃所有奧斯卡大獎。有多少人能說,他們實時見證自己的導師贏得如此精彩的肯定?

《復仇勇者》的拍攝地:加拿大卡加利(Calgary)周邊的壯麗山脈。

最後一堂關鍵課

這些日子以來,我正埋首製作第二部長片,艾力謝路十分親切體貼,他在整個過程中指點我。命運之輪將繼續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並不打算為此提早準備;當他們降臨時,我將以愛迎接。這應該是依拿力圖教我的最重要一課:永遠給意外留一點餘地。

湯姆・修法勒傳記

1981年 生於以色列彼達迪華(Petach Tikva)。

2005年 編寫並執導其第一部短片Ha-Lev Haraev(飢餓的心)。

2007年 畢業於耶路撒冷山姆史匹格電影電視學院(Sam Spiegel Film & TV School)。編寫並執導短片Petach Tikva(彼達迪華)。

2011年 編寫並執導短片I Will Drink My Tears(我會喝下我的淚)。

2012年 聯合編寫短片Aya(阿雅)。

2013年 長片《綁架練習曲》(Youth)首映。《綁架練習曲》贏得耶路撒冷電影節最佳電影獎。

2015年 Aya獲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短片提名。

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

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於2002年創立,湯姆・修法勒和艾力謝路・高沙里斯・依拿力圖是參與的眾多師徒檔之一。

勞力士推出創藝推薦資助計劃,旨在以歷史悠久的師徒制度,確保世界藝術傳統得以代代相傳。藉著這項慈善計劃,來自建築、舞蹈、電影、文學、音樂、劇場及視覺藝術這七門藝術、當今最具影響力的大師,與初露頭角的青年藝術家結為師徒,跨越地域與文化疆界,以一對一的師徒關係合力創作。本創舉感動來自世界各地的數百名藝術家,並撥出寶貴時間指導這些才華橫溢的新銳藝術家。在電影藝術方面,艾力謝路・高沙里斯・依拿力圖加入備受尊崇的當代電影巨頭行列,他們都已在影壇名留青史,並擔任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的導師。這些殿堂級人物包括史提芬・費雅斯(Stephen Frears)、華特・默奇(Walter Murch)、美娜・拉兒(Mira Nair)、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及張藝謀。

文化流傳

藝術

探索

分享此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