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to Earth

探索智利巴塔哥尼亚的新物种

野性深海:在生物灭绝前探索智利巴塔哥尼亚的新物种
(CNN) - 智利太平洋岸线隐藏着一片世外桃源。巴塔哥尼亚沿岸的壮丽积雪山绵延不断,珊瑚便正是栖息在这些世上最深的峡湾之中。此处不时发现新物种,而且还有许多地方尚未曾探索。但即使完成记录珊瑚礁,亦不足以避免危机逐渐迫近这片乐土。

影片:斯蒂芬妮・布兰迪斯(Stefanie Blendis);撰文:托马斯・佩奇(Thomas Page)
发布日期: 2020年7月icon-clock阅读需时: 2min 43s

智利及德国生物学家芙芮妮・豪泽曼(Vreni Häusserman)于1990年代末来到智利巴塔哥尼亚,探索“地球仅余的野生环境之一”。

豪泽曼在慕尼黑大学就读时,通过交流计划,到智利康塞普西翁学习一年。
为了搜集论文资料,她与研究伙伴君特・福斯特(Günter Försterra,及后成为她的丈夫),沿智利的蜿蜒海岸线驾驶考察6个月。
他们经常在路上潜水,豪泽曼深被巴塔哥尼亚的无限可能迷倒。她忆述:“这是最美丽,也是认识最缺乏的地区。”

这些偏远的峡湾由冰川侵蚀太平洋河谷而成,此处的海岸线长约80,000公里,相当于地球圆周的两倍。这是必须奉献一生的艰巨使命。幸好,她和福斯特自2003年便在柯马峡湾的惠奈科学观察站成立常设基地,并在此展开研究。

他们二人共发现超过100种新海洋物种,其中包括众多珊瑚及海葵。然而,他们亦表示目前的生态系统,与研究开始之初已大为不同。
豪泽曼说他们目睹峡湾的鲑鱼养殖场数目急升。福斯特亦表示养殖场的鱼类排泄物及饲料颗粒会成为肥料,“大幅改变水中的营养环境”。
福斯特解释:“这会导致藻华,减少水中的含氧量。” 他形容此现象的影响严重,甚至改变整个食物链。
豪泽曼说:“我们一方面面对鲑鱼养殖、捕鱼及贝类生产问题,另外也有来自气候变化的威胁。” 她补充指,从陡峭山坡倾泻而下的温带雨林泥土木屑,以及引致水底缝隙排放甲烷及硫磺的火山活动,均有一定程度的影响。
豪泽曼解释:“多项因素互相影响,有时难以断定每种变化的实际成因,但我们的确看到生物多样性的重大改变。”
她补充道:“这些变化太过快速,绝对并非自然。”

智利是全球第二大的鲑鱼生产地,2018年的出口估值便有50亿美元。
Salmón Chile是鲑鱼生产者及供应商协会,而埃斯特班・拉米瑞兹(Esteban Ramírez)则是其鲑鱼研究总经理。他通过电邮告诉CNN,鲑鱼养殖场的排泄物及饲料颗粒有机会令水中养分提高,但辩指大部分情况只会影响养殖场附近的水区。
他也补充,鲑鱼业遵守严格的环境法规,并已采用减轻负面影响的技术。他表示生物多样性的任何改变都是基于“多个因素”,包括“气候变化、污染及其他人为因素”。
他说:“我们一直致力避免破坏,通过创新与研究减少对环境的影响。”

豪泽曼和福斯特的工作渐成生物分类,即发现及界定物种,并需要与时间竞赛。她说:“(生物分类)是全球普遍的难题。世上有许多许多物种尚未被仔细记录描述,或与相类似的生物作比较……不幸地,殊多物种将不能赶及在灭绝前被记录下来。”
豪泽曼补充:“我们努力记录这里的生物,探索在此栖息的物种、其生活环境、生存条件,(以及)气候变化的影响。”

水面以下的世界奇妙无穷,部分研究所得更可引起全球关注。当地球大气层的二氧化碳含量愈高,海洋便会愈趋酸性。峡湾浅水珊瑚的生活环境,与科学界估计的2100年海洋酸度相若。它们或可以揭示其他地区珊瑚的未来。

豪泽曼和福斯特在浅水区域发现众多物种,其中包括两种海葵,便依女儿菲奥娜(Fiona)及儿子法比安(Fabian)的名字,将它们命名为“Isoparactis fionae”及“Isoparactis fabiani”。豪泽曼说:“我认为它们代表未来一代应关爱及认识如何照料地球。”

他们使用可下潜500米的遥控潜水器探索深渊。豪泽曼表示他们的“宏愿”,是运用更先进的遥控潜水器,抵达柯马南面1,300米深的梅谢尔海峡(Messier Channel)。此处的大部分区域仍未被探索。她补充:“实在难以想象我们会在那里发现什么。”
豪泽曼与福斯特向政府提供信息,他们说这可协助智利巴塔哥尼亚的可持续及保护发展。豪泽曼表示他们对生态系统仍然“认识不足”,并相信这是人们不察觉其危机的原因。
豪泽曼说当她与智利民众分享水中植物的照片时,他们经常会惊叹此生物多样性丰富的乐土原来就在跟前。她说:“这正是海洋的悲歌:即使水中生物消失殆尽,亦没有人会知道。因此,与大众分享这些图像,展示海洋的美态可谓非常重要。
“要先了解,才会喜爱。有了喜爱,方有保育的动力。”

合作关系系列

Call to Earth

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