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to Earth

探索智利巴塔哥尼亞的新物種

野性深海:在生物滅絕前探索智利巴塔哥尼亞的新物種
(CNN) - 智利太平洋岸線隱藏著一片世外桃源。巴塔哥尼亞沿岸的壯麗積雪山綿延不斷,珊瑚便正是棲息在這些世上最深的峽灣之中。此處不時發現新物種,而且還有許多地方尚未曾探索。但即使完成記錄珊瑚礁,亦不足以避免危機逐漸迫近這片樂土。

影片:斯蒂芬妮・布蘭迪斯(Stefanie Blendis);撰文:托馬斯・佩奇(Thomas Page)
發布日期: 2020年7月icon-clock閱讀需時: 2min 43s

智利及德國生物學家雲妮・豪澤曼(Vreni Häusserman)於1990年代末來到智利巴塔哥尼亞,探索「地球僅餘的野生環境之一」。

豪澤曼在慕尼黑大學就讀時,通過交流計劃,到智利康塞普西翁學習一年。
為了蒐集論文資料,她與研究夥伴君特・福斯特(Günter Försterra,及後成為她的丈夫),沿智利的蜿蜒海岸線駕駛考察6個月。
他們經常在路上潛水,豪澤曼深被巴塔哥尼亞的無限可能迷倒。她憶述:「這是最美麗,也是認識最缺乏的地區。」

這些偏遠的峽灣由冰川侵蝕太平洋河谷而成,此處的海岸線長約80,000公里,相當於地球圓周的兩倍。這是必須奉獻一生的艱鉅使命。幸好,她和福斯特自2003年便在柯馬峽灣的惠奈科學觀察站成立常設基地,並在此展開研究。

他們二人共發現超過100種新海洋物種,其中包括眾多珊瑚及海葵。然而,他們亦表示目前的生態系統,與研究開始之初已大為不同。
豪澤曼說他們目睹峽灣的鮭魚養殖場數目急升。福斯特亦表示養殖場的魚類排泄物及飼料顆粒會成為肥料,「大幅改變水中的營養環境」。
福斯特解釋:「這會導致藻華,減少水中的含氧量。」 他形容此現象的影響嚴重,甚至改變整個食物鏈。
豪澤曼說:「我們一方面面對鮭魚養殖、捕魚及貝類生產問題,另外也有來自氣候變化的威脅。」 她補充指,從陡峭山坡傾瀉而下的溫帶雨林泥土木屑,以及引致水底縫隙排放甲烷及硫磺的火山活動,均有一定程度的影響。
豪澤曼解釋:「多項因素互相影響,有時難以斷定每種變化的實際成因,但我們的確看到生物多樣性的重大改變。」
她補充道:「這些變化太過快速,絕對並非自然。」

智利是全球第二大的鮭魚生產地,2018年的出口估值便有50億美元。
Salmón Chile是鮭魚生產者及供應商協會,而埃斯特班・拉米瑞茲(Esteban Ramírez)則是其鮭魚研究總經理。他通過電郵告訴CNN,鮭魚養殖場的排泄物及飼料顆粒有機會令水中養分提高,但辯指大部分情況只會影響養殖場附近的水區。
他也補充,鮭魚業遵守嚴格的環境法規,並已採用減輕負面影響的技術。他表示生物多樣性的任何改變都是基於「多個因素」,包括「氣候變化、污染及其他人為因素」。
他說:「我們一直致力避免破壞,通過創新與研究減少對環境的影響。」

豪澤曼和福斯特的工作漸成生物分類,即發現及界定物種,並需要與時間競賽。她說:「(生物分類)是全球普遍的難題。世上有許多許多物種尚未被仔細記錄描述,或與相類似的生物作比較……不幸地,殊多物種將不能趕及在滅絕前被記錄下來。」
豪澤曼補充:「我們努力記錄這裡的生物,探索在此棲息的物種、其生活環境、生存條件,(以及)氣候變化的影響。」

水面以下的世界奇妙無窮,部分研究所得更可引起全球關注。當地球大氣層的二氧化碳含量愈高,海洋便會愈趨酸性。峽灣淺水珊瑚的生活環境,與科學界估計的2100年海洋酸度相若。它們或可以揭示其他地區珊瑚的未來。

豪澤曼和福斯特在淺水區域發現眾多物種,其中包括兩種海葵,便依女兒菲奧娜(Fiona)及兒子法比安(Fabian)的名字,將它們命名為「Isoparactis fionae」及「Isoparactis fabiani」。豪澤曼說:「我認為它們代表未來一代應關愛及認識如何照料地球。」

他們使用可下潛500米的遙控潛水器探索深淵。豪澤曼表示他們的「宏願」,是運用更先進的遙控潛水器,抵達柯馬南面1,300米深的梅謝爾海峽(Messier Channel)。此處的大部分區域仍未被探索。她補充:「實在難以想像我們會在那裡發現甚麼。」
豪澤曼與福斯特向政府提供資料,他們說這可協助智利巴塔哥尼亞的可持續及保護發展。豪澤曼表示他們對生態系統仍然「認識不足」,並相信這是人們不察覺其危機的原因。
豪澤曼說當她與智利民眾分享水中植物的照片時,他們經常會驚嘆此生物多樣性豐富的樂土原來就在跟前。她說:「這正是海洋的悲歌:即使水中生物消失殆盡,亦沒有人會知道。因此,與大眾分享這些圖像,展示海洋的美態可謂非常重要。
「要先了解,才會喜愛。有了喜愛,方有保育的動力。」

合作關係系列

Call to Earth

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