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巴塔哥尼亚峡湾的水底森林

芙芮妮・豪泽曼

发掘科学界前所未知的新物种,只是海洋学家芙芮妮・豪泽曼(Vreni Häussermann)保护巴塔哥尼亚峡湾野生水域的其中一项理据。

作为传统科学探险家,芙芮妮・豪泽曼面对风暴、技术失误、孤独、不适及危险,坚持揭示这个隐藏地球最偏远之处的世界:巴塔哥尼亚南部黑暗而冰冷的水域。

幽深的水底森林、突兀的珊瑚礁及奇异的柳珊瑚群,生长在巴塔哥尼亚峡湾的深水区域,日光透不进这里,四周变得漆黑。它们的美态逐渐被这位2016年劳力士雄才伟略大奖得主发掘出来。

近25年来,豪泽曼为守护南部水域的生物,多番下潜、搜集、分类及主动争取。在过程中,她揭示了全新的生态系统及物种。

巴塔哥尼亚接近南美洲大陆的南端,尽管地势险要、天气恶劣、海水冰冷,这里却是地球生命的一大摇篮,而且面积甚广。这位德国及智利生物学家解释:“智利巴塔哥尼亚其实非常辽阔。如果您测量其海岸线,便会发现它长逾100,000公里。这相当于环绕地球两周。因此我们穷尽一生亦未能完全探索整个区域。”

在其探险生涯的首20年,豪泽曼只能够单凭水肺潜水,探索水面以下30米。劳力士大奖让她可以使用遥控潜水器,将水深上限增至500米,甚至1,000米。由此,她的研究进入了全新领域,出版众多影片、图像及书籍,阐述生活在漆黑冷水中、色彩斑斓的怪异生物。这些发现亦成为她倡议成立海洋保护区的基石,以保育其中的非凡物种。

她估算目前已有70多种生物获辨认,100至200种生物仍有待完成科学研究及分类。其中三种新海葵更以其丈夫及子女命名。深水珊瑚及海葵等新物种均有收录在其书籍Marine Benthic Fauna of Chilean Patagonia: an Illustrated Identification Guide之中。

豪泽曼说:“对我而言,智利巴塔哥尼亚是地球上最美丽的地方,只要在此潜水,便会发现其美态与各种色彩。”

然而,这片硕果仅存的野生乐土,正受到人类活动的威胁。捕鱼、养鱼、污染、脱氧及全球暖化均慢慢地摧毁此处。她指出:“10年内,数个主要物种的数量将会下跌75%。我们希望令[全球]意识到问题所在,了解人类影响带来的改变。”

每当我们改变,或是移走环境中某些元素,便会影响整体平衡,因此明白我们行为的后果非常重要。芙芮妮・豪泽曼

“每当我们改变,或是移走环境中某些元素,便会影响整体平衡,因此明白我们行为的后果非常重要。生态系统是一个汇聚集许多物种的繁复结构,唯有理解生态系统,我们才能真正了解各种后果。”

初时,豪泽曼专注于搜集及辨别巴塔哥尼亚峡湾的生物。项目逐渐地演进成记录整个新生态系统,并确立关键区域,作为测量人类活动影响的科学参考。

她忆述道:“我们找到11种无脊椎动物,它们组成巴塔哥尼亚的不同栖息地。我们称之为海洋动物森林,因为它们与陆上森林相当接近。这种森林为三维结构,有些动物会建构空间,其他则在此栖身、游动、觅食及藏身。每个海洋动物森林都一个截然不同的生态系统,举例而言,珊瑚礁同时可以是柳珊瑚群。”

在极冷水域及近黑环境中发现的珊瑚礁,推翻了海洋生物学的普遍认知,为珊瑚的适应力,以及在气候变化等影响下的生存能力开辟崭新见解。

智利巴塔哥尼亚是生物多样性的热点,需要大众保护。芙芮妮・豪泽曼

为守护这些生态系统的未来,豪泽曼倡议近20年,在巴塔哥尼亚峡湾建立最少25个海洋保护区,组成网络。目前,10个不同面积的海洋保护区中,只有两个受到高度保护,而且大多数允许鲑鱼养殖。

豪泽曼表示运用海洋数据及已知物种分布建立的模型,将有助决定海洋保护区的设立地点。“我们向其他科学家、公众及决策者展示这些数据、照片及影片,令他们明白智利巴塔哥尼亚是生物多样性的热点,需要大众保护。”

随着峡湾鲑鱼养殖业于近年衰减,以及当地社区的大力支持,她再次希望智利政府能够同意并实行计划。

豪泽曼的工作为劳力士“保护地球,恒动不息”计划的一部分。此计划旨在探索地球上最后的野生境地,揭示未知的奇观,并为造福后代而致力保护环境。

2016年发布

巴塔哥尼亚的深海生态

阅读原文
  • 保护地球 恒动不息

    海洋英雄

    在BBC纪录片《海洋英雄》探索芙芮妮・豪泽曼

    icon-play观看影片

劳力士雄才伟略大奖

里程碑

探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