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巴塔哥尼亞峽灣的水底森林

雲妮・豪澤曼

發掘科學界前所未知的新物種,只是海洋學家雲妮・豪澤曼(Vreni Häussermann)保護巴塔哥尼亞峽灣野生水域的其中一項理據。

作為傳統科學探險家,雲妮・豪澤曼面對風暴、技術失誤、孤獨、不適及危險,堅持揭示這個隱藏地球最偏遠之處的世界:巴塔哥尼亞南部黑暗而冰冷的水域。

幽深的水底森林、突兀的珊瑚礁及奇異的柳珊瑚群,生長在巴塔哥尼亞峽灣的深水區域,日光透不進這裡,四周變得漆黑。它們的美態逐漸被這位2016年勞力士雄才偉略大獎得主發掘出來。

近25年來,豪澤曼為守護南部水域的生物,多番下潛、蒐集、分類及主動爭取。在過程中,她揭示了全新的生態系統及物種。

巴塔哥尼亞接近南美洲大陸的南端,儘管地勢險要、天氣惡劣、海水冰冷,這裡卻是地球生命的一大搖籃,而且面積甚廣。這位德國及智利生物學家解釋:「智利巴塔哥尼亞其實非常遼闊。如果您測量其海岸線,便會發現它長逾100,000公里。這相當於環繞地球兩周。因此我們窮盡一生亦未能完全探索整個區域。」

在其探險生涯的首20年,豪澤曼只能夠單憑水肺潛水,探索水面以下30米。勞力士大獎讓她可以使用遙控潛水器,將水深上限增至500米,甚至1,000米。由此,她的研究進入了全新領域,出版眾多影片、圖像及書籍,闡述生活在漆黑冷水中、色彩斑斕的怪異生物。這些發現亦成為她倡議成立海洋保護區的基石,以保育其中的非凡物種。

她估算目前已有70多種生物獲辨認,100至200種生物仍有待完成科學研究及分類。其中三種新海葵更以其丈夫及子女命名。深水珊瑚及海葵等新物種均有收錄在其書籍Marine Benthic Fauna of Chilean Patagonia: an Illustrated Identification Guide之中。

豪澤曼說:「對我而言,智利巴塔哥尼亞是地球上最美麗的地方,只要在此潛水,便會發現其美態與各種色彩。」

然而,這片碩果僅存的野生樂土,正受到人類活動的威脅。捕魚、養魚、污染、脫氧及全球暖化均慢慢地摧毀此處。她指出:「10年內,數個主要物種的數量將會下跌75%。我們希望令[全球]意識到問題所在,了解人類影響帶來的改變。」

每當我們改變,或是移走環境中某些元素,便會影響整體平衡,因此明白我們行為的後果非常重要。雲妮・豪澤曼

「每當我們改變,或是移走環境中某些元素,便會影響整體平衡,因此明白我們行為的後果非常重要。生態系統卻是一個匯聚集許多物種的繁複結構,唯有理解生態系統,我們才能真正了解各種後果。」

初時,豪澤曼專注於蒐集及辨別巴塔哥尼亞峽灣的生物。項目逐漸地演進成記錄整個新生態系統,並確立關鍵區域,作為測量人類活動影響的科學參考。

她憶述道:「我們找到11種無脊椎動物,牠們組成巴塔哥尼亞的不同棲息地。我們稱之為海洋動物森林,因為它們與陸上森林相當接近。這種森林為三維結構,有些動物會建構空間,其他則在此棲身、游動、覓食及藏身。每個海洋動物森林都一個截然不同的生態系統,舉例而言,珊瑚礁同時可以是柳珊瑚群。」

在極冷水域及近黑環境中發現的珊瑚礁,推翻了海洋生物學的普遍認知,為珊瑚的適應力,以及在氣候變化等影響下的生存能力開闢嶄新見解。

利巴塔哥尼亞是生物多樣性的熱點,需要大眾保護。雲妮・豪澤曼

為守護這些生態系統的未來,豪澤曼倡議近20年,在巴塔哥尼亞峽灣建立最少25個海洋保護區,組成網絡。目前,10個不同面積的海洋保護區中,只有兩個受到高度保護,而且大多數允許鮭魚養殖。

豪澤曼表示運用海洋數據及已知物種分布建立的模型,將有助決定海洋保護區的設立地點。「我們向其他科學家、公眾及決策者展示這些數據、照片及影片,令他們明白智利巴塔哥尼亞是生物多樣性的熱點,需要大眾保護。」

隨著峽灣鮭魚養殖業於近年衰減,以及當地社區的大力支持,她再次希望智利政府能夠同意並實行計劃。

豪澤曼的工作為勞力士「保護地球,恒動不息」計劃的一部分。此計劃旨在探索地球上最後的野生境地,揭示未知的奇觀,並為造福後代而致力保護環境。

2016年發布

巴塔哥尼亞的深海生態

閱讀原文
  • 保護地球 恒動不息

    海洋英雄

    在BBC紀錄片《海洋英雄》探索雲妮・豪澤曼

    icon-play觀看影片

勞力士雄才偉略大獎

里程碑

探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