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蒂茨製錶學院力求精準的教育

發布日期: 2016年5月clock閱讀需時: 1 min 45 s
scroll-down

為解決美國熟練錶匠人才短缺的問題,勞力士於2001年成立了一所學院,以培養維修高品質機械腕錶的新一代年輕專家。

利蒂茨位於賓夕凡尼亞州,一座座小山、一片片農場和一簇簇小森林環繞著這裡的鄉村,氣氛恬靜怡人,與瑞士製錶業的中心地帶汝拉山有著不可思議的相似之處。然而,兩者的共通點並非僅僅只是表面。利蒂茨是一座阿米希(Amish)鄉村,居住著十分虔誠、來自瑞士的傳統主義者。此外,自19世紀以來,附近的蘭卡斯特(Lancaster)縣城一直都是美國製錶業的中心。

這個「德裔賓夕凡尼亞人」鄉村地區的板條白板房屋和農莊,還有購物商場,則折射出另一種美國風情。利蒂茨製錶學院建築以石頭砌成,佔地4,274平方米(46,000平方呎),由著名獲獎建築師米高・格拉夫斯(Michael Graves)設計,旨在把這兩個世界聯繫起來。從兩端看,建築採用當地穀倉傳統的尖拱形式,與周圍的鄉村環境融為一體。在建築的兩側,自然光線穿過高大的窗戶傾瀉到室內,展現出瑞士製錶廠的設計,同時切合現今之目的──成為年輕錶匠的學府,及日益壯大的勞力士服務中心所在地。

彌補人手

利蒂茨製錶學院的所有支出和設備均由勞力士負責,學費也由勞力士支付。製錶工具由學生自行購買。對這個年齡的學生而言,投入的開支可算十分高昂,但這些工具將會在他們整個職業生涯中陪伴左右。

利蒂茨學院誕生於2001年,以應對行業出現的問題。當時,在整個行業之內,能夠維修豪華機械手錶、技藝純熟的合資格錶匠非常短缺。1980年代石英錶出現後,大多數電子機芯無法維修,這種趨勢貶低了錶匠技藝的價值,也令製錶學院紛紛關閉。1973至2000年間,美國錶匠數量從32,000人大跌至6,500人。隨著錶匠人數下跌,老一輩錶匠在退休之後後繼無人,這使技藝純熟的合資格售後服務專家越來越少;同時,代代相傳的機械製錶知識也遭受威脅。到了1990年代,高品質機械錶的銷售恢復生機並蓬勃發展,這預示著常規服務和維修的需求正恢復增長。

在利蒂茨的第一年,學生就開始以人手製作需要精密組裝的微機械腕錶組件。

培養文化

利蒂茨學院自開辦之後,已幫助美國恢復製錶文化,培養出約115名合資格的售後服務錶匠。超過半數的畢業生在美國勞力士特約零售商或勞力士內部工作,其餘則在其他地方施展才華,包括獨立零售商或其他高級製錶公司。利蒂茨學院十分成功,美國各大零售商甚至紛紛設立新的售後服務工作站。在學院註冊約100個開放的零售維修服務崗位中,約有30個崗位為全新開設。此外,勞力士還在北西雅圖學院和奧克拉荷馬州大學開設了另外兩門課程,這兩門課程都採用獨樹一幟的利蒂茨課程授課。如今,這些課程的畢業生已遍及全美各地,遠至太平洋領地關島,其中部分學生已晉升至管理崗位。

值得一提的是,利蒂茨製錶學院設有一個網站,但不再積極招生。每年有70至100名申請者值得考慮,但卻只有大約40名候選人獲邀參加長達八小時的嚴格測試和面試,最終更只有14人能穿上一年級學生的藍色實驗室外套,開始為期兩年的學徒生涯。

利蒂茨製錶學院院長靴文・美亞(Herman Mayer)解釋:「我們需要說明,這不是一份工作,而是一種生活方式。他們需要清楚了解我們是做甚麼的,以及未來兩年要做甚麼。」

利蒂茨製錶學院學生製作的學院時鐘,這是其中一份課程專題習作。

創造職業

從14年前開辦以來,學院成功招攬在電玩遊戲世界,而非樂高積木和Meccano組合玩具之中長大的一代。遠至美國加州市區的學生,千里迢迢慕名來到賓夕凡尼亞州的鄉村求學。他們很多是十幾歲的高中畢業生,其他則是擁有大學學位,甚至是主修機械工程的畢業生,還有少數是三十多歲準備轉行的人士。為期一天的遴選過程非常嚴格,測試學員解決問題的能力,以考察他們在機械方面的能力傾向,而非測試他們已獲證明的機械技能。在多個測試和面試環節中,美亞及三位導師更關注學員是否表現出始終如一的推理能力、挫折承受能力,以及熱情和敬業精神。

課堂是創意流動的地方。你需要設法在創意上多花功夫並在家學習,甚至包括微機械學,但絕對讓你受益匪淺。亞歷沙・杜瑪仕,二年級學生

美亞認為,在某些特定範圍內,靈巧的手藝並非必要條件,因為這可以經由良好的訓練來掌握。結果顯而易見。深夜時分,點點燈光打破了學院的黑暗,學生們仍在埋頭於學院的腕錶習作。教學時間早已過去,而忙碌的第二天又將於早上七點半開始。利蒂茨創造的是職業。投入和熱情需要相互結合,這點雖然沒有明示出來,但對任何訪客來說,這已盡在不言中。二年級學生亞歷沙・杜瑪士(Alexa Tumas)指:「課堂是創意流動的地方。你需要設法在創意上多花功夫並在家學習,甚至包括微機械學。這事情很費力勞神的,但絕對讓你受益匪淺。」

畢業生因嚴謹的紀律和掌握的深厚知識而備受讚譽。目前在費城附近的零售商工作的威廉・夏比遜(William Harbison)說道:「考試似乎總會扔給你一些不同的東西。標準訂得很高。」這經歷足以改變人生。在選拔測試中,學生接過牙籤,並用它來協助說明簡單泵發動機的工作原理;短短幾個月後,他們就開始製作功能齊全的腕錶機芯。

在第一年的個人專題習作中,每名學生都會根據現有的機芯,自行製作組件並裝配學院腕錶。學院認為,迅速制訂出鋸削、切割、車削等技能的基本訓練,並製作出運作正常的手工組件,這種能力可以鼓勵發展個人特色,同時培養出自豪感及成就感。有些身穿白色外套的二年級學生,甚至使他們的腕錶更加精密或添加裝飾。

我們需要說明,這不是一份工作,而是一種生活方式。靴文・美亞,利蒂茨製錶學院院長

二年級學生賓・古里洛夫(Ben Kuriloff)把學院腕錶視為第一學年的最高目標:「如果我們需要幫助或者有甚麼疑問,都可以隨時請教導師,但最終還是由我們主導,必須自己解決問題。手錶首次成功運行並達到所有要求時,你知道這是靠自己的技能來完成的,心中會有一種實在的滿足感。」他補充道。這些專題習作年底完成,成績斐然,很多人都自豪地將他們的作品戴在手腕上。一位學生製作的機芯技術卓越,做工極致精美,以致令瑞士製錶業協會在世界最大的年度鐘錶展巴塞爾世界鐘錶博覽會上展出了這件作品。學院時鐘也是多項專題習作之一。導師加利・比斯西利(Gary Biscelli)說:「我們並不以手錶來評估學生,而是以他們的成長歷程來評估。」

二年級學生正在製造機芯,學習如何評估和維修所有腕錶組件。

公認的品質保證

利蒂茨秉承傳統高品質瑞士製錶學院的所有優點,近年更增加了一項至關重要的特色。由利蒂茨創立的瑞士製錶美國培訓聯盟(SAWTA)課程,特別針對零售環境而作出修訂,尤其是在製錶工藝的基礎上增加了客戶服務技巧和零件管理。美國鐘錶匠研究所(AWCI)提供該課程的獨立認證。雖然勞力士零售店目前備受追捧,但主要目標是為高級、售後製錶職業生涯打下穩固的基礎。勞力士服務中心位於學院樓上,寬敞明淨。從經典的戰後型號以至工藝先進的新式腕錶,這裡每年處理成千上萬件鐘錶產品。儘管兩者相距甚近,但完全獨立營運。服務中心在其服務範圍和完美品質方面,為學院的畢業生樹立了典範,學生們在今後維修客戶的腕錶時,將繼續秉持這些特質。

利蒂茨學院採用與勞力士相同的頂級標準,並與美國不斷變化的環境互相結合。靴文・美亞深信,學院和學生將繼續大放異彩。「永無止境──這正是製錶行業的魅力所在。」他微笑說。

我們的創辦精神

恒動精神

探索

分享此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