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薇亚・厄尔浩瀚希望

发布日期: 2016年8月clock阅读需时: 12min50
scroll-down

自1982年担任劳力士代言人的海洋生物学家席薇亚・厄尔(Sylvia Earle),逾四十年来一直是深海探索的先锋。她以探索、研究及保护地球海洋为己任。如今,她通过自己创立的“蓝色使命”(Mission Blue)计划,争取公众对保卫海洋“希望点”(Hope Spots)的支持。

厄尔在城镇码头观察桩柱上的海绵和珊瑚,照片由劳力士代言人大卫・杜比勒(David Doubilet)拍摄。人造桩柱成为暗礁,为海洋生物提供更多栖息地。

席薇亚・厄尔是著名美国深海探险家、海洋生物学家、潜航员、讲师、作家及国家地理学会驻会探险家(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Explorer-in-Residence)。四十年来,她一直是深海勘探界的先驱,在海洋探险研究方面位列前沿。她亦是海洋技术公司“深海探索与研究”(DOER)的创始人,积极为自己和其他科学家开发设备,借以深入钻研前所未到的海洋领域。

1970年,厄尔带领一队潜航员参与美国政府的“玻陨石二号”(Tektite II)研究计划,在海底实验室居住整整两星期,尝试了解海洋生态以及在海底生活对人体的影响。1979年,她身穿JIM耐压潜水衣潜进太平洋水面以下381米(1,250英尺),创下自由下潜世界纪录。

厄尔于2009年获颁TED大奖,表彰她改变世界的远大目光。在TED的支持下,她创立了“蓝色使命”,藉着建立名为“希望点”的保护区,保护全球各地重要的海洋领域。荣获艾美奖的Netflix纪录片《蓝色使命》亦以厄尔为主题,阐述她的事业生涯及其保护“希望点”的目标。

你为何成为海洋探险家?

我从来没有刻意选择这种生活。所有人小时候都是探险家,只是有些人长大后也未曾改变。我三岁时首次接触大海,当时一股海浪迎面而来,自始我便对海洋世界产生兴趣。

这些年来我都十分关注海洋生物。潜水非常奇妙,你会感觉毫无重量,不知道接下来会碰见什么,满载惊喜。可以肯定的是,每次潜入水中都会遇到美妙事物,令人无法抗拒。我真的难以想象自己没有成为深海探险家的生活。

倘若我们跟随你下潜至你最喜欢的海域,会看到一番怎样的景象?

若要说最喜欢的潜水经历之一,想必是五十年前,那时的海洋与现在迥然不同,不过现在当然还有很多值得探索的地方。

我最近在马略卡(Majorca)附近的德尔托罗小岛(Isla del Toro)对开下潜。此处多年受到保护,可见大鱼和庞大梭鱼群畅游其中。这里的珊瑚礁看来还算健康,但全球各地的珊瑚礁则已消失近半,九成大鱼和无数小鱼也不复见。

现在,每当我不禁想去哪个地方潜水,都希望能够乘坐时光机回到过去,看看那片海洋从前的美态,或是穿越未来,见证海洋在人类的努力下重拾健康。

席薇亚・厄尔,照片由大卫・杜比勒于2015年极地之美北极考察之旅(Elysium Arctic expedition)期间拍摄,二人与其他人士合作,探索并记录北极生态。

对比早期潜水的景象,你所目睹的重大破坏有哪些?

我们杀掉了太多鱼。人类每年从海洋撷取近1亿公吨野生动物,并严重破坏它们的栖息地。不少生物在捕获后,最终只是弃如敝屣。

不少人曾认为海洋浩瀚无垠,复原力强,人类不会对之构成伤害。事实上,我们在数十年间已破坏了地球基本的生态系统。这些系统相互交织,而我们现在才察觉到当中的真正价值。许多人还是不明白,保护海洋其实等同保护自己。

什么让你一直抱持希望?

种种原因让我觉得仍有希望。首先,我们已经开始意识到自己对海洋的影响,并逐渐理解其重要性。洞见症结,将会启发更多更深入的保护活动。

例如,在西太平洋岛国帕劳(Palau)的专属经济区,八成的总面积现已成为野生动物安全的栖息之所,余下两成则受到监管,让当地居民可依靠海洋资源维持生计。旅游业是当地的主要收入来源,意味岛民不用依赖捕杀鱼群、鲨鱼或其他生物为生,反而可为海洋生物建立安全栖所。这种方式显然更加可取,并可作持续发展,生生不息。

我三岁时首次接触大海,当时一股海浪迎面而来,自始我便对海洋世界产生兴趣。

你是少数在海底生活过的幸运儿,最近一次是于2012年。在这10次体验中,你领略到什么?

我领略到每条鱼都是独立个体,跟猫、狗、马及人类一样。这点我一直理解,不过跟每条鱼在同一水域昼夜生活后,我的体会变得更深。每条鱼都有自己的面貌和个性。这活现了生命的奇迹,丰富多样。

在海底日夜生活让我收获颇丰。我们能够辨别各条梭鱼。它们有些好斗,有些则比较害羞。只需观察它们的行为,便能一一识别。每当它们游近,并来到窗前偷看时,我们总能认出每张脸庞。所以不会说“这里有一条神仙鱼”,而是会说“这条神仙鱼又来了”,真是一大突破。

听起来你并没有失去孩提时期的好奇心。

希望没有。长大其实没有想象般美好。

俯瞰西班牙马略卡海岸的巴利阿里群岛。这些海岛成为地中海的希望点。

孩童般的好奇心是海洋科学家不可或缺的特质吗?

好奇心人人皆有。这使我们不断探索未知,将知识世代相传,竭力为下一代带来更好的机遇。如今我们这一代的眼界、学问及见识都较从前更加丰富。现在的孩子甚至可从太空瞻地球的面貌,这是我们成长时期从未见过的。

然而,我们还是刚刚开始探索海底。地球的生命历史与海洋历史同样悠久。从海洋取一桶水,内里仿佛满载地球的生命。海洋是所有活动的根源。

无人能够独力完成一切,但每个人都可出一分力。集合众人之力,定必有所作为。

为何你认为海洋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这种情况已有所改善,但也变得更加迫切,因为我们察觉到海洋潜藏一些不可逆转的变化。“不可逆转”是指物种的灭绝。“不可逆转”亦代表我们已届无可挽回的地步。回想我们对天空、海洋所做的事,还有从土地撷取的资源,一切都证明自然生态平衡已到达临界点。为求生存,我们与所有生物一样,都必然需要使用天然资源,但过去我们未有好好节制,竟以为自然资源取之不尽,甚至把海洋当作垃圾场。现在,我们开始制定规例、法规或法律,更重要的是建立关爱自然的道德观念,因为这比立法要有效得多。

你如何借助科技,把海洋变成研究所?

若非有科技协助,我们根本无法登月。若非掌握相关技术系统,我们也不可能成功来回海洋最深处。不过,科技并非万能,正如我们无法创造金枪鱼、青蛙或一花一树。

我们当下欠缺的是一个玻璃球,它可以通过潜艇把我们运送到海底。这样的计划正步入尾声。如今有无数人可以乘坐飞机升上7英里的高空,同样,我们也希望有这么多人可以潜入7英里的深海,一探深海采矿的情况。我们需要先观测再评估。

你的人生成就非凡,哪一项令你最满足?

没有最满意的,只有更满意的。前瞻总较缅怀过去更有意义。

“蓝色使命”与“希望点”计划有何目标?

“蓝色使命”旨在进一步探索及了解海洋。这就需要用到科技来摸索及理解大自然,并向科学家以至普罗大众竭力宣扬有关信息。我们也希望鼓励大众身体力行,关注不同海域并努力将之变成“希望点”,同时承诺与志同道合之士携手保护海洋。
“希望点”可以是状态完好之地,也可以是饱受破坏、但只要悉心照料便可回复原貌的水域。

在“蓝色使命”中,有哪些地方你特别关注?

加拉帕戈斯群岛(Galapagos)是其中一个“希望点”。这一地球的瑰宝正陷入险境,但只要经过悉心保护,相信情况将有所改善。
美国的切萨皮克湾(Chesapeake Bay)是另一个令人惋惜的例子,四百年前跟现今的模样相比,可谓天差地别。这水域位处华盛顿特区的后方,现已弄得一团糟。

照片由大卫・杜比勒拍摄。厄尔旁边为“深海漫游者”,她驾驶此潜水器深入巴哈的巴哈姆(Baham)水域,深度达335米。

缅因州海岸对开的卡西斯海脊(Cashes Ledge)已获保护约十五年。这片细小水域禁止捕鱼,成为海洋生物的栖息所,更是少数能找到大鳕鱼的地方。

冠上“希望点”之名并不代表该处受到保护。2015年,我们终于等到联合国落实协议,有望真正保护公海。然而,直至现时为止,情况仍像蛮荒的美国西部。

寻找自己所爱。别忘记对生活中所在意的事物保持热情。

保护海洋对大众来说并非易事,往往令人感到力不从心。单凭一臂之力,如何才能有效贡献?

我身同感受,有时也会觉得自己孤军作战。有一点我们必须明白,就是无人能够独力完成一切,但每个人都可出一分力。集合众人之力,定必有所作为。惰性是地球未来的一大危机,人类拥有力量,但却没有妥善运用,甚或误用。

解决方法非常简单,就是大家努力做正确的事情,一点一滴的累积。一千人、一亿人一起做同一件事,变化绝不容轻视,但若总抱持“我只有一人之力”的心态,然后坐视不理,那必然一成不变。选择就在我们手中。

有什么忠告让你深深受用?

这个忠告我也常告诉其他人。寻找自己所爱。别忘记对生活中所在意的事物保持热情。对我来说,成为科学家是我一直想做的事,也是我的追求。我很幸运能够实现所想,也很幸运我的父母一直让我做自己喜欢的事。我也鼓励大家这样做。

我知道有些孩子也许会觉得梦想遥不可及,但我会告诉他们:“别担心自己尚未找到方向。多给自己些时间。说不定你会成为通才,这也很好。这正是你的特别之处。对各种事物都感兴趣?棒极了,去做吧!”

你认为“公民科学”(由业余人士和非专业科学家进行的研究)有助于“蓝色使命”的发展吗?

当然,事实上这早已发挥作用。他们就像一支军队,说成海军也许会更加贴切。全球数以百万计的潜水员以大众鲜少采用的方式探索海洋。不少人放下鱼枪,拿起相机,因为他们重视海洋生态,而不再视海洋为捕猎之地。

我们正与专业潜水教练协会(PADI)合作,宣扬保护及关怀海洋的理念,并以具体例子向潜水人士说明为何应保护他们所喜爱的潜水胜地,让这些地方成为“希望点”。而这正是推动“公民科学”的一大实证。任何人都可当科学家。儿童、会计师、教师、父母都可以,潜水员当然亦不例外。

你不一定要接受正规科学培训,才能对科学有所贡献。我认为人人皆可享受探索的乐趣。小狗、鱿鱼、大象都在这样做,人类一定会做得更好,探索记录更多知识,将知识永远传承。

保护地球,恒动不息

环境

探索

分享此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