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維雅.艾爾浩瀚希望

發布日期: 2016年8月clock閱讀需時: 2 min 55 s
scroll-down

自1982年擔任勞力士代言人的海洋生物學家絲維雅.艾爾(Sylvia Earle),逾四十年來一直是深海探索的先鋒。她以探索、研究及保護地球海洋為己任。如今,她通過自己創立的「藍色使命」(Mission Blue)計劃,爭取公眾對保衛海洋「希望點」(Hope Spots)的支持。

艾爾在城鎮碼頭觀察樁柱上的海綿和珊瑚,照片由勞力士代言人大衛・都必列(David Doubilet)拍攝。人造樁柱變為暗礁,為海洋生物提供更多棲息地。

絲維雅・艾爾是著名美國深海探險家、海洋生物學家、潛航員、講師、作家及國家地理學會駐會探險家(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Explorer-in-Residence)。四十年來,她一直是深海勘探界的先驅,在海洋探險研究方面位列前沿。她亦是海洋技術公司「深海探索與研究」(DOER)的創始人,積極為自己和其他科學家開發設備,藉以深入鑽研前所未到的海洋領域。

1970年,艾爾帶領一隊潛航員參與美國政府的「玻隕石二號」(Tektite II)研究計劃,在海底實驗室居住整整兩星期,嘗試了解海洋生態以及在海底生活對人體的影響。1979年,她身穿JIM耐壓潛水衣潛進太平洋水面以下381米(1,250呎),創下自由下潛世界紀錄。

艾爾於2009年獲頒TED大獎,表彰她改變世界的遠大目光。在TED的支持下,她創立了「藍色使命」,藉著建立名為「希望點」的保護區,保護全球各地重要的海洋領域。榮獲艾美獎的Netflix紀錄片《藍色使命》亦以艾爾為主題,闡述她的事業生涯及其保護「希望點」的目標。

你為何成為海洋探險家?

我從來沒有刻意選擇這種生活。所有人小時候都是探險家,只是其中有些人長大了也未曾變改。我三歲時首次接觸大海,當時一股海浪迎面而來,自始我便對海洋世界產生興趣。

這些年來我都十分關注海洋生物。潛水非常奇妙,你會感覺毫無重量,不知道接下來會碰見甚麼,滿載驚喜。可以肯定的是,每次潛入水中都會遇到美妙事物,令人無法抗拒。我真的難以想像自己沒有成為深海探險家的生活。

倘若我們跟隨你下潛至你最喜歡的海域,會看到一番怎樣的景象?

若要說最喜歡的潛水經歷,想必是五十年前,那時的海洋與現在迥然不同,不過現在當然還有很多值得探索的地方。

我最近在馬略卡(Majorca)附近的德爾托羅小島(Isla del Toro)對開下潛。此處多年受到保護,可見大魚和龐大梭魚群暢遊其中。這裡的珊瑚礁看來還算健康,但全球各地的珊瑚礁則已消失近半,九成大魚和無數小魚也不復見。

現在每當我不禁想去哪個地方潛水,都只希望有時光機,讓我能回到過去,看看那片海洋從前的美態,或是穿越未來,見證海洋在人類的努力下重拾健康。

絲維雅・艾爾,照片由大衛・都必列於2015年極地之美北極考察之旅(Elysium Arctic expedition)期間拍攝,二人與其他人士合作,探索並記錄北極生態。

對比早期潛水的景象,你現在目睹哪些重大破壞?

我們殺掉了太多魚。人類每年從海洋擷取近1億噸野生動物,並嚴重破壞牠們的棲息地。不少生物在捕獲後,最終只是棄如敝屣。

不少人曾認為海洋浩瀚無垠,復原力強,人類不會對之構成傷害。事實上,我們在數十年間已破壞了地球基本的生態系統。這些系統相互交織,而我們現在才察覺到當中的真正價值。許多人還是不明白,保護海洋其實等同保護自己。

甚麼讓你一直抱持希望?

種種原因讓我覺得仍有希望。首先是我們開始意識到自己對海洋的影響,並理解其重要性。洞見癥結,啟發了更多更深入的保育活動。

例如,在西太平洋島國帛琉(Palau)的專屬經濟區,八成的總面積現已成為野生動物安全的棲息之所,餘下兩成則受到監管,讓當地居民可依靠海洋資源維持生計。旅遊業是當地的主要收入來源,意味島民不用依賴捕殺魚群、鯊魚或其他生物為生,反而可為海洋生物建立安全棲所。這種方式顯然更加可取,並可作持續發展,生生不息。

我三歲時首次接觸大海,當時一股海浪迎面而來,自始我便對海洋世界產生興趣。

你是少數在海底生活過的幸運兒,最近一次是於2012年。在這10次體驗中,你領略到甚麼?

我領略到每條魚是獨立個體,跟貓、狗、馬及人類一樣。這點我一直理解,不過跟每條魚在同一水域晝夜生活後,我的體會變得更深。每條魚都有自己的面貌和個性。這活現了生命的奇蹟,豐富多樣。

在海底日夜生活讓我收獲頗豐。我們能夠辨別各條梭魚。牠們有些好鬥,有些則比較害羞。只需觀察牠們的行為,便能一一識別。每當牠們向我們游近,並來到窗前偷看時,我們總能認出每張臉龐,所以不會說「這裡有一條神仙魚」,而是會說「這條神仙魚又來了」,真是一大突破。

聽起來你並沒有失去孩提時期的好奇心。

希望沒有。長大其實沒有想像般美好。

俯瞰西班牙馬略卡海岸的巴利阿里群島。這些海島成為地中海的希望點。

孩童般的好奇心是否海洋科學家不可或缺的特質?

好奇心人人皆有。這使我們不斷探索新知,將知識世代相傳,竭力為下一代帶來更好的機遇。如今我們這一代的眼界、學問及見識都較從前更加豐富。現在的孩子甚至可從太空觀瞻地球的面貌,這是我們成長時期從未見過的。

然而,我們還是剛剛開始探索海底。地球的生命歷史與海洋歷史同樣悠久。從海洋取一桶水,內裡彷彿滿載地球的生命。海洋是所有活動的根源。

無人能夠獨力完成一切,但每個人都可出一分力。集合眾人之力,定必有所作為。

為何你認為海洋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

這種情況已有所改善,但也變得更加迫切,因為我們察覺到海洋潛藏一些不可逆轉的變化。「不可逆轉」是指物種的滅絕。「不可逆轉」亦代表我們已屆無可挽回的地步。回想我們對天空、海洋所做的事,還有從土地擷取的資源,一切都證明自然生態平衡已到達臨界點。為求生存,我們與所有生物一樣,都必然需要使用天然資源,但過去我們未有好好節制,竟以為自然資源取之不盡,甚至把海洋當作垃圾場。現在,我們開始制定規例、法規或法律,更重要的是建立關愛自然的道德觀念,因為這比立法要有效得多。

你如何借助科技,把海洋變成研究所?

若非有科技協助,我們根本無法登月。若非掌握相關技術系統,我們也不可能成功來回海洋最深處。不過,科技並非萬能,正如我們無法創造吞拿魚、青蛙或一花一樹。

我們當下欠缺的是一個玻璃球,將我們以潛艇運送到海底。這樣的計劃正步入尾聲。如今有無數人可以乘坐飛機升上7英里的高空,同樣,我們也希望有這麼多人可以潛入7英里的深海,一探深海採礦的情況。我們需要先觀測再評估。

你的人生成就非凡,哪一項令你最滿足?

沒有最滿意的,只有更滿意的。前瞻總較緬懷過去更有意義。

「藍色使命」與「希望點」計劃有何目標?

「藍色使命」旨在進一步探索及了解海洋。這就需要用到科技來摸索及理解大自然,並向科學家以至普羅大眾竭力宣揚有關訊息。我們也希望鼓勵大眾坐言起行,關注不同海域並努力將之變成「希望點」,同時承諾與志同道合之士攜手保護海洋。
「希望點」可以是狀態完好之地,也可以是飽受破壞、但只要悉心照料便可回復原貌的水域。

在「藍色使命」中,有哪些地方你特別關注?

加拉帕戈斯群島(Galapagos)是其中一個「希望點」。這個地球的瑰寶正陷入險境,但只要經過悉心保育,相信情況將有所改善。
美國的切薩皮克灣(Chesapeake Bay)是另一個令人惋惜的例子,四百年前跟現今的模樣相比,可謂差天共地。這水域位處華盛頓特區的後方,現已弄得一團糟。

照片由大衛・都必列拍攝。艾爾旁邊為「深海漫遊者」,她駕駛此潛水器深入巴哈的巴咸(Baham)水域,深度達335米。

緬因州海岸對開的卡西斯海脊(Cashes Ledge)已獲保護約十五年。這片細小水域禁止捕魚,成為海洋生物的棲息所,更是少數能找到大鱈魚的地方。

冠上「希望點」之名並不代表該處受到保護。2015年,我們終於等到聯合國落實協議,有望真正保護公海。然而,直至現時為止,情況仍像蠻荒的美國西部。

尋找自己所愛。別忘記對生活中著緊的事物保持熱情。

保育海洋對大眾來說並非易事,往往令人感到力不從心。單憑一臂之力,如何才能有效貢獻?

我身同感受,有時也會覺得自己孤軍作戰。有一點我們必須明白,就是無人能夠獨力完成一切,但每個人都可出一分力。集合眾人之力,定必有所作為。惰性是地球未來的一大危機,人類擁有力量,但卻未有妥善運用,甚或誤用。

解決方法非常簡單,就是大家努力做正確的事情,一點一滴的累積。一千人、一億人一起做同一件事,變化絕不容輕視,但若總抱持「我只有一人之力」的心態,然後坐視不理,那必然一成不變。選擇就在我們手中。

有甚麼忠告讓你深深受用?

這個忠告我也常告訴其他人。尋找自己所愛。別忘記對生活中著緊的事物保持熱情。對我來說,成為科學家是我一直想做的事,也是我的追求。我很幸運能夠實現所想,也很幸運我的父母一直讓我做自己喜歡的事。我也鼓勵大家這樣做。

我知道有些孩子也許會覺得夢想遙不可及,但我會告訴他們:「別擔心自己尚未找到方向。多給自己些時間。說不定你會成為通才,這也很好。這正是你的特別之處。對各種事物都感興趣?棒極了,去做吧!」

  • 絲維雅・艾爾身穿JIM潛水衣在海床自由漫步。她於1976年首次穿上此特製潛水服,成功下潛380米。

  • 絲維雅・艾爾於2016年下潛至藍色使命希望點──墨西哥的卡波普爾莫(Cabo Pulmo)。

  • 艾爾2015年在馬略卡記者招待會,公佈巴利阿里群島(Balearic Islands)成為最新希望點。

你認為「公民科學」(由業餘人士和非專業科學家進行的研究)有助於「藍色使命」的發展嗎?

當然,事實上這早已發揮作用。他們就像一支軍隊,說成海軍也許會更加貼切。全球數以百萬計的潛水員以大眾鮮少採用的方式探索海洋。不少人放下魚槍,拿起相機,因為他們重視海洋生態,而不再視海洋為捕獵之地。

我們正與專業潛水教練協會(PADI)合作,宣揚保育及關懷海洋的理念,並以具體例子向潛水人士說明為何應保育他們喜愛的潛水勝地,讓這些地方成為「希望點」。而這正是推動「公民科學」的一大實證。任何人都可當科學家。既然兒童、會計師、教師、父母都可以,潛水員當然亦不例外。

你不一定要接受正規科學培訓,才能在對科學有所貢獻。我認為人人皆可享受探索的樂趣。小狗、魷魚、大象都在這樣做,人類一定會做得更好,探索記錄更多知識,將知識永遠傳承。

保護地球,恒動不息

環境

探索

分享此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