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建筑

clock阅读需时: 1 min 40 s
scroll-down

每当劳力士兴建或扩建其总部和生产设施时,都会像设计珍贵的精密时计般,讲究美学和细节。

撰文:米歇尔・尼米锡(Michel Nemec)

1961年,劳力士落实规模宏大的建筑计划,在瑞士日内瓦兴建多座全新大楼,用作品牌的行政总部和制表厂房。自品牌成立以来,劳力士一直走在创新的前沿,而建筑正好让品牌展现其对现代感的热切追求。

劳力士与建筑公司Addor, Julliard & Bolliger合作,在日内瓦普拉利-阿加西亚(Praille-Acacias)工业区兴建双子大楼。这次计划以独特的当代手法重新诠释工厂的概念,在同一地方汇集腕表及相关产品的制造、市场营销、售后服务及分销等一连串的商业活动。这座建筑融合办公室和生产工场于同一空间,形成一个精密且自主的整体。此双座大楼的结构以金属和玻璃为主,具体呈现品牌所重视的概念,例如精密细节、精心组装及卓越技术。劳力士的新总部不久便成为日内瓦现代建筑的代表。

规模宏伟

踏入21世纪,劳力士以空前规模重新部署其工业活动。在日内瓦东部的新厂房落成后,品牌随即委托日内瓦建筑公司Brodbeck-Roulet和土木工程公司Guscetti & Tournier SA(现称Ingeni SA),着手筹备另外两个大型建筑项目。

劳力士较其他顾客更加注重建筑细节。加比里尔・古斯蒂(Gabriele Guscetti),Ingeni SA公司

位于普拉利-阿加西亚的劳力士全球总部原址,被改造成一座壮观的行政和工业综合大楼,洋溢着大都会的气息。扩建数层的新制表厂房不仅规模空前,更保留了原建筑的现代优雅。炭灰色玻璃幕墙勾勒出劳力士新总部的轮廓,双子大楼则以品牌标志的绿色作为玻璃幕墙的主调。

随后,劳力士再在日内瓦西南部兴建第二座大型工业综合大楼,可见其发展步伐紧凑踏实。新大楼共有11层,其中五层位于地下,实用面积达13万平方米。兴建大楼的技术和建筑特色与阿加西亚(Acacias)的大楼如出一辙,例如:充份利用建筑结构的每分每寸,组成多用途空间;通过自动系统善用自然光,按特定需要调节照明模式;以极其精确的组合系统,预制结构和外墙组件,并选用玻璃幕墙以及自动和计算机化的内部物流系统。

全球总部,1995年。

不断变化

位于市内的劳力士总部,由最初的数座大楼发展成今天规模庞大的建筑群,充份体现当代城市提倡的集中概念,大型结构只是其中一项特色。在密度和用途方面,这些建筑让人联想到主要的商业、体育、文化和流动基建设施。品牌及此项目的建筑师和工程师更要求这些大型建筑内的空间可灵活作不同用途。这些灵活的多用途设计,全靠高性能的技术基础设施得以实行,有利应对不断变化的经济和技术情况。

劳力士大楼体现了20世纪现代大都市盛行的当代建筑原则。工业的程序及其理性本质在发展建筑和美学革新起着关键作用。

然而,当下的现代建筑模式都好像欠缺了前瞻视野,不少工程都为了建筑成就而让步,只着重运用当代工程的高超技术或是应用前所未闻的材料。创新技术使建筑以不同的瞩目设计示人,这股风气现今非常盛行。建筑的内在美变得不再重要,取而代之的是独一无二的形状或是别具一格的外观。

然而这些不是劳力士的风格。在日内瓦大楼中,品牌注重的是实际功能,并就此充分利用创新技术。这样,现代建筑的传统得以保留下来,而创新技术带来的功用和效能则有助给予信心和舒适。要维持高精确产品的质量,效能是先决条件,而劳力士在这方面的周详考虑,正是其成功的不二法门。

独特与理性

Ingeni SA公司的项目经理及工程师加比里尔・古斯蒂(Gabriele Guscetti),负责劳力士在日内瓦阿加西亚和普朗莱乌特区的新建筑,为劳力士的建筑风格作出完美总结:

劳力士较其他顾客更加注重细节,深入了解每项技术对整体建筑的成效。就如腕表一样,每个元素都不可或缺,秉持一丝不苟的精神,小小的防水密封圈也不例外。每个建筑部分、零件和整体都是同等重要……劳力士的建筑项目均独一无二,并按照品牌的各种要求,以崭新方式应用现有的先进技术。这些原创的建筑方式都建基于客观理由,绝非哗众取宠或卖弄奢华之举。劳力士的建筑结构展现出理性的一面,而且能够灵活应对不同变化。对员工而言,这些建筑必须发挥出高效能,而且令人舒适自在。”

劳力士将技术与功能、表现及人体工程学相互融合,这种建筑精神正好体现品牌的制表原则。

我们的创始精神

恒动精神

探索

分享此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