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建築

clock閱讀需時: 1 min 40 s
scroll-down

每當勞力士興建或擴建總部和生產設施時,都會像設計珍貴的精密時計般,講究美學和細節。

撰文:米歇爾・尼米錫(Michel Nemec)

1961年,勞力士落實規模宏大的建築計劃,在瑞士日內瓦興建多座全新大樓,用作品牌的行政總部和製錶廠房。自品牌成立以來,勞力士一直走在創新的前沿,而建築正好讓品牌展現其對現代感的熱切追求。

勞力士與建築公司Addor, Julliard & Bolliger合作,在日內瓦普拉利-阿加西亞(Praille-Acacias)工業區興建雙子大樓。這次計劃以獨特的當代手法重新詮釋工廠的概念,在同一地方匯集腕錶及相關產品的製造、市場營銷、售後服務及分銷等一連串的商業活動。這座建築融合辦公室和生產工場於同一空間,形成一個精密且自主的整體。此雙座大樓的結構以金屬和玻璃為主,具體呈現品牌所重視的概念,例如精密細節、精心組裝及卓越技術。勞力士的新總部不久便成為日內瓦現代建築的標記。

規模宏偉

踏入21世紀,勞力士以空前規模重新部署其工業活動。在日內瓦東部的新廠房落成後,品牌隨即委託日內瓦建築公司Brodbeck-Roulet和土木工程公司Guscetti & Tournier SA(現稱Ingeni SA),著手籌備另外兩個大型建築項目。

勞力士較其他顧客更加注重建築細節。加比里爾・古斯蒂(Gabriele Guscetti),Ingeni SA公司

位於普拉利-阿加西亞的勞力士全球總部原址,被改造成一座壯觀的行政和工業綜合大樓,洋溢大都會的氣息。擴建數層的新製錶廠房不僅規模空前,更保留了原建築的現代優雅。炭灰色玻璃幕牆勾勒出勞力士新總部的輪廓,雙子大樓則以品牌標誌的綠色作為玻璃幕牆的主調。

隨後,勞力士再在日內瓦西南部興建第二座大型工業綜合大樓,可見其發展步伐緊湊踏實。新大樓共有11層,其中五層位於地下,實用面積達13萬平方米。興建大樓的技術和建築特色與阿加西亞(Acacias)的大樓如出一轍,例如:充份利用建築結構的每分每寸,組成多用途空間;藉由自動系統善用自然光,按特定需要調節照明模式;以極精確的組合系統,預製結構和外牆組件,並選用玻璃幕牆以及自動和電腦化的內部物流系統。

全球總部,1995年。

不斷變化

位於市內的勞力士總部,由最初的數座大樓發展成今天規模龐大的建築群,充份體現當代城市提倡的集中概念,大型結構只是其中一項特色。在密度和用途方面,這些建築讓人聯想到主要的商業、體育、文化和流動基建設施。品牌及此項目的建築師和工程師更要求這些大型建築內的空間可靈活作不同用途。這些靈活的多用途設計,全靠高性能的技術基礎設施得以實行,有利應對不斷變化的經濟和技術情況。

勞力士大樓體現了20世紀現代大都市盛行的當代建築原則。工業的程序及其理性本質在發展建築和美學革新起著關鍵作用。

然而,當下的現代建築模式都好像欠缺了前瞻視野,不少工程都為了建築成就而讓步,只著重運用當代工程的高超技術或是應用前所未聞的物料。創新技術使建築以不同的矚目設計示人,這股風氣現今非常盛行。建築的內在美變得不再重要,取而代之的是獨一無二的形狀或是別具一格的外觀。

然而這些不是勞力士的風格。在日內瓦大樓中,品牌著重的是實際功能,並就此充份利用創新技術。這樣,現代建築的傳統得以保留下來,而創新技術帶來的功用和效能則有助給予信心和舒適。要維持高精確產品的品質,效能是先決條件,而勞力士在這方面的周詳考慮,正是其成功的不二法門。

獨特與理性

Ingeni SA公司的項目經理及工程師加比里爾・古斯蒂(Gabriele Guscetti),負責勞力士在日內瓦阿加西亞和普朗萊烏特區的新建築,為勞力士的建築風格作出完美總結:

勞力士較其他顧客更加注重細節,深入了解每項技術對整體建築的成效。就如腕錶一樣,每個元素都不可或缺,秉持一絲不苟的精神,小小的防水密封圈也不例外。每個建築部分、零件和整體都是同等重要……勞力士的建築項目均獨一無二,並按照品牌的各種要求,以嶄新方式應用現有的先進技術。這些原創的建築方式都建基於客觀理由,絕非嘩眾取寵或賣弄奢華之舉。勞力士的建築結構展現出理性的一面,而且能夠靈活應對不同變化。對員工而言,這些建築必須發揮出高效能,而且令人舒適自在。」

勞力士將技術與功能、表現及人體工程學相互融合,這種建築精神正好體現品牌的製錶原則。

我們的創辦精神

恒動精神

探索

分享此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