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雪豹

沙夫卡特・侯赛因

在巴基斯坦山区,沙夫卡特・侯赛因(Shafqat Hussain)正协助农民维持生计,同时学习如何与捕猎牧群的大型猫科动物共同生活。

巴基斯坦北部广阔的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地区,拥有全球最高密度的山峦,栖息着壮丽却濒危的野生捕食者──雪豹。这些高山也是百万名牧民、农民及村民的居所和收入来源。不论是人类还是野生动物,生活始终困难重重。

对环境人类学家沙夫卡特・侯赛因而言,最大的挑战是建立并维系人类与雪豹之间的微妙平衡,找寻两者皆能够在此严苛境地生存的方法,同时在没有损害另一方的情况下蓬勃发展。

放牧是此地区的首要活动,而牲畜亦是主要食粮,但雪豹却捕猎村民饲养的绵羊、山羊、牦牛及牛只。牧民为了保护生计,便会杀掉这些大型猫科动物。然而,侯赛因凭借2006年劳力士雄才伟略大奖,成功找到和平的折中方法。自此,雪豹数量已经稳定或正在恢复,村民亦感到满意。

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省占地70,000平方公里,人口稀少。在方圆100公里内,共有60座超过7,000米的高峰,其中更包括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

侯赛因解释:“这是一个生态学上非常严苛的地区,维持生计可谓极为困难。牧民与捕食者有着特殊的敌对关系,因为它们会损害其生计。这些人十分贫困,经不起损失一头山羊、牛只或牦牛。因此天性使然,他们会追杀雪豹。而我们的项目就是要化解此冲突。”

他提出的解决方案是雪豹计划(Project Snow Leopard),就雪豹猎杀的每头动物向村民提供索偿,借此确保双方皆各得所需。与此同时,他也协助牧民兴建防止捕食者进入的畜栏,以免雪豹在晚上突袭,并推出青年环境管理计划,培育下一代牧民及此地区的未来希望。

牧民与捕食者有着特殊的敌对关系,因为它们会损害其生计。而我们的项目就是要化解此冲突。沙夫卡特・侯赛因

侯赛因表示有一名80岁老寡妇,因雪豹而失去全部11头山羊。赔偿让她可以重建羊群,现在已由孙儿女负责打理。“她走过来亲吻我的手。这实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时刻。我觉得也许我们在做好事。当地农民常说:‘如果你赔偿我们的损失,我们便不会打扰雪豹生活。’”

尽管地形崎岖起伏,侯赛因亦成功以预设镜头及排泄物基因鉴定等方法,估算雪豹数量。项目刚开始时,这片喜马拉雅山区只有大概28至40只雪豹,最近的报告则稳定维持35至45只。

他忆述:“我们于1999年在一条村落展开项目。我们其后申请了劳力士大奖,并运用奖金扩展项目至其他10个峡谷。” 时至今天,项目已覆盖22条村落,共有15,000名散居多个峡谷的居民受惠。

“大奖亦打开其他赞助者的大门。不久后,我便获得国家地理新晋探索者(National Geographic Emerging Explorer)大奖。与劳力士合作真是太好了。它为我们共存的解决方案增加可信度。”

全球仅存的雪豹只有4,000至10,000只。今天,在雪豹栖息的12个国家中,牧民补偿已成为一项广泛采用的政策,侯赛因解决敏感棘手问题的方式也广受青睐。“过去10年左右,保育机构中开始意识到,如果希望保育计划成功,就应该解决当地居民的问题。”

我们确定雪豹种群状况良好且稳定。这让我们充满希望。沙夫卡特・侯赛因

“这是关乎人性的逻辑理由。如果您消除了负面动机(杀掉野生动物),人们就不会作出这些行为。我们的数据及研究亦证明这点。”

但侯赛因也指出,雪豹今天面对的最大威胁是全球暖化,令它们丧失雪山栖息地。“这并非由贫困农民维持生计引起。这是因为工业国家排放气体,威胁雪豹等物种。”

此外,他的基因研究指出雪豹可能有多达三个亚种,令保育工作更为复杂。

劳力士“保护地球,恒动不息”计划建基于品牌保护自然界的承诺。作为计划的一部分,这是其中一个锐意拯救濒危物种的项目。

侯赛因说:“在非常崎岖及恶劣的栖息地中研究雪豹,当中的困难与挑战驱使我不断努力。我们确定雪豹种群状况良好且稳定,这是过去10年我们一直观察到的趋势。这让我们充满希望。”

2006年发布

与豹共存

阅读原文

劳力士雄才伟略大奖

里程碑

探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