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rolex.org搜尋

拯救雪豹

沙夫卡特・胡辛

在巴基斯坦山區,沙夫卡特・胡辛(Shafqat Hussain)正協助農民維持生計,同時學習如何與捕獵牧群的大型貓科動物共同生活。

巴基斯坦北部廣闊的吉爾吉特-巴爾蒂斯坦地區,擁有全球最高密度的山巒,棲息著壯麗卻瀕危的野生捕食者──雪豹。這些高山也是百萬名牧民、農民及村民的居所和收入來源。不論是人類還是野生動物,生活始終困難重重。

對環境人類學家沙夫卡特・胡辛而言,最大的挑戰是建立並維繫人類與雪豹之間的微妙平衡,找尋兩者皆能夠在此嚴苛境地生存的方法,同時在沒有損害另一方的情況下蓬勃發展。

放牧是此地區的首要活動,而牲畜亦是主要食糧,但雪豹卻捕獵村民飼養的綿羊、山羊、犛牛及牛隻。牧民為了保護生計,便會殺掉這些大型貓科動物。然而,胡辛憑藉2006年勞力士雄才偉略大獎,成功找到和平的折中方法。自此,雪豹的數量已經穩定或正在恢復,村民亦感到滿意。

吉爾吉特-巴爾蒂斯坦省佔地70,000平方公里,人口稀少。在方圓100公里內,共有60座超過7,000米的高峰,其中更包括世界第二高峰喬戈里峰。

胡辛解釋:「這是一個生態學上非常嚴苛的地區,維持生計可謂極為困難。牧民與捕食者有著特殊的敵對關係,因為牠們會損害其生計。這些人十分貧困,經不起損失一頭山羊、牛隻或犛牛。因此天性使然,他們會追殺雪豹。而我們的項目就是要化解此衝突。」

他提出的解決方案是雪豹計劃(Project Snow Leopard),就雪豹獵殺的每頭動物向村民提供索償,藉此確保雙方皆各得所需。與此同時,他也協助牧民興建防止捕食者進入的畜欄,以免雪豹在晚上突襲,並推出青年環境管理計劃,培育下一代牧民及此地區的未來希望。

牧民與捕食者有著特殊的敵對關係,因為牠們會損害其生計。而我們的項目就是要化解此衝突。沙夫卡特・胡辛

胡辛表示有一名80歲老寡婦,因雪豹而失去全部11頭山羊。賠償讓她可以重建羊群,現在已由孫兒女負責打理。「她走過來親吻我的手。這實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時刻。我覺得也許我們在做好事。當地農民常說:『如果你賠償我們的損失,我們便不會打擾雪豹生活。』」

儘管地形崎嶇起伏,胡辛亦成功以預設鏡頭及排泄物基因鑑定等方法,估算雪豹數量。項目剛開始時,這片喜馬拉雅山區只有大概28至40隻雪豹,最近的報告則穩定維持35至45隻。

他憶述:「我們於1999年在一條村落展開項目。我們其後申請了勞力士大獎,並運用獎金擴展項目至其他10個峽谷。」 時至今天,項目已覆蓋22條村落,共有15,000名散居多個峽谷的居民受惠。

「大獎亦打開其他贊助者的大門。不久後,我便獲得國家地理新晉探索者(National Geographic Emerging Explorer)大獎。與勞力士合作真是太好了。它為我們共存的解決方案增加可信度。」

全球僅存的雪豹只有4,000至10,000隻。今天,在雪豹棲息的12個國家中,牧民補償已成為一項廣泛採用的政策,胡辛解決敏感棘手問題的方式也廣受青睞。「過去10年左右,保育機構中開始意識到,如果希望保育計劃成功,就應該解決當地居民的問題。」

我們確定雪豹種群狀況良好且穩定。這讓我們充滿希望。沙夫卡特・胡辛

「這是關乎人性的邏輯理由。如果您消除了負面動機(殺掉野生動物),人們就不會作出這些行為。我們的數據及研究亦證明這點。」

但胡辛也指出,雪豹今天面對的最大威脅是全球暖化,令牠們喪失雪山棲息地。「這並非由貧困農民維持生計引起。這是因為工業國家排放氣體,威脅雪豹等物種。」

此外,他的基因研究指出雪豹可能有多達三個亞種,令保育工作更為複雜。

勞力士「保護地球,恒動不息」計劃建基於品牌保護自然界的承諾。作為計劃的一部分,這是其中一個銳意拯救瀕危物種的項目。

胡辛說:「在非常崎嶇及惡劣的棲息地中研究雪豹,當中的困難與挑戰驅使我不斷努力。我們確定雪豹種群狀況良好且穩定,這是過去10年我們一直觀察到的趨勢。這讓我們充滿希望。」

2006年發布

與豹共存

閱讀原文

勞力士雄才偉略大獎

里程碑

探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