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力士与国家地理

保护地球 恒动不息

scroll-down

劳力士与国家地理学会(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支持在部分最极端的环境开展科学研究,就地球生态系统探索崭新见解。

劳力士锐意保育环境,成立“保护地球,恒动不息”(Perpetual Planet)计划,协助国家地理等主要探险家或组织,寻找应对环境挑战的方法。除了国家地理,项目亦囊括席薇亚・厄尔(Sylvia Earle)的蓝色使命(Mission Blue)计划以及劳力士雄才伟略大奖(Rolex Awards for Enterprise)。

恒久的合作关系

劳力士与国家地理的合作始于1954年,双方深受艾德蒙・希拉里(Edmund Hillary)与丹增・诺吉(Tenzing Norgay)于1953年成功登上珠峰的壮举启发。其时,探险队成员均佩戴蚝式恒动天文台精密时计。

探险是劳力士的核心所在。自劳力士创始人汉斯・威尔斯多夫(Hans Wilsdorf)于1930年代开始在极端环境下测试腕表,探险便一直塑造我们的时计,与设计紧密相连。自此,蚝式恒动腕表伴随无数探险家踏上征途,从海洋深渊、高耸山峰,到罕至丛林、炽热沙漠,以至南北极地及巨大洞穴。

逾130年来,国家地理一直支持无畏之士与变革构思,拓展探险界限,加深对世界的认识,提出可持续发展的未来方案,裨益后世。

借探险连系

劳力士与国家地理均心怀探索精神,促使双方在多年来的合作愈趋紧密。

国家地理学会的科学家曾担任劳力士大奖评审团成员。今天,我们支持部分世上最勇敢且高瞻远瞩的探险家,16位劳力士雄才伟略大奖得主亦成为国家地理探险家,或获颁授不同奖金。

席薇亚・厄尔

1 / 3

逾四十年来,海洋生物学家席薇亚・厄尔一直是深海探索的先锋。

例如约翰・莱因哈特(Johan Reinhard),其采用文化人类学角度,在高海拔地区保育安第斯人遗产的项目,让他于1987年赢得劳力士大奖,并于1999年成为国家地理探险家。近期的例子则有艾丽卡・奎利亚尔(Erika Cuéllar),她于2012年获颁劳力士大奖,更于翌年成为国家地理新晋探索者。作为保育生物学家,她专注培训当地居民保护大查科地区(Gran Chaco)的非凡生物多样性,这是南美洲绝无仅有的野生境地。

劳力士和国家地理亦与一众海洋探险家建立悠久的合作关系,当中包括席薇亚・厄尔当・沃尔什詹姆斯・卡梅隆(二人均曾探索位于太平洋的马里亚纳海沟,这是海洋的最深处)及水下摄影师布莱恩・史盖瑞(Brian Skerry)。

现在,藉由劳力士资助的“保护地球,恒动不息”极限探险(Perpetual Planet Extreme Expeditions),我们将分享经验、资源及观念,展开为期五年的探险活动,在地球上最极端、偏远且未全面认识的环境中,记录其中的变化。这可算是我们到目前为止最重要的计划。

“保护地球,恒动不息”极限探险

通过一系列探险活动,我们将研究地球上最重要,也是最极端的环境:高山、雨林及海洋。计划旨在于部分世上最难以涉足和缺乏观察的地区,设立先进技术装置,从而监察人类在其他地方的活动如何改变这些区域,以及此变化对我们的影响。

解决探测所得的不良环境变化对我们同样重要。我们携手寻找富冒险精神的科学家和专家,聆听他们对偏远地区的建议。

高山
地球的水塔

雨林
地球的肺部

海洋
地球的恒温器

在高山记录变化

举例而言,人类未来的关键在于了解现时在全球高山“水塔”发生的变化,也就是水源汇聚流向下游社区之处。冰川在高山水循环扮演重要角色,尤其是兴都库什(Hindu Kush)和喜马拉雅山脉地区,为当地超过十亿人口提供食水。极限探险:珠穆朗玛峰探险活动于2019年4月开展,旨在了解气候变化对喜马拉雅山冰川,以至下游社区的影响。

维持地球系统平衡

国家地理学会总裁兼执行长特雷西・R・沃森克罗夫特(Tracy R. Wolstencroft)就此计划表示:“我们与劳力士联手,通过科学、探险及叙事的力量,揭示变幻世界的重要见解,拓阔世界认知,以不同方法达至地球系统平衡。这是管理地球的基本原则,也是我们生活中最重要的责任之一。”

长久以来,劳力士与国家地理均由地球上的偏远角落找寻灵感,从这些地方的迷人之处,以及到达此地所需的勇气、技术及毅力中得到启发。藉由“保护地球,恒动不息”,我们连系这些元素,通过探险家与科学家归纳的观点,致力保护人类及地球。

保护地球,恒动不息

环境

探索

分享此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