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力士與國家地理

保護地球 恒動不息

勞力士與國家地理學會(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支持在部分最極端的環境開展科學研究,就地球生態系統探索嶄新見解。

勞力士銳意保育環境,成立「保護地球,恒動不息」(Perpetual Planet)計劃,協助國家地理等主要探險家或組織,尋找應對環境挑戰的方法。除了國家地理,項目亦囊括絲維雅・艾爾(Sylvia Earle)的藍色使命(Mission Blue)計劃以及勞力士雄才偉略大獎(Rolex Awards for Enterprise)。

恒久的合作關係

勞力士與國家地理的合作始於1954年,雙方深受艾德蒙・希拉里(Edmund Hillary)與丹星・諾基(Tenzing Norgay)於1953年成功登上珠峰的壯舉啟發。其時,探險隊成員均佩戴Oyster Perpetual天文台精密時計。

探險是勞力士的核心所在。自勞力士創辦人漢斯・威爾斯多夫(Hans Wilsdorf)於1930年代開始在極端環境下測試腕錶,探險便一直塑造我們的時計,與設計緊密相連。自此,Oyster Perpetual腕錶伴隨無數探險家踏上征途,從海洋深淵、高聳山峰,到罕至叢林、熾熱沙漠,以至南北極地及巨大洞穴。

逾130年來,國家地理一直支持無畏之士與變革構思,拓展探險界限,加深對世界的認識,提出可持續發展的未來方案,裨益後世。

藉探險連繫

勞力士與國家地理均心懷探索精神,促使雙方在多年來的合作愈趨緊密。

國家地理學會的科學家曾擔任勞力士大獎評審團成員。今天,我們支持部分世上最勇敢且高瞻遠矚的探險家,16位勞力士雄才偉略大獎得主亦成為國家地理探險家,或獲頒授不同獎金。

例如約翰・賴因哈德(Johan Reinhard),其採用文化人類學角度,在高海拔地區保育安第斯人遺產的項目,讓他於1987年贏得勞力士大獎,並於1999年成為國家地理探險家。近期的例子則有愛麗卡・古拿(Erika Cuéllar),她於2012年獲頒勞力士大獎,更於翌年成為國家地理新晉探索者。作為保育生物學家,她專注培訓當地居民保護大查科地區(Gran Chaco)的非凡生物多樣性,這是南美洲絕無僅有的野生境地。

勞力士和國家地理亦與一眾海洋探險家建立悠久的合作關係,當中包括絲維雅・艾爾唐・威路士占士・金馬倫(二人均曾探索位於太平洋的馬里亞納海溝,這是海洋的最深處)及水下攝影師白賴仁・史基利(Brian Skerry)。

現在,藉由勞力士資助的「保護地球,恒動不息」極限探險(Perpetual Planet Extreme Expeditions),我們將分享經驗、資源及觀念,展開為期五年的探險活動,在地球上最極端、偏遠且未全面認識的環境中,記錄其中的變化。這可算是我們到目前為止最重要的計劃。

「保護地球,恒動不息」極限探險

通過一系列探險活動,我們將研究地球上最重要,也是最極端的環境:高山、雨林及海洋。計劃旨在於部分世上最難以涉足和缺乏觀察的地區,設立先進技術裝置,從而監察人類在其他地方的活動如何改變這些區域,以及此變化對我們的影響。

解決探測所得的不良環境變化對我們同樣重要。我們攜手尋找富冒險精神的科學家和專家,聆聽他們對偏遠地區的建議。

高山
地球的水塔

雨林
地球的肺部

海洋
地球的恒溫器

在高山記錄變化

舉例而言,人類未來的關鍵在於了解現時在全球高山「水塔」發生的變化,也就是水源匯聚流向下游社區之處。冰川在高山水循環扮演重要角色,尤其是興都庫什(Hindu-Kush)和喜馬拉雅山脈地區,為當地超過十億人口提供食水。極限探險:珠穆朗瑪峰探險活動於2019年4月開展,旨在了解氣候變化對喜馬拉雅山冰川,以至下游社區的影響。

維持地球系統平衡

國家地理學會總裁兼執行長特雷西・R・沃森克羅夫特(Tracy R. Wolstencroft)就此計劃表示:「我們與勞力士聯手,通過科學、探險及敘事的力量,揭示變幻世界的重要見解,拓闊世界認知,以不同方法達至地球系統平衡。這是管理地球的基本原則,也是我們生活中最重要的責任之一。」

長久以來,勞力士與國家地理均由地球上的偏遠角落找尋靈感,從這些地方的迷人之處,以及到達此地所需的勇氣、技術及毅力中得到啟發。藉由「保護地球,恒動不息」,我們連繫這些元素,通過探險家與科學家歸納的觀點,致力保護人類及地球。

保護地球,恒動不息

環境

探索

分享此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