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down

历久弥新、长盛不衰

长久、可靠、持续

汉斯・威尔斯多夫高瞻远瞩,他带领品牌在设计、材质及科学方面革新突破,推出的腕表恒久耐用、长盛不衰。时至二十一世纪,他的成就与理念作为公司文化代代传承,其价值观亦获珍而重之,在每个生产环节都确保卓越品质。劳力士的所有工匠、工程师及科学家均为保护和发展品牌特质而自豪。

今日,我们更是惊叹于汉斯・威尔斯多夫对未来高屋建瓴的远见卓识。凭借恒动摆铊,蚝式腕表无需外在能源,而是通过手腕摆动自动上链。蚝式恒动型是现代腕表的典范,历久弥新、恒久耐用。

腕表坚固的蓝水晶镜面以下,就是自动上链机芯。这个机械杰作由数百件细小组件构成,经过严格工序,装配在防水表壳中。然而,恒久运作、精准可靠,并不只讲求科学技术,更要心怀理念,相信唯有不断进步、持守卓越,方能裨益后世。此理念驱使劳力士坚持在各方面一直拓展界限。在追求恒动卓越的路上,不论是公司为制造和测试腕表而研发的专门器材、研究与开发实验室,以及不断改善以达至优秀水平的工坊,所有细节均严谨处理。每只腕表必须呈现最高品质,出色掌握防水技术,完美体现公司对恒动卓越的不懈追求。

1926年,汉斯・威尔斯多夫推出全球首只防水蚝式腕表。三十多年后,于1960年,劳力士的专家让一只时计跟随的里雅斯特号(Trieste),共同抵达海洋最深处──马里亚纳海沟(Mariana Trench) 。至今仅有两次同类的探险旅程。最近一次为2012年,探险家兼电影制作人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携同固定在潜水器液压臂上的实验型腕表Rolex Deepsea Challenge,下潜至海沟的底部。就如首次探险,腕表在水深11公里,镜面受压达12公吨,下仍然准确报时,回到水面时丝毫无损。

  • 1960年,劳力士的专家让实验型时计Deep Sea Special跟随的里雅斯特号(Trieste),共同抵达马里亚纳海沟(Mariana Trench)的海洋最深处。2012年,探险家兼电影制作人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携同固定在潜水器液压臂上的实验型腕表Rolex Deepsea Challenge,下潜至海沟的底部。

  • 2012年,探险家兼电影制作人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携同固定在潜水器液压臂上的另一款实验型腕表Rolex Deepsea Challenge,下潜至海沟的底部。

劳力士为各领域研发腕表,先后推出专为潜水、赛车、登山、航空、航海及探险而设计的腕表。多年来,它们经过不断改良,添加崭新功能,令腕表性能更为完备,更能保障佩戴者的安全。

劳力士一直专注创新发明,着重设计及工程技术方面的革新,多年来共累积逾500项专利,包括设于外圈部分的字圈,以及腕表内部的精细组件。Chronergy擒纵系统便是其中之一。系统会交替振动,缔造机械腕表独有的滴答声响,定义机芯计时区间。这堪为微技术的杰作,其繁复严格的工序,彰显劳力士的深厚知识涵养与无限创意。

与此同时,创新工序亦提升腕表的美学特色,且毫不影响其非凡的坚固性能。格林尼治型 II 的红蓝双色Cerachrom陶质字圈,是多年来研究开发的结晶:通过复杂的化合物混合和独特程序,打造彩色外圈。加热后,陶质字圈变得极其坚固,难以刮损。

此外,还有许多发明能够彰显劳力士在材质研发领域的卓越成就,当中便有呈现柔和粉红色调的专利永恒玫瑰金,以及蚝式钢,这款独特的超合金钢不仅抗震防刮,磨光后更能散发夺目光泽。

腕表坚固的蓝水晶镜面以下,就是自动上链机芯。这个机械杰作由数百件细小组件构成,经过严格工序,装配在防水表壳中。

劳力士的所有制表工序均在瑞士完成,因此品牌能够完全确保品质。腕表制作由四座制造所分工,它们负责设计和制造主要组件。从铸造金材质、制作微细的游丝和轴承,以至打造表壳和最后组装,每个工序均是由劳力士独立完成。每只机芯在装进表壳内前,均获得瑞士天文台认证(COSC)。然后,完成组装后的腕表将再通过劳力士严格测试,确保符合 "超卓天文台精密时计” 的标准。绿色印章是这项认证的象征,每只劳力士腕表均附上此印章,并附有全球五年保用保证。

劳力士腕表精致优美,其美态并不局限于外观设计,内在元素亦同样令人目不暇给。在这个即弃文化盛行的时代,它是值得珍爱的宝物,提醒我们所需要传承的价值观。它是劳力士卓越世界的一部分,是永恒的象征,值得拥有。它,恒动不息。

我们的创始精神

恒动精神

探索

分享此页面